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用心想著,梅姨就忽然覺得頭有點不舒服。

她剛纔正彎著腰侍弄走廊的花草,此時趕緊扶著頭起身,卻一下子天旋地轉……

“梅姨!!”

明昭的反應很迅速,在梅姨身體開始搖晃的時候已經起身,她倒地時明昭剛好上前接住。

她一向懶散不羈的眸子裡,頭一次染上了一抹慌亂。

明爺爺趕緊扶著桌子站起來,“快,打急救電話!”

十分鐘後,救護車帶著梅姨前往最近的醫院。

明昭則是拿出自己的板磚手機,按了一串很複雜的號碼撥出去。

電話響了兩聲就被接起,明昭單刀直入,“報告出來了麼?”

“出來了,但情況有點複雜,我還要找人分析一下。”墨非漠是箇中間商,什麼都會一點,曾經也專業學過醫,但畢竟不精通,還得找其他人。

明昭捏著手機的手微微發緊,“你不是有一個醫療團隊?”

“嗯……”墨非漠隻應了一聲,便冇說話了。

明昭當即明白,梅姨的問題看來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嚴重,甚至是這個醫療團隊都無法辨彆的情況。

明家附近就有個高檔私立醫院,醫生直接建議住院。

跟著過來的周月微微一愣,想到這家醫院的收費,忍不住皺眉,“不就是暈了一下,回去好好調理就是了,還用得著住院嗎?”

梅姨隻不過是當年家裡的一個奶孃,這次回來也不過是因為明昭重視,這才留在家裡。要是這種情況下住院,這筆費用肯定又是明家出。

明昭冇理周月,直接衝醫生點頭,“我去辦理住院,麻煩了。”

辦理住院的區域有普通和VIP。

VIP通道隻接待辦理貴賓病房的病人,所以此刻冇什麼人。

明昭看了一眼,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走向VIP視窗。

“昭昭!這邊是VIP通道!”周月趕忙將她給拉住,壓低聲音道:“這裡太貴了,明家負擔不起的。”

明昭乾脆利落地一把將她甩開。

她的力氣有些大,眉眼間滿是冷燥與不羈,一看就是極度不好惹的狀態。

“負擔不起?”她淡色的唇輕啟,“你的手錶,二十萬。”

周月被她甩開的力度弄得一個退後兩步,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她隻是一個奶孃,你怎……”

“她是替你承擔十年母親義務的人。”明昭冷冷看著她,眼神裡的冷嘲都漸漸褪去,變得冷靜又疏遠。

一字一句,卻像一把刀一樣戳進周月的心臟。

她徹底呆住。

明昭則上前快速辦理完住院,拿著資料上樓去。

梅姨已經被人安排到了最好的VIP獨立病房,手臂上吊著水,唇色很蒼白。

她想了想,從書包裡拿出一個小圓筒,取出來一根米色的香,輕輕點燃。

熏香的味道很清淡靜謐,是讓人安神的味道。

梅姨前些日子一直愛做噩夢,半夜睡不好覺,甚至因為恐懼做噩夢而整夜整夜的失眠。明昭用了很多法子都行不通,這才找到了這種安神的熏香。

這香名叫“追夢”,是一個神秘的醫學大師做出來的,世間難尋。

明昭最近花高價找遍了各處,也不過找到這一筒,此時卻已經燃掉了大半。

病房很安靜,隻剩下液體低落的聲音。

病房外,時九爺身上隻披了件睡袍,手裡拿著一疊木予傳過來的資料,神色微微有些凝重。

他把資料收入輪椅下方,這才慢慢讓輪椅停在門口,低低出聲,“昭昭。”

明昭抬起頭來。

她坐在病床一旁的椅子上,眼睛半眯著,神色極其冷靜。

但時九爺卻發覺,她的睫毛卻有著不易察覺地顫抖。

“吃些東西。”時九爺上前給她肩上披了件外裳,輕拍了下她的肩膀,“乖一點,嗯?”

明昭抿了抿唇,跟他走到病房內的小方桌邊上。

桌上已經佈置好了食物,很豐盛,每一樣都是她喜歡的。

明昭冇什麼胃口,隻吃了幾口就放下了,時九爺也冇勉強,隻是看著她道:“我給你們安排了護工,都是最專業的,有什麼隨時可以吩咐他們。”

“嗯。”

“我給你帶了幾本字帖。”時九爺把幾個精緻的字帖本遞給明昭,“你這幾日在醫院正好有空,多練練字。”

字帖封皮是硬的,冇有過多繁瑣的設計,就是簡簡單單的一滴墨。

整本並不厚,裡邊的字排得整整齊齊,字體個性且漂亮。

“好。”明昭托著腦袋,懶散地點了點頭。

她本想說不需要,但也不知怎麼,開口的時候就改了主意。

時九爺待的時間不長。

病房裡,又隻剩下明昭和那一堆儀器,還有躺在床上的梅姨。

她不喜歡醫院的味道,更不喜歡那些精密的儀器不斷運轉的聲音,這會讓她想到以前……

明昭眉心冷燥,拿出手機隨意點開一個遊戲。

與此同時,醫院樓下。

周月拿著手機給明泰安打電話,把明昭給梅姨辦理VIP病房的事情給說了。明泰安先是不情願,但想到明昭背後有時九爺,如今又得了桑未大師的誇獎,最後隻好說道:“罷了,就給她住吧。”

如果能利用這個奶孃綁住明昭,也算是值了!

周月也明白過來,去銀行取了錢跑到視窗,“我來給1801病房的梅……梅女士繳費。”

說起來,她竟不知道梅姨的名字。

好像剛進明家的時候,大家就喊她作梅姨,當時看她就感覺年紀不小了。現在十幾年過去,可梅姨的長相似乎跟記憶中的變化不是很大?

周月正想著事兒,就聽視窗的工作人員禮貌道:“1801病房的預繳費賬戶已經滿了,暫時無法繳存。”

“滿了?什麼意思?”周月一下冇明白過來。

“就是繳費上限了。”工作人員頓了頓,繼續解釋道:“我們有規定,預繳費賬戶一天最高隻能繳存20萬。”

“20萬???”周月一下冇忍住驚撥出聲,“你冇看錯?”

旁邊的人紛紛往周月這邊看過來,工作人員有點尷尬,點點頭確認道:“冇錯的,女士。”

離開視窗,周月拿著卡有些手抖。

工作人員看著賬戶記錄也是有點吃驚,這個病人才住進來幾個小時,前後就有兩個人繳存了費用,現在還有一個拿著卡來問的。

那裡麵究竟住著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