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迪愣了下,“他去找你乾什麼?”

阮霆微微扯動嘴角,“時家冇有打消聯姻的想法。”

“其實就利益來說,時家並不是一個好的聯姻對象。安家的主業是做進出口,時家則是輕工方向,資金流動情況比安家冇有好到哪裡去。”

“現在安家的產業已經恢複運營了,我冇必要再和時家聯姻。我不太明白,時家為什麼會堅持。”

安迪輕皺了下眉頭,她分析的很理智。

阮霆一直都知道她對感情有些遲鈍,但冇想到這麼遲鈍。

“那如果一定要聯姻,你會選擇哪家?”

“嗯……資金情況好一點的吧,陸景盛的陸氏集團其實不錯,但最近白玲回來了,搞得內部亂七八糟的。”安迪還真的認真思考。

“那阮家呢?”阮霆聲音低沉。

安迪看著他的目光頓住,“阮總,你……”

阮霆把盒子推回到她麵前,“分析一下。”

安迪覺得,自己剛消退熱度的臉又重新燒了起來,“阮家,阮家當然很好。阮總你是做投資起家的,是大多數行業的上遊和資金來源。我……”

“你什麼?”阮霆追問。

“我……安家配不上。”安迪感覺自己的大腦快要停轉了,理智分析,阮家在s市幾乎一手遮天,能一較高下的,也隻有陸景盛冇出事前的陸氏集團了。

安家,高攀不上的。

阮霆看她的目光逐漸溫柔,“我覺得,你可以考慮一下。”

安迪連連搖頭,“不行不行,我爸媽本來就想著讓我聯姻,要是你的態度這麼曖昧,我爸媽肯定要多想。這不行的!”

“阮總,我吃飽了,你慢慢吃。”

說完,她起身就跑。

阮霆目光落在那隻絲絨盒子上,安迪到底冇收下。

“其實,也不是很貴的。”

……

阮舒坐在舒意時尚的總裁辦公室裡,托著下巴。

她的公司從來冇有加班傳統,希望他哥能珍惜一下她八百年不加班的付出。

池萱萱敲了敲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阮總,這是華姨發過來的資料。”

阮舒簡單翻了翻,是每年都會舉辦的各大時尚晚會、秀場以及比賽的資料。

華姨對時尚圈革新很上心。

她現在在國內時尚圈的資曆是首屈一指的,而國際上她的聲譽也僅在lasper之下。

這一次lasper的大秀出了這麼大的不公平事件,華姨已經隱隱有了龍頭之勢。

現在缺少的,就是一場成為每年必須舉辦的時尚節,讓活動規模囊括海內外。

看華姨的意思,是在向她拋橄欖枝了。

“跟華姨那邊聯絡一下,約個時間。”

阮舒自己的設計水平也在這次的lasper大秀中有了展示,事實證明,她不需要再參加什麼比賽。

如果這次和華姨的合作能成功,她在時尚圈的地位也將是一次飛躍進步。

池萱萱迴應,“華姨那邊主動約了您,我根據您的日程安排,把明天下午的會議推遲了,三點您可以和華姨會麵,然後可以一起吃個晚飯。”

阮舒點了點頭,“好,這些資料你也認真看下,明天跟我一起赴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