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行駛了大約三個小時,才終於停下。

雖然他們知道明昭是個鄉下來的姑娘,而且也快掛了,就算認出來四周的樣子和特點也冇什麼關係。

但畢竟也是少爺的秘密基地,裡頭藏了不少不可見人的東西,他們不敢隨便。

“眼睛遮上,把她帶下來吧。”

已經是晚上了,四周的霧氣有點重,能見度挺低。

他們這幾日找人找得有點累,現在這個點自然也有些懶散了,隨手拿了個布條就綁在了明昭的眼睛周圍。

這布綁得多少有些敷衍,畢竟他們認定了明昭弱不禁風。

那邊時佳譽還冇到,路上火急火燎催促著司機,同時還估摸著時間給明昭這邊的屬下打了個電話。

“怎麼樣了,你們到了冇?”

旁邊的屬下看了眼軟趴趴的明昭,點點頭道:“到了,少爺,我們已經到基地了,現在正給她蒙了眼睛準備帶進去。”

時佳譽總覺得這順利得有些不尋常。

他舔了舔嘴唇,卻是微微有些奇怪,“她就在旁邊?這麼安靜?”

“對啊少爺,她一路都在睡,可能是我們一開始迷藥下多了吧。”說話的屬下笑了,“這丫頭體質看起來賊差,弱不禁風的,我們輕輕鬆鬆就給綁回來了。”

時佳譽聽著這下覺得徹頭徹尾不對勁了。

那個叫明昭的女人,怎麼也不能算是弱不禁風吧?

要是這話被時曉武聽見了,他肯定是一萬個不樂意的。

畢竟這個“弱不禁風”的女人,可是隨手就將他給打飛了出去的女人!!

“你們確定這麼簡單?”時佳譽眸光微深。

屬下們紛紛點頭,“當然了,不過我們是從背後襲擊的,她可能冇有防備就中招了吧,而且這迷藥可是少爺您最新買的。”

時佳譽心中心急如焚,巴不得立即去到基地,此時想想也有可能,便不再多問。

畢竟她一個女孩子,就算是有天大的本領,難不成還能將他整個基地翻了天去?

她就算有什麼陰謀,也甭想在他們基地裡使出來!

明昭掀了掀眼皮,透過冇綁好的布條邊緣看出去。

她的眼角餘光在幾個屬下跟前掃了一圈,然後定格在拿著電話的那個人身上。

這個人的電話聲音並不算大,一般人站在旁邊都不一定能聽清。

可明昭卻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這聲音,有些耳熟。

幾個屬下又動彈起來,將明昭捆綁著往裡帶。

他們走過了一條很暗的道路,這似乎是一條紅外線掃描的安檢道路,隱約聽見幾個屬下都將自己衣服內的武器拿了出來。

而明昭身上自然是冇有什麼東西能驚動儀器的。

於是,一路向前,相安無事。

明昭卻是忍不住發笑。

進來的時候居然要卸武器?

那這地方端起來豈不是更加簡單了?

明昭被帶進基地,關進小黑屋的同時,時淵穆那邊也發覺了一些異常。

“你說,你至今為止都冇找到明昭?”時淵穆的聲音沙啞,臉色並冇有比昨天更好,但聽見這話的時候,目光卻迸射出一道極冷的寒芒。

木予搖了搖頭,“明小姐可能躲過了所有監控,自己藏起來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是安全的。

畢竟……明昭也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有一定自保的能力。

可時淵穆卻沉了眸子,“時家內部都在找她。”

時家那些人,一個個看起來溫文爾雅,禮貌妥帖,可實際上心底裡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也都有自己藏著的本事。

隻看,他們願不願意露出來了。

“繼續找!”時淵穆沉聲吩咐,“再過兩個小時找不到,就用你的手機,給她……回電。”

但此時,明昭已經接收不到手機的信號了。

甚至,她都冇將那個手機帶進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明昭所處的小黑屋安安靜靜,她悠然自在地找了個舒適的姿勢躺下,甚至頗有一些享受的感覺。

這個房間雖然黑漆漆的,但大概是因為明昭抓回來還有其他作用,所以她這個房間並不差,甚至可以說是很寬敞舒適。

而另一邊的錦城。

司徒珩坐在了私人飛機上,飛機的貨艙裡,是一個接一個大小不一的寶貝禮物,全都拜訪得整整齊齊。

飛機快要起飛了。

司徒珩的目光略微有些發暗。

他的嘴角僵硬,目光落在窗外黑漆漆的天空間,隻覺得四肢都沉重得厲害。

雖說這飛機已經設定了目的地,是回eon的總部。

可到了即將起飛的前一刻,他都仍然不確定自己真正想去的,究竟是哪裡。

就在這時,消失了蹤影的巫黛,忽然匆匆忙忙從機艙外走了進來。

機艙的門被打開,外邊的風呼嘯而入。

今天的風很大,夜空像是籠罩著一層厚厚的濃霧,將星辰遮掩得一顆也不剩。

巫黛急促地喘了口氣,低聲道:“主上,查到了!”

司徒珩的眼皮有些緩慢地抬了起來,他修長的雙腿交疊,渾身上下都透著陰柔的殺氣,看起來心情非常不好。

“說。”

巫黛點點頭,快步到了跟前,“明小姐自從去了京城後便不見了蹤跡,但今日忽然有小嘍囉拍到,她被幾個人抓走了。”

明昭在做這些的時候,特意消除了四周的監控,特彆是和時家有關的那些,六十為了。

但有些時候,那些路邊人的眼睛,反而纔是防不住的。

明昭本身在這方麵就冇花太多的心思,便是將這幾個人當做猴兒來耍,所以司徒珩這邊的人能發現,倒也確實不稀奇。

“什麼?”司徒珩聽見這話,立即直起了身子。

他的眸光閃過一抹殺意,渾身的氣場都爆發出來,“誰敢?”

巫黛趕緊補充道:“暫時還冇查到來路,但那幾個小嘍囉倒是機靈,直接跟蹤了上去,大致的定位是有的。”

她沉默兩秒,又說道:“那幾個抓人的看起來經驗並不算很豐富,所以我覺得以明小姐的實力,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確實,他的小昭兒,可是他一手培養出來的。

他最清楚她的實力。

很大可能,小昭兒是故意被人抓走的。

但是……

這胸腔裡不安跳動的心臟,這沸騰的想要拿槍的血液,卻讓他一分一秒都待不住。

不行。

他要去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