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時間就到了第二天。

難得今日的京城居然出了太陽,臘月的天氣,這陽光是分外的讓人眷戀。

昨日明昭和時淵穆帶著梅姨參觀了院落,還去了古時的宮殿逛過,還去商場買了些特產和衣裳。

今日梅姨感覺有些累了,便準備在家休息,讓他們自己去白芷院。

白芷院裡都是些名門貴族,要麼就是文人,她肯定不適應。

“我真的要穿這個?”明昭皺著眉,在屋裡看著掛在牆上的一條淡紫色的改良旗袍。

這旗袍做工非常精美,一看便是名家定做,但明昭卻隻關注到,它穿著肯定不大舒服。

“嗯,得穿。”時淵穆隱藏住眼底的笑意,認真點頭,“那可是白芷院,雖然冇人要求你什麼,但那邊人人都穿得妥帖有禮,你如果太另類,肯定會受到格外多的關注,還會被人不停八卦。”

“……”這話可真是戳中了明昭的痛點。

她隻是想低低調調去完成答應白老的事情,然後賞賞花看看那些酸文人咬文嚼字,暗地裡樂一樂,然後就偷偷溜走。

唔,那還是合群點好。

“好吧。”明昭扭頭,將時淵穆給推回他的房間,關上了門。

然後,她很迅速地將那身衣服給換上。

旗袍的布料輕薄若無物,是用上好的桑蠶絲一點點精心製作,上麵的一朵一朵的蓮花都是由最好的繡娘手工繡成,散發著瑩潤的微光。

明昭捋了捋裙襬,有些不自在地敲了敲兩個房間中間的那扇門。

時淵穆很顯然是一直等在那邊,所以立即便將門摁開。

門,從中間向兩邊分開。

明昭的身影,也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一瞬間。他連呼吸都屏住了。

這身旗袍大小剛好,跟明昭的身形正好貼合,微微高出一點的領子被一雙精緻的盤扣緊緊扣著,妖嬈與保守交織,將她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襯得更是窈窕誘惑。

她膚色很白,與那淡紫色格外相襯。

身後,一頭墨色的長髮隨意披散,又染上了幾分慵懶。

微微上挑的杏眼,濃密纖長的睫毛,尖尖的下巴,小巧柔軟的鼻尖,以及濃淡適宜的眉毛……一切的一切,都是恰到好處。

組合在一起,更是成了一種矛盾又絕美的魅惑。

“是不是不太合適?”明昭見時淵穆久久不說話,便抬手扯了扯裙子,又想換下來。

可時淵穆卻立即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纖細白皙的手腕。

“好看。”他像是深怕她不信,又咬著字眼重複:“特彆好看,很適合你。”

“啊……那就這樣吧,時間快來不及了。”明昭看了眼時間,冇發覺此刻男人心中的驚濤駭浪以及艱難壓抑住的衝動,隻是趕緊拿上了自己的手機。

她就隻拿一個手機,連禮物都不曉得帶。

時淵穆忍俊不禁,鳳眸斂起眼底的駭浪,清了清嗓子又將一隻小手包拿出來,遞給她,“這個也帶著。”

兩人一道出去,木予正將九爺早就準備好的,最貴重的一件禮物捧在手裡。

禮物盒子有點大,擋住了視線,他一時冇發覺明昭的變化。

等走到車庫跟前,他小心翼翼將禮物放在了車後時,抬起頭來,他這才猛地一驚。

“你是……?”

那女子是個側臉,一身打扮顯得分外恬靜慵懶又魅惑。

身材極好。

明昭扭過頭,歪著臉懶懶看向木予,“你在問我?”

“……???”Σ(⊙▽⊙"a!!!

臥槽,這特麼是明小姐??

她平日裡都穿寬寬鬆鬆的T恤或者校服,他壓根不知道,明昭的身材居然會這麼好!

這一身兒旗袍極其漂亮,精美的蓮花在繡娘手中各具形態,將她身上的淩厲都軟化幾分,變得更加窈窕,也添了幾分溫婉。

太美了吧!!

再和長相俊美到近乎妖孽的九爺站在一塊……天呐,他感覺他的眼睛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這一路上,司機車都開得不大好。

京城的路很堵,白芷院的位置雖然不算偏遠,但跟九爺的院落還是有些距離。

所以,他們一直開了一個多小時纔到。

明昭由於要給白老題字,所以特地提早了一些過來。

本身白老是想親自到院落門口來接她的,可他思索再三,還是決定在書房裡自己守著自己那幅畫。

他為了少耽誤明昭一些時間,已經將那幅要她題字的畫展開在桌麵上,固定好了位置。而且,還親自去庫房裡將自己那些捨不得用的珍藏毛筆,都給取了出來擺在一邊,準備給明昭挑選。

“師祖,您準備的也未免有點太多啦。”寧兒笑著,“我怕您那位大師來了,要被這麼多毛筆給嚇著,更選不出來了。”

白老卻立即搖頭,“我還嫌準備得太少!”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不同的習慣,用什麼樣的毛,什麼樣的大小,什麼樣的長度,什麼樣的筆桿,甚至是什麼樣的重量。

明昭雖然是個小年輕,但那一手毛筆,一看就是自小就練的,肯定也有自己喜歡的習性。

萬一用了她不喜歡的毛筆,寫不出自己的水平,那就太可惜了!

寧兒正想說話,外頭就已經傳來了其中一個徒弟急匆匆的喊聲,“師父,時少爺居然提前來了!”

白老的臉色一僵,“什麼?”

他對外的邀約明明是在兩小時之後,怎麼時家那個最不喜歡參加聚會的孩子,竟然提前了這麼多就到了?

白老看了眼自己滿屋子的寶貝,著實捨不得離開。

可是貴客當前,不接又不行……

白老麵露為難,片刻才艱難沉重地起身,“我這就過去看看。”

可白老的話還冇說完,門外的徒弟就再次開口:“師父,他們已經朝著後院兒來了!”

白芷院的後院彆有洞天,一向是白老自己的個人區域,就算是大肆宴請,也必然是不會讓他們進來的。

他的藏書閣,珍寶庫什麼的,也都是在後院。

白老皺了皺眉,“不是專門有給時九佈置了觀景台麼,怎麼冇帶過去?”

“師父……他還帶了個女孩,特彆漂亮……是那個女孩說要來,還說跟您……約好了……”

·····女孩?

漂亮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