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說她是鄉下長大的,就是那個特彆窮特彆窮,連高鐵都冇通的地方……叫什麼來著?”

“那可不隻是鄉下,那是山裡了!洛山裡的洛鄉!超級貧窮的地方!”

“對對對,就是那裡。”

“哇,洛鄉的孩子居然能考出這樣的成績?這也太厲害了吧……”

眾人一陣議論,旁邊明以晴和袁一一恰好在看今年的排名登記表,她幾乎暗自咬碎了一口牙。

這個排名……憑什麼??

明昭在鄉下待了那麼多年,她一回來就將自己壓在腳下,憑什麼?!!

袁一一則是立即湊了過去,冷哼一聲,“她就是明以晴家裡的傭人之女罷了,有什麼了不起的?再說了,這種窮孩子,也隻能靠學習來改變自己的人生了。”

“啊?那她身邊那個,難道就是明以晴家裡的傭人?”旁邊不明真相的其他班學生都看向袁一一,滿臉好奇。

“是啊,她就是明家的奶孃,也就是明昭的母親。”袁一一肯定地點頭。

“啊……”眾人都是一陣驚訝,因為明昭的長相實在是太過出挑惹眼,完美的五官配上那一身強大的氣場,怎麼也不像是鄉下孩子。而她身旁那個女人看上去三四十歲的模樣,身形雖然有點微微的豐盈,但五官清秀舒服,氣質柔婉大方,看起來也根本冇有鄉野村婦的模樣。

不過……

如果明昭是明以晴家裡奶孃的女兒,那明昭跟明以晴也隱約算得上是主人和仆人的關係,那為什麼她倆關係如此不合,明昭還如此不羈霸氣,對明以晴一點兒忌憚都冇有?

這有點說不通吧。

梅姨和明昭往裡走,聽著她說一些學校的介紹,可漸漸的,梅姨心思全歪了。

她感覺到了越來越多的目光,還有議論聲。

甚至還聽到了其中一兩個句子,關於“明家”、“仆人”、“奶孃”、“鄉下”等等……

不難猜到,那些人究竟是在議論什麼。

梅姨停下腳步,微微拽了拽明昭的袖子,“昭昭啊,要不,我還是回去吧。”

明昭卻微微挑眉,“為什麼?”

“他們好像都在說,你是我的女兒……”梅姨猶豫著開口。

“這有什麼?”明昭聳聳肩,挽著她的胳膊繼續往前走,根本冇在意這件事。

可梅姨卻搖搖頭,“我隻是明家的傭人,如果被他們誤會成你的母親,多丟人多尷尬啊……”

“會嗎?”明昭的眸光微動,輕輕拍了拍梅姨的肩膀,杏眸微眯溫聲道:“難道你覺得有一對不管我,害我,嫌棄我的父母,比一個真心待我愛我的母親,更讓我有尊嚴和快樂?”

梅姨怔住,抓著明昭的手緊了緊。

來之前,她就做了無數的心理建設,其實已經做好了準備。但如今看到這麼多人的目光,比想象中更多的關注,她確實有點慫了。

可到了這一刻,梅姨忽然想通了。

冇錯,感情不分貴賤。

梅姨忽然深吸一口氣,笑容徹底放鬆下來,連帶著走路的姿勢都更加大方自如了許多,“好。”

兩人繼續向前走。

錦大附中很大,梅姨如今的身體狀況肯定是逛不完的,所以明昭隻帶她參觀了幾個重要的地點,便找了個亭子讓她先坐下歇息。

“對了,我們好像還冇看到成績的排行榜?”梅姨一邊歇著,一邊想起這個問題。

她一直知道明昭聰明,卻一向不喜歡認真考試,所以她一直很擔心明昭。這次既然都來了家長會,她肯定要好好看看成績單,給明昭的未來想想辦法。

如果昭昭真的實在讀不進去書,其實她身上還有很多才藝,任何一樣,都足夠她富足一輩子了!

“嗯,等會去教室的路上正好會路過。”明昭腦海中已經將路線計劃好,說著又道:“不過那邊人肯定多,也不著急,班級會發成績單下來的,上頭名次分數還比那個榜單更詳細。”

“好,好。”梅姨滿心欣喜。

她們慢慢往回走,走到公佈欄的時候,果然人滿為患。

明昭擔心梅姨被擠到受傷,乾脆就冇上前去看,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提前到了教室等候。

與此同時,明昭是明以晴家裡奶孃女兒的訊息被坐實之後,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學校,甚至貼吧都已經炸開了鍋。還有人將兩人的照片偷偷拍了發到網上,大家對比看她們五官究竟有哪些相似之處。

“以晴,明昭進學校的事情,是你家奶孃求你家幫忙了嗎?”袁一一忽然好奇問道。

明以晴怔了下,咬著唇片刻纔有點為難地搖搖頭道:“冇有……是她自己拿到的錄取通知書。”

“那就很可疑了!”袁一一心中本就對明昭有怨氣,這期間又有明以晴明裡暗裡的挑撥,更是氣憤不已,“她隻是個奶孃的女兒,就算是因為奧數特長生進學校,也該是放到金牌班,怎麼最後卻是國際班呢?”

“對哦!”另一個同學也來了興趣,表情詭秘地擠眉弄眼,“這麼說來,難道是他們還有其他的路子?例如……”

旁邊一個女生怔了怔,“說起來,我覺得那奶孃還真不像個傭人,氣質樣貌都挺好。按理說年紀也應該不小了,可臉上皮膚卻不顯一點皺紋。而給明昭安排入學的副校長……似乎前些年離婚了吧。”

“哇……好像有故事啊。”

一時間,眾說紛紜。

恰好桑景禦帶著桑未大師來參加這次的家長會,路過尖子班時,聽到的正是他們這些不堪的對話。

也不知為何,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透過尖子班的窗子往裡看去,清雋泠然的聲音,也從開著的窗戶傳遞進去。

“你們在質疑副校長的招生決定?”桑景禦的目光清冷如玉,冇什麼過多的表情,語調也是平鋪直敘,“明昭是今年的全校第二。並且,是缺席了一門考試的情況下。”

後麵這句話更是輕飄,然而落在明以晴的心頭,卻像是刀刺一般的疼。

對,明昭正是今年的全校第二名……

而且第一門考試,她冇有考。

這個情況下,她居然還是全校第二名!

那如果,她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