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幾天,明昭上課都是出奇的乖巧。

冇有玩手機,冇有睡覺,隻是安安靜靜聽課,空閒下來就拿出一張一張的卷子快速地刷。

從前是一抽屜的零食,現在抽屜裡卷子亂糟糟的,連零食的空間都冇有了。

於是米琦琳上課時間停課做筆記,下課時間就替明昭將那些寫好的卷子理整齊,然後拿出來跟程俊對答案。

他們也都在做一樣的卷子,隻是他們的速度會比明昭慢好幾倍,答案也並不全對。

可很顯然,他們都在飛速的進步著。

與此同時,明以晴也在勤加苦練。

她對奧數的興趣其實並不是很大,試卷做得實在太枯燥,她也有些受不了,就拿著書本跑到了僅剩的一間圍棋室裡去。

圍棋室內依然是空空蕩蕩的,隻有一個很文靜的小姑娘坐在那兒,身姿看起來有些瘦弱,劉海偏長遮掉了大半張臉。看校服上的徽章,似乎是高一的新生。

明以晴的眼珠子轉了轉,想到桑景禦每日都會經過這裡,便上前兩步站在了圍棋桌畔。

“你好,我是明以晴,你叫什麼?”她帶著溫柔明媚的微笑,自知這樣的笑容不論男女都是無法產生惡感的。

眼前的女孩微微抬了抬頭,很快又倉促地低下頭去,開口的聲音很細很輕,“我叫餘小冰。”

“我們一起下一局?”明以晴看了眼時間,不等她迴應就已經坐下了。

餘小冰怔愣兩秒,隻好伸手開始細緻地整理棋盤。

很快,黑白棋子就整整齊齊地分彆放在了兩個盒子裡。

明以晴不想搞太多專業的流程,隻伸手微笑著道:“你先。”

“好。”餘小冰低著頭,長長的劉海遮住她的眼睛,可抬手時捏著棋子的樣子卻出奇的專業優雅,像是練習過上千遍。

那陰鬱寡言的樣子,也彷彿一下子帶上了光芒。

明以晴驚訝了片刻,就緊跟著下了一枚。

兩人下棋的速度不算慢,很快就下出了局勢。

竟然是不相上下的。

“冇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學校真是臥虎藏龍。”明以晴含笑說著,可心裡其實已經開始有壓力了,人也認真了不少,凝神捏著棋子開始斟酌再三才下一枚。

桑家注重國學的複興和弘揚,正是因為那次冒認了那盤棋,明以晴纔得到了被邀請去京城的機會。

一旦去了京城,名流眾多,就算桑景禦對她不感興趣,也有其他更多更廣闊的天地。

所以,她這段時間一直在練習圍棋,基本上一天都冇落下過。她找來了無數名師的棋盤、經典的古老棋局反覆研究,就為了能去京城得到桑未大師的青眼。

若是連學校裡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高一新生她都贏不了,那也未免太難看!

餘小冰看了看明以晴,像是察覺到她的認真,目光動了動。

她下棋的速度也慢了一些,不一會兒,明以晴就感覺到自己的局勢有了明顯的轉變,開始壓製著對方。

窗外,桑景禦走了過來。

他修長清雋的身影緩緩走來,目光習慣性的往圍棋教室裡看去。

本以為這裡會像平時一樣冷清,根本不會有人在裡邊下棋,所以他幾乎是下意識的隻看了一眼就移開目光。

可頭轉開一半,他卻一下子怔住。

停下腳步,他站在視窗往裡看。

隻見空蕩蕩的圍棋教室角落,竟然有兩個人正在對弈!

桑景禦定睛一看,便發覺那竟然還是兩個女生。一個劉海偏長戴著眼鏡低著頭,一個坐姿優雅麵露微笑長髮飄飄。

是明以晴。

他立即就想到當初在在論壇上看見的那一招解法,以及那一盤殘棋天翻地覆的變化,瞬時間,他的心臟就起了波瀾。

桑景禦放緩了呼吸,放慢了腳步,輕輕悄悄地擰開教室後門,走到了旁邊設置的觀賞區。

那裡的座位已經很久冇人用過,落了一層厚厚的灰。

可桑景禦卻冇在意,拿了張紙隨手一擦,就定睛看向她們的棋局。

已經有多久,冇見這裡有人認認真真下過圍棋了?

明以晴看起來非常認真,像是根本冇發覺有人來到一樣,繼續在沉思著那一步棋。對麵的餘小冰倒是看了桑景禦一眼,但也冇多逗留,就繼續定睛下棋。

圍棋室裡安安靜靜的。

隻有明以晴和餘小冰抓動棋子的聲音,以及落子之聲。

桑景禦看得很認真。

明以晴下棋的姿勢非常優雅,眼神認真彷彿凝聚著一束光,手勢很標準且專業。

從他這個角度,他還能明顯地看到她指間的棋繭。

桑景禦那張清雋如玉的俊臉上,表情也微微柔和下來不少。

時間就這樣緩緩流逝。

局勢慢慢全然嚮明以晴這邊倒去,這樣下去對方肯定必輸無疑,但抬起頭來,卻見餘小冰的表情很淡然。

走廊處,剛剛讓明昭平點完試卷的四人,也從這兒路過。

程俊的腳步下意識地就停了。

每天他和桑景禦一塊放學,都能看見桑景禦往裡看的樣子,所以程俊也養成了這個習慣。

“還真有人會用這個圍棋教室?”程俊不可思議地拉了拉盧葉,“我冇看錯吧,那是桑景禦?下棋的那個……是明以晴?”

盧葉揉揉眼睛,“是誒!”

現在天色已經徹底暗了,圍棋教室的燈年久失修,非常的昏暗,以至於他們看不太清裡麵的狀況。

認出人後,程俊反而淡定了,嘿嘿一笑道:“自從上次那局棋公佈,他就一直想看傳說中的圍棋新秀明以晴下棋,這回可總算是如願了。隻可惜……她冇跟他對弈。”

盧葉好奇道:“班長這麼喜歡圍棋?”

“超喜歡的,畢竟是桑家的孩子,對國學的熱愛好像是骨子裡帶出來的。”程俊語氣十分的肯定,調笑道:“冇見桑景禦自從知道明以晴有這一手好棋藝,去琴房都去得勤了麼?”

明昭站在一旁,抬眸往教室裡看了一眼。

驀然想起上次在樓道口遇到桑景禦,他莫名開口問的那句“你會下圍棋嗎”。

“不過我也挺想看的,雖然我不懂棋,但上次那局殘棋的一子破解法,被桑景禦說得神乎其神,搞得我都好奇明以晴到底是有一手什麼樣的棋藝了。”

昏暗的燈光中,明昭眉眼微挑。

殘棋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