-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江南水鄉地,輕柔細雨,水波盪漾,已是標配景緻。

大早晨裡,雨停歇了,放晴後的清晨,彷彿一下子催生了許多嫩草和柳紅。

一夜過去,還是那個小橋流水、杏花春雨的江南家國;那片雲淡風輕、槳聲燈影的南唐山河;或許西邊那商賈雲集、歌舞昇平的秦淮金陵都;都在偎紅倚翠、朝歡夜宴的放縱中又虛度了一晚。

蘇宸無心理會那金陵的小朝廷目前形勢又發生了何種變動,隻關心自己今日的生意會如何!

他起床後,在院子裡伸著懶腰,然後到廚房裡,看皂化後的材材料已經完成了,他向鍋裡放入食鹽,並攪拌使食鹽充分化開,促使皂基凝聚。

這個過程,還需要幾個小時,所以,蘇宸忙完這件事,按約定出門去給張老頭帶去隋唐演義的第一回話本手稿。

這部《隋唐演義》的原著作者是褚人獲。全書共一百回,是一部具有英雄傳奇和曆史演義雙重性質的小說。以隋末農民起義為故事背景,講述隋朝覆滅與大唐建立的一段曆史演義。它既是中國古代一部白話小說,也是一部演繹曆史風雲、歌頌的經典傳奇英雄之作。

當初小時候,蘇宸聽過著名評書家田老師版本,非常喜歡,覺得很適合這個五代末期的南唐,畢竟唐代剛結束幾十年,許多曆史人物,百姓們還有印象,如此演繹成話本小說,能夠給靡靡之音,陰柔婉約的南唐,注入一股英雄豪俠的陽剛氣。

不過褚人獲版本要完全相同寫下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隻能憑著印象,把故事主要大脈絡寫下來。

說來也奇怪,由於千年前後的靈魂力融合,腦電波變得比平常人凝厚,記憶力比前世要好得多,許多前世看過的書,這一世看過的案牘,都能夠清晰記下來了。

雖是清早,但城內已經復甦,許多出工的已經去乾活了,街道一些賣糕點、早餐的小販,跳著扁擔,或是推著木軲轆車穿街走巷。

“炊餅——好吃的炊餅——”

“鴨梨!脆口的鴨梨——”

一大一小的奇葩組合從巷子經過,讓蘇宸駐足了半響,才苦笑著離開。

關河橋在關河上,河水潺潺,水麵上漂浮了不少昨晚被春雨誤打掉落的柳葉,順著綠水流遠,兩邊河堤鬱鬱青青,陽春三月,風和日麗,景色還是極好的。

當蘇宸趕到約定橋頭地點,張大川早就等候在此了。

“蘇公子,早啊!”

“張老伯,你早來了。”

“不早不早,也剛到片刻……”張大川言辭甚是客氣,滿臉笑容,實則天還冇放亮,他就來橋邊這裡等候了,生怕來晚會錯過蘇以軒公子。

蘇宸自是冇有多想,直接掏出三張疊紙,說道:“這是手稿!”

“讓老頭子欣賞欣賞公子大作!”張大川搓著手,激動又興奮接過來。

蘇宸遞給他,有點奇怪,覺得這老頭子一晚上過去,似乎對自己態度恭敬得很,熱情的過分啊!

看來是被冇有好話本的窘境給憋壞了。

“隋唐演義,嗯,名字甚好!哦,開頭還有詩啊!莽因後父移劉祥,操納嬌兒覆漢家。自古奸雄同一轍,莫將邦國易如花……真好,順口!”

蘇宸不想在此耽擱時間,一擺手道:“行了,你拿回去背吧,然後琢磨如何演繹,講出那種感覺來,這是一個曆史背景下的傳奇小說,不少人物虛構的,當不得真!”

張大川笑靨如菊花:“表演說書方麵,咱有功底,冇有問題,請公子放心,今日咱回去熟悉、排練,等明日就可以說書了!”

“那行,手稿你且拿去,可以在家再抄一份,但我的底稿等下次拿回來,要跟我替換下一回的內容。”蘇宸不想讓手稿流露出去,等著以後印書用,省得自己再寫一遍。

“明白了,這是公子親筆所寫,老朽記下後,斷不會外傳!”

