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琛寫出了一首桃花詩,且不論是即興發揮,還是提前所寫,總之這首七言詩寫的確不錯,頗有唐代七律之風。

前麵四句是寫春歸和桃花,後四句借景抒情,表達了自己淩雲誌向,金榜題名的境遇,以及渴望進入澄心堂成為肱股之臣,日後錦衣還鄉的心願。

南唐的澄心堂,相當於明代的內閣,清代的軍機處,都是由朝中重要的心腹大臣擔任,商議國策和軍事機要的部門,由澄心堂來牽製和指揮樞密院和尚書檯六部。如此一來,官家李煜掌握了澄心堂,就把國家重要大事決策牢牢握在手裡,不用擔心權相或權臣分權過多,尾大不掉。

眾人聽完之後,皆露出欽佩之色,除了七言詩的才情高,主要是被葉琛的誌向和仕途進取心所打動。潤州這些年輕才子們,有通過府試科舉的貢生,也有在州府學院讀書的生徒,都對金榜題名和仕途功名有熱衷,葉琛此時儼然成為了他們的一個榜樣和努力目標。

所以,葉琛這首詩很容易引發這些讀書人的共鳴,紛紛拍掌叫好。

方纔因為對楹聯失利的葉探花,嘴角露出了微笑,拱手接受身旁眾多才子的稱讚。

連徐清婉也輕輕點頭,光憑此詩,就能看出葉探花的文采還是很高的,冇有浪得虛名。

丁殷見狀,再次露出挑釁的目光看著蘇宸,冷笑道:“對楹聯那是小道兒,有本事你也作首七言詩,也寫桃花的,姓蘇的,你行嗎?”

他是一點也不放過擠兌蘇宸的機會,方纔自己可是既輸了七百兩銀子,又丟了很大的顏麵。

葉琛微笑道:“表弟,不可強人所難了。”

“不算為難!”蘇宸笑了笑,站在原地,一副灑脫自如、雲淡風輕的神態。

徐才女見他似乎胸有成竹的樣子,走上前盈盈一笑問道:“難道蘇公子,也打算寫一首桃花詩嗎?”

蘇宸點頭道:“正有此打算,葉探花這首桃花詩寫的很好,給了在下一些靈感,而且葉探花一心功名,立誌仕途,剛好與在下相反。蘇某倒是隻願意做一個無拘無束的自由身,四處遊曆名山大川,如同魏晉隱士那般,無案牘之勞形!”

徐清婉聞言之後,眼神一亮,這與她的一些想法倒是頗為契合呢。

彆的女子都是喜歡金榜題名的公子,進入朝堂為官,功成名就,有權有勢,但徐清婉這位大才女,祖上可是權臣,差點立國,可結局又如何?

徐清婉反而看淡權勢,不喜歡朝堂的旋渦爭鬥,更喜歡單純的研究詩文,喜歡不被功名所累的才子,這種思想跟主流價值觀不符,所以,徐清婉對身邊的才子們,時常感覺誌趣並不投機,此時蘇宸的這番話,卻讓她十分讚同。

“請蘇公子寫下桃花詩來,好讓我等鑒賞一番!”徐清婉提出了邀請。

蘇宸微微點頭,走到桌前,提起了筆,蘸了蘸墨水,腦海中浮現了明代才子唐伯虎的那首經典的桃花詩,隨筆龍飛鳳舞地寫了出來:

“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折花枝當酒錢。”

“酒醒隻在花前坐,酒醉還須花下眠。”

“花前花後日複日,酒醉酒醒年複年。”

“車塵馬足貴者趣,酒盞花枝貧者緣。”

“若將貧**車馬,他得驅馳我得閒。”

“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

“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這一首桃花詩傳誦了幾百年,絕對是寫桃花詩文中的經典之作了,大才子唐寅之作,哪怕放在唐宋時代,也絕對稱得上極品。

蘇宸一口氣寫出這麼多詩句,還是有所刪減版;周圍的徐清婉和其它才子佳人們,很順暢地讀下來,都感覺到從頭到尾的暢汗淋漓,心中或多或少存留的鬱鬱之情,彷彿一下子都減輕了。

這一首詩,最適合那些屢次科舉不中的失意才子,懷纔不遇的讀書人,以及甘做隱士的大儒們。

“好一句‘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這首桃花詩,寫得太絕妙了!”徐清婉再一次發出感慨,今日的感慨次數,比她過去幾個月加起來都多了。

徐鍇大人聽到才子們讀出來後,閉上了眼,腦海中浮現那個景象,十分符合他的心境,曾幾何時,這就是他生活的寫照!

“這個蘇宸,心性高潔,才華橫世,難怪韓侍郎勸不動他科舉啊。”徐鍇心中,已經把蘇宸當成那種看淡功名的隱者才子,不喜仕途爭鬥,這等心思和境界,可要比普通的讀書人,高出太多了。

如果蘇宸能夠知道他這樣想,恐怕要哭笑不得了,怎麼老把他想的那樣複雜和高深呢!

“寫的太好了。”

“這意境,把桃花寫絕了。”

周圍的才子們全都驚詫起來,被蘇宸的才氣所折服了。

當然也有才子對他這種不求仕途、甘作隱者之心,表示欣賞卻不苟同的想法,畢竟讀書科舉纔是正途,升官發財纔是王道!

葉琛反覆看了兩遍之後,臉上的神態由驚愕,變得駭然,然後內心落寞,不論是在楹聯還是七言律詩方麵,他都輸了,輸的一敗塗地。這是他最擅長的兩方麵,一直引以為豪,此時卻有一種“既生瑜何生亮”之感。

“佩服,佩服!”葉琛說完之後,退出了人群,再也冇有心思逗留下去,炫耀他探花的身份了,悄然走開。

丁殷現在是無比痛恨蘇宸,但是瞥見表兄離開,他猶豫一下,跺了跺腳,也趕緊追上去,冇有表兄在這,他除了拿著巨賈豪紳的公子惡少身份欺壓人,其它方麵隻能自取其辱。

但這裡是徐府,被朝廷封的郡王,可不是他敢撒野的地方。何況這裡眾多才子們,明年都要入京趕考,或許有幾人會成為進士,日後成為新興權貴,他也不敢輕易欺負這些潛力股的貢生們。

失去了依仗,冇有了欺負人的樂趣,丁殷在這裡也就待不下去了。

白素素和彭箐箐看到丁殷剛來不久,就狼狽離場了,都露出了笑容,覺得十分解氣。

今日蘇宸的表現,讓二女都非常滿意,跟著蹭了不少人氣和光彩。

許多大家閨秀,豪門千金都在向白素素和彭箐箐,詢問這位蘇以軒才子的事情,眼神中流露出欽佩,甚至少許愛慕之色。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