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蘇宸進入了窯口的內部,看到了工匠們在裡麵現場的燒製工藝,和窯爐、窯具、燒成的過程中的步驟,以及火溫的控製等,認真觀察。

窯具有筒形和漏形匣缽、墊餅、支柱、火照等;製瓷工具有軸帽等。這些工具,蘇宸還是第一次現場觀見到。

蘇宸在窯口內,發現窯爐附近冇有煤炭,有些好奇道:“你們用什麼燒火增加溫度的?”

一位粗獷的工匠轉過頭,回答道:“當然是木柴了,不然還能用什麼?”

蘇宸沉思了下,這才恍然,在北宋以前,古代人都是用木柴燒成陶瓷器的,到了宋代中期,在北方部分官窯才改用煤作燃料。

雖然木柴燃燒快,但燃儘後灰燼即落入灰坑,冇有留下很厚的燃燒層。因此,勤、快、少的添柴燒製方法,也為爐溫的平穩上升提供了有利條件。

柴燃燒時火苗長,火焰柔和,所產生的一氧化碳氣氛濃淡適宜,為瓷器釉料中的銅元素還原成色營造了良好的環境,所以柴窯製品釉色相互滲化過渡自然,呈現出清麗淡雅、俊秀飄逸之美。

不過,控製火苗和熱量需要適中才行,往往因為火溫不夠,常出現廢爐殘次品,製造出廢品率很高,費時費料。

蘇宸觀察許久,然後發現了一點問題,說道:“你們的窯爐有些不合理,火網麵積也少,可以改進一下。”

一位老工匠說道:“我們一直都是這樣燒瓷的,數十年了,窯爐冇有問題,火不夠,就加柴猛燒唄!”

蘇宸嘴角一抖,冇有繼續解釋,而是把這點記錄下來。他想到宋代燒製陶瓷,似乎采用兩峰狀窯爐,雙火煻增加火網麵積,雙火口輪流添柴,有利於在燒成過程中爐溫平穩上升,不過這隻是小小改動而已,可以實現,卻不能改變大局。

如果白家要跟丁家硬磕中取勝,除了青瓷和白瓷,還需要新的瓷器出現,比如青白瓷,或是更優美的青花瓷,但是後者青花瓷很難搞,還是先研究青白瓷現實一些。

根據史料記載,青白瓷就是在五代末、北宋初出現的,蘇宸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青白瓷也叫“影青”,指的是釉色介於青白二色之間,青中泛白、白中透青的一種瓷器。青白瓷是宋元時期景德鎮及受其影響的窯場,燒成具有時代獨特風格和鮮明特征的新品種,由宋迄元,青白瓷都盛燒不衰。

“白家最擅長的是白瓷,也掌握了不大成熟青瓷煉製法,隻要相互糅合試驗,說不定能夠燒製出青白瓷來,那麼它的觀賞性和價值,可能很快超過白瓷和青瓷了。”蘇宸心中這樣想著,但是還冇有具體操作工藝方法,決定再觀察一番,回去考慮。

接下來,蘇宸不顧讀書人的身份,親自參與其中,跟著工匠們學習燒瓷的工藝流程和具體操作法,比如配泥、成型、配釉、燒鍛的幾個重要步驟,他都打算通過觀摩和學習,親自練手燒製。

白素素看到蘇宸這般入迷般投入研究中,眼神露出一絲疑惑,也夾著幾分欣賞,這蘇宸……做事認真的神態,挺吸引人的!

………

潤州,紅袖坊內。

在第三進院落的閣樓上,花旦傅蟬兒,與翠薇閣的花旦邱芷蘭,銅雀樓的花旦蘇小婉圍桌而坐,討論著如何應對湘雲館柳墨濃的壓力。

三位佳人都是花旦,奪花魁的有力競爭者,去年傅蟬兒奪魁,人氣最旺,那是因為幕後金主砸錢夠多,但光比容貌,三女可謂春蘭秋菊,各有千秋,都絲毫不遜色對方。

以前三女很少往來,都暗中較勁兒,但如今柳墨濃人氣爆棚之後,她們反而私下湊在一起,被迫要暫時結盟了。

邱芷蘭一身素白長裙,潔白高雅,容貌清麗,對著傅蟬兒道:“傅姐姐,這些日子你們紅袖坊的日子也不好過吧?”

傅蟬兒大方點頭道:“當初我還是低估了柳墨濃的手段,想不到她能弄出舞台戲劇的新形式,自從演了三場西廂記之後,聽說場場爆滿,入場卷已經收費到十貫錢了,這還不算前排的雅座翻倍上漲。潤州城內的權貴、鄉紳家的女眷大多在爭先過去看,影響太大了。除了入門票外,還產生了西廂效應,每日去湘雲館吃酒作樂的賓客也翻倍了。”

蘇小婉容色嬌嬈,身子玲瓏,卻童顏巨那啥,格外迷人,此時挺了挺胸道:“是啊,潤州城內,權貴和鄉紳就這麼多量,如果都湧去湘雲館的話,咱們幾家花樓都很受到了大沖擊。”

邱芷蘭歎道:“這蘇以軒,究竟是打哪冒出來的才子,怎生這般厲害?據說在徐府詩會上,寫詩作詞,首首驚豔,和葉探花對楹聯也勝出了,名氣一下子被潤州的讀書士子們追捧起來,如今被稱為江左第一才子了。”

蘇小婉試探問道:“傅姐姐,邱姐姐,你們知道柳墨濃是如何搭上蘇以軒公子的嗎?”

傅蟬兒道:“聽聞是柳墨濃去了白府,找到白家大小姐白素素,然後重金聘請了蘇以軒寫下這個西廂記的戲本。”

邱芷蘭靈機一動,提議道:“不如,我們也去一趟白府,向白素素懇求,能夠見上蘇以軒一麵最好!哪怕見不到,出重金讓他給我們每人也寫一台戲,如此一來,都有了戲劇加持名氣,就彼此持平了,柳墨濃的優勢也就冇了。”

蘇小婉輕哼道:“也不知那蘇公子是否會幫忙呢!萬一那柳墨濃不知羞恥,背後對蘇以軒公子使出了狐媚子手段,自薦枕蓆,那蘇公子便不肯幫咱們了吧!”

傅蟬兒蹙眉,然後想到一計道:“不如,咱們繼續散播流言,柳墨濃跟一位叫蘇宸的郎中關係匪淺,就說蘇宸曾在她落水後,就上船後輕薄孟浪,吻了她的嘴,事後柳墨濃生病,他夜裡在柳柳墨濃房中待了一晚未歸。據湘雲館的崔巧兒她們說,這個蘇宸跟柳墨濃疑似有染,我們可以把這件事給穿的沸沸揚揚,滿城皆知。到時候,柳墨濃的名聲不好,蘇以軒公子也會反感她,白素素也不會袖手旁觀,任由追求她的心儀男子,跟青樓女子這樣糾纏不清,到那時,便也斷了柳墨濃獲取戲劇話本的機會了。”

蘇小婉咯咯笑道:“此計甚好,傳的越逼真越好,看柳墨濃如何挽回她的清譽名聲!”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