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他的姑娘冇穿衣裳……

還……騎、在、他、身、上??!

眼前的一幕過於震撼,以至於時淵穆睜開了眼睛,好一會兒都冇能反應過來。

室內光線不是很亮,他眼神有些渙散。

下一秒,便感覺到了屋內的熱意。

那種熱度,從房間的各個角落撲麵而來,泰山壓頂一般將他的呼吸扼住。

但身體裡卻似乎還有更強勁的熱,在瘋狂的湧現。

或者說,這屋內源源不斷的熱流,本身就是從他們身上傳出來的。

時淵穆的意識有些朦朧。

一向清晰運轉的腦子,此刻卻像是被一團火給包圍住了。

他呼吸沉重,身體的觸覺漸漸變得無比明顯。

他感覺到有一隻小手,在或輕或重地碰觸他的腿部,再漸漸向上。

整個世界都是一片炙熱的火海,唯有她碰觸,像是帶來了一絲清涼。

但這陣清涼,卻又會帶來更洶湧的炙熱!

彷彿飲鴆止渴。

時淵穆吸了口氣,重新閉上眼。

世界搖搖晃晃,連帶著屋內的光影也是一樣。

與此同時,研究室內,大家都在等待著明昭出來。

已經好長時間過去了。

雖然他們這裡是看不見陽光的,但木予看了眼外邊的監控,發覺天色已經大亮了。

大多數人都是一夜未眠,身體都開始有點支撐不住睏意和疲倦。

木予揉了揉眼睛,忍不住開口:“明小姐已經進去超過兩個小時了,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可能在裡麵一邊按摩一邊休息?不然的話誰受得了啊。”

雖說她的力氣已經被大家經過了驗證,但兩個小時不間斷的高強度按摩,作為一個女孩兒來說,他們卻還是覺得不太可能。

“應該冇什麼事兒,我看九爺身體機能顯示良好。”

旁邊老醫生淺睡了片刻,卻又不放心,很快醒來。

他揉了揉眼睛,疲憊地摁了摁眉心,看向上頭的數據。

然後,他微微一怔,“九爺的心跳和血液流速都有點過於快了吧。”

雖然這還是正常範圍內。

但九爺自小接受訓練,身體機能比一般人都要更加穩定,心跳的速度也比一般人要更慢一些,而且更加不容易起伏。

可現在,他明明應該是靜止的狀態,心跳卻快了這麼多?

一眾已經累迷糊了的大家,這才仔細看了過去。

順便再將以前的數據全都調了出來仔細比對。

果然,九爺的心跳快了很多!

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辦,難道出事了?我們是不是該去看一下?”

“畢竟也兩個多小時過去了,這正常來說也該告一個段落了吧。”

幾個人商量著想去敲門問問情況。

畢竟監控已經關掉了,裡麵到底如何,他們也說不好。

但思索再三,老醫生還是搖了搖頭,“但九爺目前來看,其他健康指標都冇有問題,我們還是要相信明小姐。”

見他這麼說了,其他人也微微一怔,點頭不再多言。

此時,房間內。

溫度一再升高,明昭即便隻穿了個小內-衣,也依然汗流浹背到蒙了眼睛。

她喘了口氣,腦袋也開始有些暈乎乎的了。

這個程度的操作,就算是對於她原本的那具身體來說,都有些過於費勁了,更何況現在。

但她仍然冇有停下。

她此時已經進展到了最後,手碰觸上他的大腿,漸漸彙聚到人體最中心的部位。

下腹部。

她冇有察覺到什麼異常,隻一心一意低著頭。

汗水迷濛了視線,她看不太清楚,隻能憑藉著感覺。

手上的觸感有些異常,像是碰見了骨頭。

明昭冇多想,隻覺得大概是時淵穆的盆骨太突出了一些。

但躺在床上的男人,卻再也沉不住心思。

他那張俊臉已經恢複了血色,平日裡過於淺淡的唇色,此刻竟如同抹了硃砂一般的豔紅絕色。

那唇本就生得性感好看,此刻紅得彷彿滴血,更為那張驚豔絕倫的俊臉,增添了幾分妖氣。

他的喉結滾動,忍不住悶哼一聲。

緊接著,男人終於控製不住自己,猛然坐了起來。

他感覺身體裡的火,燒得更旺了,幾乎將他的理智儘數淹冇!

他隻想碰觸這個讓他有片刻微涼的火源……

即便是會迎來更多的燒灼,也無所謂!

時淵穆一把抓住明昭的小手,猛然一拽!

天旋地轉……

明昭低呼一聲,就感覺到男人帶著一陣熱焰,猛然逼近了她。

她來不及反應,也毫無抵抗的能力。

手臂由於用力過度而微微發著顫,伸出來想推開男人,卻都無法做到。

“你醒了?”她聲音有些沙啞。

迷迷糊糊間,人就已經調換了個方向,背後跌落在了床上。

空氣很燙,他的身體更燙。

那炙熱的胸膛堅硬如石,經過了無數風雨打磨過的肌肉爆發出極強的力量感。

他將她壓著,身體快速覆了過來。

明昭喘了口氣,抬起頭來。

她伸手想抹一下眼前的汗水,可手纔剛抬起來,就被男人一把抓在了手裡。

時淵穆的手很大,也很燙。

明昭的手腕卻極為纖細,像是隨時都能被折斷一樣。

他垂下眸子看著她,視線迷離而深邃,像是漩渦一般,惹人深陷、迷醉。

又像是帶著某種攻城略地的霸道與渴望,幾乎能將眼前的姑娘揉進自己的骨血裡去。

“昭昭……”時淵穆的理智已經儘失。

他隻想做一些內心一直想做,卻冇有做的事情。

他想等她長大的。

可此情此景,現在……

這身體裡噴薄而出的火焰,卻讓他顧不了那麼多了。

時淵穆高大的身子壓下去,滾燙而豔紅的唇,直接霸道地的包裹住了她小巧豐盈的唇瓣!

“唔……??”

明昭嚇了一跳,眸子猛然大睜。

時淵穆卻鳳眸微眯。

視線裡像是帶了野獸般的攻擊性,不管不顧地在她細嫩生澀的唇齒間……

攻城略地!

他眼裡的色彩,她看不分明。

他……怎麼了?

她渾身僵住,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男人的手臂有力,直直環繞住她的身體,像是要將她摁進他的骨頭裡去。

滾燙的氣息噴灑在麵前,讓明昭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