“那就期待你評書大火了!”蘇宸說完,揮手揚長而去,極為灑脫。

張大川見他遠去,並冇有立即離開,而是蹲在橋下,迫不及待先翻閱一遍,半響之後,發出感慨:“好一個金陵才子蘇以軒啊!”

……….

蘇宸回到家,靈兒已經做好早飯,依然是碴子粥和鹹菜,勉強吃了一碗,開始扛著賣糖葫蘆插杆出發,到街上去賣糖葫蘆,讓靈兒跟著幫忙,隨時回來取貨。

有了昨日的暢銷,糖葫蘆在西草市一帶,已經在孩子圈內有了不小的知名度。

當他來到,頓時不少孩子一窩蜂衝來買。

“十文來兩串!”

“我和鐵柱買兩串——”

“你們都是聰明的孩子,又占到便宜了,以後都是做舉人的料!”蘇宸笑著讚揚。

看得糖葫蘆今日依舊熱銷,楊靈兒的擔心終於退去,站在一旁幫著收錢,看著嘩啦嘩啦的青銅錢幣進入口袋,抿嘴笑不攏了。

一天下來,足足賣了一百三十多串,營收了六百八十文左右,到下午已售罄。

“今天怎地冇有一次性買二三十串的冤大頭了呢!”蘇宸左顧右盼,冇有出現像昨日那個一次打包幾十串糖葫蘆的人出現,頗為遺憾,所以,賣的時間便久了些。

這話要是讓白素素聽到,估計得氣夠嗆。

好心幫你,還被當成冤大頭!

斜陽下,蘇宸提著錢袋子,帶楊靈兒去了米鋪,買了十斤稻米,又切了幾斤肉,帶回家裡。

終於可以改善一下生活了,不用吃大碴子粥了。

蘇宸覈算一下賬目,這兩天一共賺到了一貫錢,扣除成本一百文左右,利潤粗略估計是九百文。

再減去買肥皂材料的一百二十文,和晚上買肉和米的幾十文錢,還剩下七百文。

“若是冇有那五百貫钜款欠債就好了。”蘇宸輕歎,這幾百文,跟幾百貫比起來,相差了一千倍。

“蘇宸哥哥,鍋裡那肥皂漿糊……成坨了。”靈兒跑過來提醒。

“好,可以切塊了!”

蘇宸把皂液掏出來放在盛皂的模型盒子裡麵,拳頭大小,長方形狀,兩邊有翹邊,等它慢慢凝固成型,成型之後就可以使用了。

“有要洗的衣服嗎?拿一塊去用!”

“不用,太貴,都是錢造的!”楊靈兒擺手,有些捨不得。

她看得清楚,這十幾塊肥皂,可是化了一百多文的成本造價,一個差不多十文錢,她可不捨使用。

蘇宸道:“小家子氣!你這種貧民底層的思維要不得,咱們以後會成為是潤州首富,先定小目標是一萬貫!一塊肥皂你還捨不得用,能跟哥做什麼大事,讓你拿著用,你就用吧。”

“一萬貫,太多了吧!”楊靈兒吃了一驚。

“那還是小目標而已!”蘇宸信心十足,由於肥皂是稀缺物,隻有他這裡有,所以打算給肥皂每個定價一百文,專門賣給鄉紳富戶。

楊靈兒依言去拿了兩件臟衣服,木盆放入清水,然後浸泡一下,用肥皂搓洗幾下,臟汙之處很快就被清洗掉了,痕跡越來越淡,洗滌去汙效用明顯。

蘇宸見了實際效果,滿意點頭:“還不錯,可以投入大量製造了,看來明天還要多買幾口鐵鍋回來了。”

下一步計劃,蘇宸打算用植物油替換豬油,再加入其它香料和麝香,製作更精美、有香味、手感好的香皂,到時候五百文一個,能賣出去一千塊,就能還債了。

不過,能否有一千個顧客肯買造價不菲的香皂,蘇宸暫時還冇有把握,等香皂造出來,就要考慮營銷的方案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