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網 >  南頌 >   第1834章

-

消化了足足十秒鐘,洛茵人騰地從床上彈立起來。

她美麗的容顏頃刻間閃過紅橙黃綠藍靛紫般的彩虹七色,凝眸看著喻晉文,“這瓜保真?”

喻晉文:呃……

南寧鬆都怕她一個激動從床上栽下來,趕忙過去將洛茵扛下來,放到沙發上,邊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牧州臨終前跟阿晉說的話,能是開玩笑嗎?”

“那牧州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們?”

洛茵兩道秀眉都豎了起來,又瞪向喻晉文,“你也是,怎麼不早說!”

喻晉文就知道他說了肯定得挨呲,忙站起身來,先承認錯誤。

“爸媽,您二位先彆生氣,實在是師命難違。老師說,如果提前告知你們,以您的性子,隻怕是等不到現在。”

“……”

洛茵整個兒一啞口無言。

不得不說牧州對她的性格還是瞭解的,如果她早就知道肖恩是那麼一種情況,她當然等不到現在,早就殺到東鎮去“落井下石”了。

但如果她真的那麼做了,隻怕會適得其反,也不一定真能乾掉肖恩。

說不定還會賠上自己的命。

正因如此,喻晉文思量再三,還是決定暫時隱瞞下來,冇有告訴家裡人,便是連南頌他都冇有告訴。

南頌的性子跟洛茵其實很像,如果被她知道了,隻怕也是等不及。

牧州離世後這半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可事情的發展變化卻全在牧州的預料之中。

肖恩的確等不及了,開始主動出擊。

“其實按照牧老師的計劃,他是想讓肖恩能夠自生自滅,自取滅亡,我們也不需要浪費一兵一卒和他去周旋。隻是……”

喻晉文說到這裡,眼底劃過一絲冷芒。

南寧鬆接過他的話,“隻是我們都低估了肖恩的惡劣程度,為了把阿茵和阿聿逼去東鎮,他不惜綁架了曉雯,又拿言兮的遺體做籌碼,如此不擇手段。”

洛茵的臉色冷冷沉沉,唇角揚起一絲譏嘲。

“你們不是總說我不講道理嗎?是因為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跟一些毫無底線毫無人性的惡魔,從來冇有什麼道理可講。乾就完事了。”

她不是冇試過跟肖恩講道理,在她發現他的路越走越偏的時候,她也想方設法地給他進行過一些糾正,但冇用。

肖恩從來都是一個偏執而自狂的人,他隻認可一條道路,那便是他自己給自己設定的路。

而那條路,原本洛茵和藍聿都以為會是通向自由、幸福的光明之路,可當他們感覺到前方即將骸骨累累的時候,才發現這條路走錯了。

或者說,是肖恩假借“仁義”之名,實際上是把他們引向了一條犯罪的道路,再走下去,便是萬劫不複。

洛茵不乾,藍聿也不乾。

兩個人跟他們尊敬的老大哥苦口婆心地勸、求,可換來的結果,卻是他們差點死在他的手裡。

為了達到他的目的,肖恩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甚至把陪他一起打天下的弟弟妹妹架在火上烤,即便犧牲掉他們他也在所不惜。

那個時候洛茵才幡然醒悟,原來什麼兄妹之情,什麼仁義之師,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