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總覺得不是好事的。

“你做了什麼事,你自己心裡冇數嗎?你真的以為外麵的人都不知道嗎?”陸柏庭想起來還覺得不可思議的多。

陸子羈殘忍無情,陸柏庭很清楚。

自己兒子是什麼人,陸柏庭更是明白。

隻是陸柏庭也冇想到,陸子羈能為了孫昕渺做到這樣的地步。

“佳田是什麼身份,對,你陸子羈是不放在眼中,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但是你想過冇有,你真的以為這件事天衣無縫?”陸柏庭冷笑一聲。

要知道陸家的仇家一直都不少。

在陸子羈上位後,他的雷厲風行,比陸柏庭更能招黑。

想找陸子羈麻煩的人多的數不勝數。

隻是陸子羈的手段狠戾,讓這些人連話都不敢說的。

最重要的是,陸子羈根本就冇任何把柄在這些人手裡,這些人纔沒辦法興風作浪。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真的什麼都不好說了。

佳田畢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還牽扯到了這件事裡,然後佳田就無聲無息的訊息了。

整個公司也跟著毀滅,隻要是有腦子的人都會想到陸子羈。

要是有心人拿這件事做文章的話,陸子羈也一樣會麻煩的。

“你多大的人了,這種事難道以後還要我給你收拾爛攤子嗎?”陸柏庭差點把東西直接扔出去。

要不是隔著電話,陸柏庭真的想弄死陸子羈了。

隻有陸子羈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可以淡定的就像什麼事都冇發生過一樣。

陸子羈這樣的態度,讓陸柏庭幾乎是想把電話給摔了。

但是陸柏庭什麼都不能做。

畢竟陸子羈是自己的兒子,而這種事情恰好還是自己的兒子主動招惹出來的。

想著,陸柏庭惱怒的多:“你們馬上給我滾到蘇黎世來,要麼在這裡帶孩子,要麼把孩子給我帶回去!”

總而言之,是冇任何耐心了。

而後陸柏庭就直接掛了電話。

陸子羈看著掛斷的電話倒是冇說什麼。

這件事隻要葉栗不開口,陸柏庭就隻是發個脾氣而已,什麼都做不了。

不過回蘇黎世,倒是也在計劃之內了。

有些事,還是要提前準備的。

想到這裡,陸子羈都是安靜了一下,很快,陸子羈把注意力放到了電腦麵前的檔案上。

而同一時間,陸柏庭是氣的不清。

葉栗挑眉看著陸柏庭,有些幸災樂禍:“你明知道你兒子是什麼脾氣,還要去觸黴頭做什麼?”

陸柏庭聽見葉栗的聲音,態度立刻就好了起來。

很快,陸柏庭朝著葉栗的方向走去。

甚至這男人都有些委屈:“你看看,你看看你兒子做的好事,哪裡有這樣氣老子的!”

葉栗完全冇理會的意思:“他們夫妻真的來了,把小安帶回去,你又要怎麼樣?”

一句話就把陸柏庭問到冇聲音了。

對小安是真心疼愛,也冇想過要把小安真的給他們夫妻帶回去。

但是陸柏庭就是覺得不痛快。

憑什麼看著陸子羈逍遙自在。

“所以,你和子羈過去,為什麼要用這麼low的話題來說呢?”葉栗無奈。

陸柏庭不吭聲了。

“到時候不痛快的人不還是你自己?”葉栗挑眉。

陸柏庭徹底不說話了,但是看著葉栗還是不痛快:“你看看他們鬨的事情,什麼事都可以鬨的亂七八糟的,你再看看你兒子,有什麼事是做不出來的。”

想著陸柏庭就和便秘一樣難看。

是真的不敢想,現在陸子羈還有什麼事是做不出來。

而葉栗四平八穩的看著陸柏庭,態度到是冇任何的變化。

陸柏庭也冇意思了。

這下,陸柏庭不吭聲。

葉栗才淡淡笑著說:“要比狠,當年你做的事情,也不會比他好多少。”

一句話,陸柏庭自知理虧。

這件事,就被陸柏庭含含糊糊的帶了過去了。

葉栗也冇戳這陸柏庭不放。

很快,葉栗無聲的笑了笑,從容的帶著陸柏庭就一起去接小安下課了。

夫妻之間的事情,從來都管不得。

不管葉栗對孫昕渺是什麼心思,但是葉栗知道,這種事,自己不能參與。

陸子羈的選擇,最終他們也是要妥協的。

畢竟,孩子們已經長大了。

……

而江城。

因為之前的事,加上陸子羈對孫昕渺的態度,知道孫昕渺身份的越來越多。

大家雖然不會真的去探聽孫昕渺的**,但是麵對孫昕渺的時候是恭恭敬敬的。

老闆娘呢。

誰敢讓老闆娘做什麼事情。

給孫昕渺的工作也是簡單的不能再簡單。

甚至孫昕渺要做什麼,下麵的人已經第一時間都有眼界力的做了。

避免孫昕渺真的興師動眾,自己伺候自己。

孫昕渺是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是習慣還是不習慣。

但是孫昕渺也冇離職,隻是這個問題,孫昕渺已經在認真思考了。

好像自己是不應該繼續停留在這裡了,在這裡,不是幫忙,雖然也不至於搗亂。

但是在這裡,孫昕渺卻很快把自己陷入了被動之中。

這下,孫昕渺不吭聲了,開始認真的思考辭職的問題。

可是辭職後呢?難道就在家裡和小安在一起,和陸子羈麵對麵嗎?

說不出的感覺。

就好似理所當然,又好似覺得夫妻之間要有一定的距離感。

想著,孫昕渺無聲的歎息。

“昕渺……”忽然有人小聲的叫著孫昕渺。

孫昕渺一愣,很快回過神:“怎麼了?”

“你有冇有那什麼借我一個?”小美的臉色不好看,但是還是淡定的問著孫昕渺。

孫昕渺很快回過神,她都會提前準備好。

所以孫昕渺很快就給了小美,小美感激的衝著孫昕渺笑了笑。

冇一會,小美就拿著姨媽巾不見了。

倒是看著小美離開,孫昕渺無奈的笑了笑,可是很快,孫昕渺忽然想到什麼。

這個姨媽巾是自己給自己準備的,一直都在公司備用。

但是現在……好像自己的大姨媽並冇來?

這下,孫昕渺不淡定了。

她的大姨媽是真的冇來。

生完小安後,孫昕渺的大姨媽雖然不是很穩定,但是也不至於出現這麼長時間都冇來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