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潤州,湘雲館。

沈珈茹推門而入,來到了柳墨濃的房間,滿臉笑容地看著床榻上正倚靠床頭靜坐看書的佳人。

“柳姐姐,你猜我今日在徐府看到誰了?”

柳墨濃看著沈珈茹臉上的笑容,以為她看到了心慕的衛家公子,淡笑道:“是你想唸的衛公子去了徐府嗎?”

沈珈茹搖頭道:“不是他,這等潤州高級才子相聚的場合,他的才學還不夠進入,雖然衛家的家境殷實,但此次能夠去徐府詩會的,唯有科舉貢生,潤州知名才子,豪門千金,巨賈閨秀,權貴公子才能去,衛長青他並冇有受邀。”

柳墨濃疑惑道:“那你高興成這樣子,到底在徐府詩會上看見誰了?”

沈珈茹走上前,神秘一笑道:“看見了蘇以軒公子,也看見了蘇宸小神醫。”

柳墨濃聞言,怔了一下,問道:“他們是……兩個人嗎?”

沈珈茹此刻微微一笑道:“竟然同一個人!”

“同一個人?蘇宸公子,真的就是那個神秘的蘇以軒?”柳墨濃好奇詢問。

沈珈茹點點頭,然後把今日徐府詩會上的所見所聞,繪聲繪色地講解出來。包括了侯世傑如何逼迫蘇以軒再寫一首蝶戀花,哪知蘇以軒一出手,不但新的蝶戀花同樣是極品佳作,還多寫了一首蘇幕遮,把侯公子的詞給完全比下去,使其黯然離開。

隨後丁殷和葉探花出現,針鋒相對,開始對起了楹聯,蘇以軒神勇無比,連對了七個難對子,贏了丁殷七百兩銀子不說,大大落了他的麵子,最後一句“煙鎖池塘柳”把葉探花也給壓住了光芒。

柳墨濃聽完之後,一臉的激動,哪怕冇有親臨在現場,但也能夠想象出那個文鬥的精彩場麵。

“蘇宸蘇以軒,也許‘以軒’是他的字吧……”柳墨濃喃喃自語。

雖然早有猜測,但也隻是三成把握,此時聽完之後,仍然十分的吃驚。

沈珈茹搖頭道:“有點奇怪,就是今日的蘇公子明顯喬裝打扮了,不論是頭型衣著,還是麵敷水粉,跟上次閣樓相見,有了幾分不同,像是被特意喬裝過用以區分二人的異同,看來,蘇公子是不想暴露這個身份。”

柳墨濃輕歎:“哦,可能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吧,或是喜歡低調一些。”

沈珈茹道:“真不知他是怎麼想的,如此揚名立萬的機會,他竟然一點也不在乎,太低調了吧,像是有意要逃避功名一般。”

柳墨濃也想不通,問道:“他今日寫的詞,你都抄下來了嗎?”

沈珈茹輕輕一笑道:“那是自然,蝶戀花,蘇幕遮,桃花詩,七個楹聯對子,都抄了回來,估計過兩日徐府詩會上的那些詩文,就會整合詩詞冊子印刷出來,到那時,蘇以軒之名必定再次名揚潤州,甚至連金陵城都會被驚動,畢竟咱們的官家,可是最喜歡詩文的。”

柳墨濃自然明白其中意思,唐國的官家,指的是南唐皇帝李煜,酷愛詩詞,喜歡文學,對國事的熱衷,遠遠冇有談論詩文的興趣大。這蘇以軒的幾個詞兒,一旦傳往了金陵皇宮,估計連李煜也坐不住了。

當柳墨濃默默讀過之後,也是徹底驚訝住了。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柳墨濃讀完之後,整個人都感覺像是喝了一壺濁酒般,有些迷醉了。

如此細膩的詩詞句,如此深情的相思意,實在令人難以自拔。

她可以想象得到,今晚有多少大家閨秀,千金小姐,會為這幾句愛慕上蘇以軒的才華。

“珈茹,這個訊息,不能外泄!既然他不想暴露,我們也要為他守住身份之秘。”柳墨濃此時已經把自己當成了他的朋友,除了感情上的共鳴,還有對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沈珈茹點頭:“我知道了,不會對彆人說起,不過,我們是否要多跟他接觸一下,若是能拉著他為我們寫幾首曲詞,到時候,姐姐你要重新振作起來,恢複名氣,便不會難了。”

柳墨濃幽幽道:“幫不幫咱們,是他的事。總之咱要有感恩之心,待我病情好些之後,想著登門去拜謝蘇公子。”

沈珈茹輕笑道:“好啊,到時候我和你一起過去,近距離膜拜蘇才子。”

“真想快點好轉過來了。”柳墨濃輕輕一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想到那日的對嘴接觸,臉頰微微紅潤起來。

………

韓府。

徐鍇到訪,跟韓熙載一起用午膳,也談到了今日在徐府詩會上的見聞。

“蘇宸小友,就是潤州最近名聲鵲起的蘇以軒大才子?”韓熙載得知這個訊息後,也是覺得驚詫不已。

“看一看這些蘇以軒的詩詞!”徐鍇來之前,已經把蘇以軒的詞都整理抄錄了一遍,曲玉管、蝶戀花、蘇幕遮,還有那首桃花詩都遞了過去。

韓熙載看過這幾首詞之後,再想到蘇宸在他麵前寫過的訴衷情和破陣子,完全不同的風格,不論是寫感情,寫懷誌,寫沙場,寫相思,都寫到了極高的地步,他自問也寫不出這等詞作來。

“這種寫詞的才情,咱們唐國可能都無人所能及了,先帝的詞,馮延巳的詞都是很高水準,比之蘇公子,還是有所不如啊!”韓熙載忍不住感慨稱讚。

徐鍇歎道:“是啊,真的是一位難得青年才俊,連官家的那首難解上聯,都給對上了,這次回金陵,我可是要稟告給官家了。”

韓熙載愕然道:“你打算回京了?”

徐鍇點頭道:“嗯,既然荊楚都被宋軍攻克,他們下個目標極有可能是蜀國,我要速速回京,勸官家早做準備,下令讓西北的駐軍加強訓練和戒備才行。韓老哥,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一起回京嗎?”

韓熙載猶豫片刻說道:“再過兩個月吧,等西北局勢再嚴峻一下,真的攻打蜀國了,官家開始急迫,老夫返回金陵才順理成章。現在回去,不鹹不淡的,不受重視呦!”

徐鍇覺得有道理,說道:“回金陵後,徐某會跟其它大人商議妥當,為韓兄複官做好鋪墊,重掌中樞!”

韓熙載點點頭,猶豫說道:“這次回到金陵,把這些詩詞都帶回去吧,交給官家!但是,提醒官家暫時不要對外公佈蘇宸的身份,隻讓官家知曉就行,等我再關注一番這蘇公子,待時機成熟,自會帶往金陵!”

徐鍇錯愕了一下,仔細體會之後,微微點頭道:“徐某知曉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