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入城之後,人多眼雜,彭箐箐哪怕再大大咧咧的性子,但也知人言可畏,不敢明目張膽與一個大男人親昵騎馬,招搖過市。所以,在城門口前,她和蘇宸已下馬,都冇有騎乘,牽著馬匹坐騎,走過長街和巷子,來到白潤樓先見白素素。

這兩日,白守義帶一夥家奴守住了白府各門口,出入必須經過他的批條才行,白素素原本要帶著劉神醫去給爺爺複診治病,卻硬被攔截在府門外,脅迫她若不交出家族生意,就不讓她進家門了,而且還要召集白家族老和掌櫃們,裁決白素素的失職,冇有派人看好白瓷秘方之事。

白素素不想大鬨,讓外人看笑話,所以暫時退避鋒芒,回到白潤樓居住,一邊應對著危機,處理賬目,麵對一些做瓷器生意商賈紛紛上門解除了今年購入白瓷的合約,讓她既有怒氣,又有些無奈。目前白家瓷器除了降價,爭取比丁家給的瓷器價位低外,她並無其它好辦法競爭。

但即便如此,白家隻有白瓷,而丁家卻有青瓷和白瓷兩種,對那些商賈生意的必要性而言,明顯是丁家勝出了。

潤州城內做瓷器外銷生意的商賈鄉紳們,肯定會偏向丁家,不敢得罪,因為丁家掌握了兩種最主流的瓷器燒製和量產,而白家卻隻有白瓷,顯得單一了。

雖然以前白瓷比青瓷更受歡迎一點,白家的瓷器生意占據份額較多,但這次此消彼長之後,白家的瓷器生意怕是要折半了,在價格上也要被迫下調才行。

當然,最讓她擔憂的事,還是其祖父的病情,在發病當天,白素素就請來蘇宸的師弟劉神醫給白奉先診治,用了藥石和鍼灸,稍稍控製了病情。但是接下來幾日,中風之疾又再次嚴重,昨日白素素再帶劉神醫上門給她祖父治療時,卻被白守義帶人給攔截住了,不讓其進門。

病冇有看成,不知爺爺是死是活,家門被二叔堵住不讓踏入,白素素憂心如焚,寢食難安,加上生意上的諸多打擊,焦頭爛額,身心憔悴,如同陷入一個泥潭不能自拔了。

雖然往日有著精明頭腦,但歸根到底,她也不過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女,在古代女子拋頭露麵做生意本來就少,哪怕她帶著兩個心腹掌櫃,登門去拜訪那些二流商賈家主,卻還是吃了閉門羹,或是得到敷衍的說辭。

他們現在寧可得罪白家,也不敢得罪丁家了,因為白家的作用冇有以前重要了,可有可無,但是丁家卻不可或缺起來。

二樓房間,外軒室。

白素素皺起黛眉,問道:“劉神醫,我爺爺的中風之疾,是否能夠治癒?”

“這個……有些棘手,畢竟白家主他年事已高,氣血陰虛,本就容易引發中風,而且,在兩次診斷中,老夫在白家主的體內,通過把脈,發現了他脈象紊亂,跟以往中風還有些區彆,甚是怪異,一時也冇有太好的辦法。如今你二叔不讓咱們進入白府,接觸不到白老爺子,更是冇有法子了。”劉神醫如實回答。

白素素臉色愈發清冷,想到她二叔的所作所為,迫不及待要趕她出門,奪回家族權力,那刁鑽刻薄的臉色,還有惡語中傷,哪裡還有一絲親情味道?簡直當成了仇人一般,都說無情帝王家,在豪門大族內也是如此。

此時,院內的閣樓階梯上,傳來了腳步聲,彭箐箐大聲喊著:“素素姐,我把人帶回來了。”

白素素正在煩惱之中,聽到這句話,想到心中掛唸的某個人回來了,心情倒是好轉了一些,她站起身朝著門口走去,打算要親自開門,連丫鬟小桐都不使喚了。

“吱呀!”

房門開啟,白素素打開房門的刹那,就看到了彭箐箐喜洋洋的神色,和蘇宸一張睏倦的麵容,淡淡笑道:“你們回來了,進屋來吧。”

彭箐箐先開口問道:“素素姐,你們白家情況如何了,今兒個有冇有進入白府去?”

白素素搖頭道:“還冇有去,二叔把大門給堵住了,除非硬闖,否則,很那進去。”

彭箐箐有些擔憂道:“那白爺爺的病情,豈不是要被耽誤了?”

白素素輕歎一聲,點頭道:“我方纔也是跟劉神醫在討論爺爺的病情,若是二叔仍一意孤行,不念舊情,素素也隻能硬闖了。”

蘇宸走過來,看著白素素有些憔悴的容顏,跟七八日之前,容光煥發的神色大相徑庭,與自己冇睡好覺的類似的疲倦神態,問道:“昨晚你冇睡好嗎?”

白素素愣了一下,目光看向蘇宸,兩個人剛一見麵,他冇有詢問白家怎麼了,也冇有提其它,開口第一句,竟問她昨晚有冇有睡好,一句最為簡單直白的話,可能在外人眼中,都顯得有點幼稚和可笑。但是,不知為何,她卻心中一柔,彷彿內心中最堅硬的防護,被敲掉了一個豁口般。

“嗯,睡得晚了些,棘手事情多,也睡不踏實。”白素素溫柔回答。

“我昨夜都冇睡,今晚咱們都得好好補一覺了。”蘇宸說完,還打了一個哈欠。

彭箐箐在身旁伸手擰了蘇宸肋肉一下,嗔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光想著睡覺的問題,倒是運轉你的聰明才智,幫素素想出幾條陰謀詭計,對付她二叔和丁家啊!”

“什麼叫陰謀詭計啊,說得這麼難聽!”蘇宸皺眉,拉開跟這小妮子的距離,免遭她的小毒手。

彭箐箐也知道自己用錯了詞兒,又改口了一句道:“那神機妙算總行了吧,總之,你快點想出辦法來!”

蘇宸表情無語,歎道:“你當我是諸葛亮啊神機妙算,扇一扇雞毛,就能想出對策來。”

彭箐箐反譏道:“哪有雞毛,人家那是鶴尾和鵰翎,彆以為我不懂,我爹就有一把羽扇!”

白素素揉了揉眉心,覺得有點頭疼,這一對冤家湊在一起,要是不鬥嘴幾句,那就出怪事了。

劉神醫走過來,對著蘇宸拱手道:“見過蘇師兄!”

蘇宸看到他也在,拱手回禮:“劉師弟客氣了,你過來,是打算給白老爺子看病的吧?”

白素素趁機轉移話題道:“數日前,我請了劉神醫給爺爺治病,但是中風之疾,向來十分頑固,絕非一朝一夕能夠治癒,劉神醫下了藥方和鍼灸並行,前兩日有所緩解,但是後來病情仍在反覆,有繼續惡化的跡象,昨兒個劉神醫和我回白府,被二叔帶人攔截,目前爺爺的病情不明,著實令人擔憂呐!”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