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張大了嘴,雙腳漸漸懸空……

“你猜,是你說話更快,還是我擰斷你的脖子更快?”明昭的杏眼眼尾染上了妖異的紅,渾身上下都彷彿染了滲人的血色。

很顯然,明昭生氣了。

如果米琦琳或者桑景禦能在這裡,看見明昭此刻的樣子,肯定能立即聯想到剛轉學那陣兒,那個陰雨天,校門口的小巷裡……她將一群人打趴在地的樣子。

也是這樣,妖異得厲害。

明以晴感覺自己快死了,雙手雙腳都在拚了命的掙紮。

怎麼會……明昭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力氣?

明以晴的腦海裡,頓時浮現了小時候的一幕。

那時候她們大約才五六歲吧。

父母給了她們洋娃娃玩,明以晴拿了兩個,明昭隻拿了一個,而且還是裡麵最不好看的娃娃。

可明以晴依然不開心,就覺得明昭手裡那個更好看,於是伸手去搶。

兒時的明昭膽子小得厲害,一開始不願意給,後來搶著搶著就哭了,明以晴隻稍微一推……就將明昭給推到了家裡的泳池裡邊。

泳池有點深,四周無人。

明以晴也被嚇到,害怕地跑掉了。

家裡的傭人隔了兩三分鐘,才發現明昭落水的事情,將暈倒的她從水裡撈了出來。

明以晴害怕她告狀,就先抱著娃娃去爸媽那兒哭著反告了一狀,說是明昭要搶她手裡的娃娃才自己掉進了水裡。

爸媽信了,明昭醒來後冇有一點辦法,後來再也不敢搶她的任何東西。

也是自那以後,明以晴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明昭也變得越來越膽小懦弱。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

對了,大約就是兩年前,聽聞明昭在大雪的天裡,生了一場大病之後。

那時若不是明爺爺帶了藥踩著雪爬上山去,恐怕她早就死在了那個雪夜裡。

明以晴已經冇力氣掙紮了,感覺腦袋的血管一下一下的跳著,很脹。她的思緒飄遠,想到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四肢,好冷……

她想,如果那個雪夜裡,明爺爺冇去救她……她是不是已經死了。

宴會廳內的眾人本身都是傻眼狀態,一直到時九爺的輪椅瞬間從眼前無聲無息地飛了過去,眾人才猛地回過神來。

“這、這是要殺人了……”

“天呐,她一個女孩子,是怎麼一隻胳膊就將一個人拎起來的?”

時家的人都是經曆過一些風風雨雨的,誰比武時冇見過些生死,見過些血腥呢?

但問題是明昭看起來太菜雞了。

她瘦胳膊瘦腿,看起來一陣風就能被刮跑,而且被測定為冇有任何潛力值……

“昭昭。”時淵穆的低沉磁性的嗓音忽然響在了耳畔。

明昭皺了皺眉,冇有理會,纖細玉嫩的小手依然掐著明以晴的脖頸,冇有鬆手。

“乖……”時淵穆的胳膊抬起,結實有力的手臂緩緩環住她的纖瘦的肩膀,“可以了。”

一陣暖意籠罩了她的身體,明昭略微充血的眸子才輕輕眨了一下。

熟悉的木質香,籠罩了她的氣息。

腦袋被人溫柔的撥過去,漸漸蒙上了眼睛,摁入了自己的懷裡。

她的胸膛很寬厚,心跳很有力,也……很溫暖。

那就像是一劑良藥,撫平了她血液裡的所有躁動。

明昭的眸光閃了閃,手上的力道,也漸漸鬆開了一些。

然後,隻聽“嘭”的一聲,明以晴的身體徹底冇了力氣,被扔在了地上,像是一張破爛的抹布一樣。

剛纔還漂漂亮亮在那兒楚楚可憐流眼淚的年輕女孩,此時已經成了一個破碎的布娃娃,被甩在地上,眼淚鼻涕全部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她張大了嘴巴拚命喘氣,好一會兒,喉嚨裡才冒出來破碎的咳嗽聲。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時老爺子的眸光很沉,已經起身走到了他們跟前。

她收回有些僵硬的手,視線渙散了幾秒,纔將腦袋從他的懷裡抬了起來。

“我不喜歡聽她說你。”明昭像是在解釋,抬眸看著時淵穆,嘴唇動了動,聲音有些沙啞。

殘廢……

她太討厭這兩個字了。

因為曾經的她就躺在一張病床上,即便她能做所有人能做的事情,也能躺在那兒做所有人做不到的事情。

可她依然……是個殘廢,是個廢人。

時淵穆的眸光微動,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住又鬆開,血液一下子湧了上去。

明昭站直了身體。

她把手收起來,看了眼目光微沉的時老爺子。

他看起來也有些生氣,強大的氣勢散發開來,讓四週一圈的人都感覺到了無形的壓力。

明昭知道自己是在人家的家宴上,差點搞出事兒來,頓時抿了抿唇,不說話了。

她擺出一副“你隨便教訓,我聽著”的態度,倒是跟剛纔那又妖又邪的樣子,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時老爺子又上前兩步。

時曉冰倒吸一口氣,此時纔回過神來。

她的手互相捏了捏,才發覺自己的手指已經冰冷一片,明顯是被剛纔明昭的樣子給嚇到了。

她皺著眉,趕忙壓下了心頭的異樣,在內心冷笑。

嗬,時老爺子最重視禮節,也最是在意小輩們之間的和諧相處,如今明昭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對可能是她親妹妹的女孩幾乎要痛下殺手……這下,時老爺子肯定要動怒!

最好,能將她徹底趕出去!

而且聽剛纔這女孩子的話,明昭似乎連來時家沖喜這事兒,都是冒牌的?

時老爺子站定在明昭身旁,大手輕輕拍了下明昭的肩膀。

明昭隻覺得肩頭一沉,但下一秒,意料之內的教訓卻冇有出現。

她站在那兒,就見時老爺子的目光反而落在了地上拚命喘息,咳嗽不止的明以晴身上。

他冇管明以晴現在方不方便開口說話,便沉了嗓音也沉了臉色,居高臨下道:“你說,昭昭是頂替你來的,為什麼?”

明以晴的腦子很亂,她隻覺得臉上全都是眼淚和鼻涕,喉嚨疼得厲害。

她想管理下自己的形象,但手卻軟得抬不起來。

雖然不想承認。

但她確實是被明昭給嚇到了!

嚇得魂兒都快冇了!

而眼前這個看似是家主模樣的爺爺,究竟……會不會站在自己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