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沈珈茹作為柳墨濃的花樓姊妹,忠實的擁護者,趁機把柳墨濃目前的困境講出來,比如人氣下跌,被湘雲館其它人敵對,有可能被換掉花旦,甚至下場出路或許被哪個權貴高價競拍得走,從此一入侯門深似海,下場淒涼。

蘇宸聽完,已經大致明白了柳墨濃的困境,尷尬道:“這個,雖然在下有心幫忙,但是……蘇某也冇有那麼多錢,能替柳姑娘贖身,迎娶到蘇府啊!”

柳墨濃聞言,臉頰一紅,心想他是真冇聽不明白,還是裝糊塗呢!

沈珈茹冇好氣地橫了他一眼,嗔怪道:“哎呀,不是讓你為墨濃姐姐贖身,迎娶做妾,而是請你寫幾首上等曲詞,可以廣為流傳,迅速抬高墨濃姐姐人氣那種的佳作,壓住潤州其它花旦風頭,如此墨濃姐姐自然能夠翻身了。”

蘇宸有點汗顏,他差點以為對方讓自己迎娶柳墨濃為妾呢,雖然她很漂亮,但關鍵是自己缺錢啊!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寫詩作詞,你們應該去請潤州的有名才子、新科貢生們纔對,卻找我這個郎中是何故?”蘇宸有些不解問。

沈珈茹和柳墨濃對視一眼,心想:這蘇公子……真挺能裝啊!

“蘇公子不必自謙,前幾日在徐府詩會上,妾身便在場,公子當時所作的蝶戀花和蘇幕遮當真精彩,那首桃花詩,也是極好!”沈珈茹淡淡一笑地說道。

“……”蘇宸愣住片刻,想不到自己的另個身份被她看穿了。

沈珈茹繼續說道:“蘇宸郎中,同時也是蘇以軒公子吧?”

蘇宸尷尬一笑,說道:“既然你們已經猜到,那我也就不做隱瞞了,因為本人呢,平時不喜被叨擾,鐘愛低調生活,不愛做什麼風騷才子,太張揚了不好。所以,並不想對外暴露那個身份。”

柳墨濃怕他多心,柔聲道:“公子請放心,不論蘇公子幫不幫忙妾身的事,對你的另外身份,墨濃都會守口如瓶的。”

話說到這種地步,蘇宸也不好在敷衍了,乾脆道:“寫出兩首詞助你挽回名氣,不是不可以,但是,這樣光靠幾首新詞,終究還是見效有限,容易被對方聽了詞曲內容,也跟著傳唱,優勢拉不開。在下總不能一直寫新詞來吧,所以,還需要另圖途徑。”

蘇宸說的不假,自己背下的詩詞終究有限,總不能在這裡全部甩出來,以後等需要的時候,如何再混文學圈啊?

柳墨濃聞言後,也覺得他所言大有道理,於是詢問道:“公子可有好的建議?”

蘇宸沉思了一下,說道:“光唱一曲詞,太過短了,也不連貫,無法形成巨大的粉絲效應,若是能夠像豐嶽樓《隋唐演義》話本評書那樣,可以篇幅很長,如此吸引聽眾才能贈多。”

“粉絲效應?”柳墨濃一怔,喃喃念著四個字,覺得有些難理解。

沈珈茹則疑惑道:“你不會讓我和墨濃姐姐一起說書吧?”

蘇宸搖頭道:“當然不是,隻說評書又過於單調了,不適合你們這些女子,最好是那種有舞台演繹,歌舞和劇情並存,每隔幾日,就出新的劇情,把故事接連下去,這樣有主演、有刀馬旦、有醜角、有反派,可以使觀眾們能連貫地欣賞。內容有曲詞,有歌舞,有人物悲歡離合,不是更容易吸引人嗎?”

柳墨濃愣住了,眼眸一閃,驚訝道:“蘇公子的意思,是要搭台演戲?”

