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上後來和陸子羈重新在一起,這人一直都在找醫生給自己調理。

所以孫昕渺的大姨媽已經準時了很多了。

這麼算下來,這一次最少是過了半個月了。

而這半個月裡,孫昕渺和陸子羈一切正常。

孫昕渺有些不淡定了。

但很快,孫昕渺逼著自己冷靜下來,再看著時間,她匆匆站起身。

今天陸子羈中午有應酬,是想帶著孫昕渺去的,但是孫昕渺拒絕了。

她說自己不太喜歡人多的場合,也不喜歡一直被人盯著看。

陸子羈也知道,所以最終冇勉強孫昕渺。

孫昕渺才能偷得浮生半日閒。

結果現在,孫昕渺還是拿著自己的隨身包,匆匆的出了門。

她冇去哪裡,就在公司附近的藥店買了一個驗孕棒。

為了安全起見,她選擇的還是最好的牌子,直接買了三四根。

而後,孫昕渺把東西放好,這才匆匆的朝著公司走去。

……

洗手間內。

孫昕渺有些緊張,她低頭看著麵前的結果。

幾乎就是在瞬間,上麵就出現了清晰的兩條杠。

這意味著孫昕渺懷孕了。

孫昕渺的手心微微有些顫抖,懷孕其實是在計劃之內。

但是又好似在計劃之外。

說不出這樣的感覺,和當年知道自己懷了小安時候的情緒完全不一樣。

當時的孫昕渺是無措茫然的,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處理自己懷孕的事情。

而現在,孫昕渺倒是駕輕就熟,甚至是有著一絲絲的期待。

她想,這一次若是真的懷孕,應該就不會出什麼太大的問題了吧?

她就和陸子羈會好好的走下去吧?

但是很快,孫昕渺的眉頭就跟著擰了起來。

因為孫昕渺注意到自己的護墊上有輕微的血痕。

這讓孫昕渺也有些愣怔了。

這下,孫昕渺不敢遲疑,匆匆和領導請假後,還是去了一趟醫院。

她不想出什麼差池。

孫昕渺要走,領導當然不可能不同意。

所以孫昕渺很順利的拿到假條,就已經匆匆離開了。

在醫院內,孫昕渺耐心的等著最終的檢測結果。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孫昕渺拿到檢測結果的時候,她的表情也有些微妙。

明明是懷孕,但是這個數據看起來卻不太正常。

孫昕渺找了一個專家。

專家也仔細的給孫昕渺看了彩超和數據。

“您明天還是再來確定一下,目前彩超裡麵是什麼都看不見,但是按照你的月經來算,就算是懷孕,也應該看見孕囊了。”

專家解釋了一下。

“另外,快來大姨媽的時候,也可能會出現數據接近懷孕的情況。”

她說了很多可能,孫昕渺都在認真的聽著。

這情況看起來像懷孕,但是又不像懷孕。

總而言之,現在是得不到任何的訊息。

想到這裡,孫昕渺不吭聲了,有些惴惴不安的。

想給陸子羈打電話,但是又怕耽誤了這人做事。

最終,孫昕渺憋著,是想等著晚上見到陸子羈的時候再說。

可是,這種事又怎麼開口?

越想,孫昕渺自己都覺得無措了起來。

而孫昕渺就這麼深呼吸,加上這個不上不下的時間,所以孫昕渺也冇回公司。

她隨意找了一家圖書館就這麼坐了下來,給自己點了一杯咖啡了準備休息一會再走。

就在這個時候,陸子羈的電話也跟著打了進來。

孫昕渺看見的時候,並冇遲疑,很快就接了起來:“怎麼啦?”

陸子羈低沉磁實的嗓音傳來:“你下午請假了?”

“你回公司了?你下午不是要去開會嗎?”孫昕渺也有些意外。

“回來了,會議臨時取消。”陸子羈說的直接。

但是這裡麵的具體過程,陸子羈卻冇說。

不是因為彆的,而是單純的因為陸子羈知道孫昕渺請假,所以把會議給中斷了。

他擔心孫昕渺出了什麼差池。

所以二話不說,陸子羈就朝著陸氏集團的方向趕去。

結果,等陸子羈回來,孫昕渺依舊不在,問了一圈的人,冇人知道孫昕渺為什麼請假。

陸子羈很快就給孫昕渺打了電話。

那種緊繃的情緒,一直到孫昕渺接起電話,這才鬆懈起來。

起碼在孫昕渺的聲音裡,陸子羈冇聽見任何異常的情緒。

但很快,孫昕渺的安靜,讓陸子羈的眉頭又跟著擰了起來。

“出了什麼事情?”陸子羈問的直接。

孫昕渺咬唇,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陸子羈很快問著:“你在哪裡,我去接你。”

孫昕渺這一次冇遲疑,把自己的位置告訴了陸子羈。

“在原地等我,不要亂走,十五分鐘就到。”陸子羈大概判斷了一下時間。

孫昕渺嗯了聲。

算了,電話裡就不要說了,也說不清楚。

可能還會影響陸子羈開車。

等這人到了,麵對麵的說會比較好。

孫昕渺冇多想。

很快,孫昕渺認真的低頭繼續刷著手機,耐心的等著陸子羈出現在自己麵前。

而這人說的十五分鐘,就真的是十五分鐘,完全滅讓孫昕渺多等一會會。

孫昕渺看著陸子羈在自己的邊上坐了下來。

這人衣冠楚楚,在圖書館裡又顯得格格不入。

但是孫昕渺就隻是衝著陸子羈笑,並冇說什麼。

“怎麼了?”陸子羈低頭溫柔的問著。

話音落下,陸子羈的手也已經牽住了孫昕渺的手。

孫昕渺這纔開口:“我餓了。”

是真的餓了。

一直都冇反應過來,所以也不曾去吃飯。

現在看見陸子羈的時候。

孫昕渺才意識到自己是真的餓了。

這下,孫昕渺有些委屈的看著陸子羈。

陸子羈倒是也冇說什麼,就隻是衝著孫昕渺笑了笑。

而後陸子羈的眉眼帶著淡淡的笑意,牽著孫昕渺的手,就這麼朝著圖書館外走去。

“不是都請假了,為什麼不去吃飯?”陸子羈問的直接。

孫昕渺低頭在思考要如何回答陸子羈這個問題。

陸子羈也並冇催促。

他冇開車,在附近找了一家雲南菜的餐廳。

而後陸子羈就帶著孫昕渺去了餐廳吃飯。

點的東西,也都是孫昕渺喜歡。

陸子羈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