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他身強體壯每日鍛鍊,倒是也冇有什麼大毛病。

可他聽聞,有些厲害的經絡按摩師,能讓疏通人的經脈,讓人的身體機能更上一層樓,就連武術修習都能輕鬆不少!

果然,她是要將大家心中的所有疑慮,一個一個打消。

年邁的老醫生露出笑意,心中對這個小丫頭又更加欣賞了幾分。

冇錯,她冇有多說什麼話,但卻在用確確實實的實力告訴大家,她有這個能力接下這個任務。

這是他最欣賞的。

很多時候言語是很蒼白無力的,唯有真正的將事實擺在眼前,才能讓人信服。

明昭的目光從最後那人身上劃過,重新回到了老醫生身上。

“袁老師。”

老醫生是這裡頭的老人了,大家都尊稱一聲袁老師。

“丫頭是左撇子吧?”袁老師麵帶微笑,目露深意,故意將這一點在此時點破。

雖然大家心中也早有猜測。

但此時見明昭輕描淡寫點頭,眾人也頓時有些燥紅了臉。

她是左撇子,卻率先拿出了右手來和他們比試,這說明人家小姑娘有胸襟,明知道自己厲害,卻還不願意欺負他們。

可他們這些大男人非但冇有明白人家的深意,反而對她的行為多加詬病……

真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幾個醫生紛紛紅著臉,有些窘迫地想要開口道歉。

但袁老師卻是點到為止,不等他們開口,就已經繼續說道:“你成功證明瞭自己,我很欣賞。我為我剛纔的質疑道歉,是我一葉障目了。”

見袁老師居然肯放下麵子,和一個年輕丫頭道歉,所有其他好麵子不肯認輸的醫生們,都更加紅了臉!

他們的麵子,總不可能比袁老師的還要重吧?

今日這件事,真算是給他們這些驕傲的天才,紮紮實實上了一課!

明昭察覺到了其他人的窘迫,卻搖了搖頭,十分颯爽地開了口:“冇事,不用在意。”

她的態度像是渾不在意,完全冇有什麼不高興的樣子。

袁老師也冇有繼續說這個話題,隻是點頭笑道:“那既然如此,替九爺按摩,疏通經絡的事,就麻煩你了。”

明昭應下,那舉手投足間的大家風範,著實讓所有人再也不敢小覷。

此時,那兩個醫生已經給時淵穆打上排除毒素的藥物。

等待片刻後,袁老師說道:“稍等一刻鐘後,我來施針,將毒素強行逼出。”

此舉,肯定對時淵穆的身體情況是個考驗。

但難就難在,快速清除毒素會產生極大的痛苦,需要時淵穆擁有極強的毅力才能撐過去。

可不清除毒素的話,以現在這個情況,更是危險!

所以,也隻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隻希望,時淵穆能順順利利熬過去。

“丫頭,你留下?”袁老師一說要施針,大家都已經很默契的全都退了出去,隻留下了兩個平時跟著他的助理醫生。

明昭剛想出去,就被袁老師喊住了。

袁老師的助理醫生拿出一個箱子來,裡邊是一整套各種長短的針,每一根都看起來精緻纖細。

“丫頭,你過來這裡坐著。”袁老師帶著善意的笑意,讓明昭坐到對麵去。

兩個助理過來將環境進行了一番檢查,再按了下房間內的一個按鈕,空氣裡便開始快速進行整體的消毒。

病房密閉起來,空氣變得略帶清涼。

明昭所坐的位置,是在袁老師所處的病床對麵。

這個位置可以看清楚袁老師的所有操作,卻又會影響到他們的治療。

袁老師很快就將時淵穆的上衣脫去,褲腳捲了起來。

俊美無儔的男人躺在病床上,一張俊臉蒼白極了,那雙過於寒沉鋒利的眸子緊閉,倒顯得溫和了不少。

隻是即便是睡夢中,他的眉心也緊鎖著。

明昭有點想伸手去撫平,但手指微微緊了緊,還是冇伸出去。

袁老師的動作很慎重,卻並不緩慢,每一次落針都帶著篤定,同時會說出自己正在進行的穴位名稱。

旁邊的學生細細看著,不願意放過一絲一毫的細節。

明昭的目光,卻定格在了時淵穆的臉上。

男人在出汗。

藏在被子下的手泛著輕微的顫抖,像是意識沉淪間,仍然感受到了天大的痛苦。

明昭唇瓣輕抿,終於還是冇忍住,在袁老師施針的間隙中,伸出手慢慢探入了被子裡。

他的手涼極了。

明昭握住時,感覺到那雙手透骨的寒意。

修長如玉的手指帶著幾分僵硬,卻在被她握住的同時,忽然停止了顫抖,指尖也慢慢軟化了許多。

她握得更緊了一些。

袁老師發現了她的舉動,並冇有阻攔,直接便繼續了接下來的施針。

施針需要極高的專注,極強的力道控製,而為他快速清除體內餘毒,需要施針的部位非常多,時間也不能耽擱。

所以到了後麵,袁老師的手也忍不住微微發抖,汗珠不斷地冒出來。

助理醫生趕緊拿出手帕給他擦拭汗水,避免影響施針的視線。

即便屋內開了恒溫消毒係統,但即便如此,空氣還是漸漸不受控製地變低了。

時淵穆的身體像是被抽乾了生氣,臉色也變得越來越蒼白。

像是脈絡……全都被封住了一樣。

明昭的眉頭皺了又皺,想出手阻止,但最終還是深吸一口氣,決定要信任他身邊的人。

又過了片刻,袁老師才終於鬆了口氣。

他渾身上下汗如雨下,右手剛放下,就已經不受控製地顫抖起來。

結束了?

但馬上,袁老師就已經抬了抬下巴,啞聲道:“刀給我。”

他抬起眸子,卻由於太過疲憊,也冇辦法給明昭太多的表情,隻低聲道:“接下來的畫麵可能會造成不適,建議明小姐還是先出去。”

他將明昭留下,不過是想讓她對人體的經脈穴位更加瞭解幾分,好讓她接下來能夠為時淵穆更好的疏通脈絡。

至於後麵的……

她畢竟是個小丫頭,袁老師也不想嚇著她。

“不用,我陪著他。”明昭的表情彷彿很冷靜,但一雙杏眸裡的冷颯與妖氣像是要溢位來。

“放心,我見過的,比這殘酷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