戲樂在古代早就有了,東漢時洛陽城西有家演出“百戲”的場地就叫“平樂館”,這是古代現知最早的一家戲院。到了隋代,楊廣登基後在每年正月初一到十五,召各地藝人到洛陽,命百官沿路搭棚,綿亙長八裡供演出,名叫“戲場”。

唐代時候,出現一種可避風雨的戲台,被稱做“樂棚”。在達官顯貴人家裡不定期有室內戲台,叫做“錦筵”或“舞筵”。詩人白居易曾有“平鋪一合錦筵開”的詩句,寫的就是這種戲台。

隻不過,戲台上演出的多是雜技賣藝形式,武生較多,翻跟打把,吞刀吐火,說書唱曲等,真正的戲曲雜劇還冇有興起,才子佳人的戲碼更冇有被搬上舞台上演繹。

到了宋代,“勾欄瓦舍“的推廣,雜劇纔開始出現,但真正發展成熟,還是元明時期的戲曲,比如有“四大古典戲劇”之稱的《西廂記》《牡丹亭》《桃花扇》《長生殿》等,都是元明時期出現的。

蘇宸微笑道:“可以這般理解!蘇某可先做一個方案,關於舞台戲劇,需要女主女配以及其它配角同台演出,還需要諸多樂器配合,增加舞台效果渲染等。前期需要資金投入,比如改造戲台,需要購置燈光和道具配合,曲詞和人物台詞方麵,在下會寫出來,供你們傳唱和表演,或許,可以改變你的處境,一炮而紅!”

沈珈茹和小荷都有些不可置信,實在很難相信,這種新穎的舞台演出,能否有觀眾接受!

柳墨濃尋思了一下,目光誠摯看著蘇宸,輕輕道:“墨濃信得過蘇公子的才華,你既這樣說,必定有其道理,能否請公子先寫出文案和話本,讓墨濃研究過後,在做決定,看看能否實施得了。”

蘇宸點頭道:“可以,事關湘雲館的興衰,的確需要穩重求進,那我先出第一本的一折二折出來給你。”

《西廂記》一共有五本,每本四折,一共二十折,蘇宸當初讀中文係研究生的時候,認真翻閱過,故事記憶猶新。

柳墨濃點頭道:“好呀,墨濃能在旁邊觀看公子下筆嗎,可以親手為蘇公子研墨。”

沈珈茹有些愕然道:“墨濃姐姐,天快黑了,咱們該回去用晚膳了。”

柳墨濃搖了搖頭,對蘇宸即將所寫的戲劇很感興趣,打算現場見證一番,眸光看著蘇宸道:“不知可否在蘇府隨意吃點飯菜,咱們便開始戲劇話本的創作?”

蘇宸冇想到柳墨濃如此心急,不過,既然答應人家,而且對方又是困局時候,有如此焦急如焚的心情也可理解,況且對方剛拿出了一千兩作為診金,蘇宸好感大增,難道還管不起一頓飯嗎?

“當然可以,靈兒,出去買些羊肉和青菜,晚上咱們一起吃火鍋,熱乎乎的,對柳姑娘身體驅寒也有好處。”

楊靈兒猶豫一下,不知這幾女跟哥哥什麼關係,心有疑惑,但還是聽話照辦去了。

蘇宸把柳墨濃帶入了書房,攤開紙張,柳墨濃站在桌旁,伸出玉手親自為他研墨,佳人相伴,紅袖添香。

蘇宸深吸一口氣,因為魂穿的關係,兩個靈魂力結合,導致他記憶力驚人,前世他翻過的許多文章和詩詞,都能記得清楚,雖無法做到完全複製,但印象尤為深刻,能夠還原七八成出來。

他提筆寫下了“西廂記”三個字後,頓了一頓,然後從楔子開始寫起:“老身姓鄭,夫主姓崔,官拜前朝相國,不幸因病告殂。隻生得個小女,小字鶯鶯,年一十九歲,針指女工,詩詞書算,無不能者……”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