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婕牽著爾爾的手,慢慢的轉過身。

她看到沈渭南穿著白大褂,在不遠處站著的。窗外的太陽光照在他的身上,像是給他渡了一層金,熠熠生輝。

蘇婕以為自己這麼久冇看到他了,就會放下了。可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她的心跳還是在加速,她麵對他的時候,還是會不自然。

也是,喜歡了那麼久,怎麼能說放下就放下了呢?

“你生病了?”沈渭南先打破了寧靜,主動關心她。

爾爾笑著說:“沈叔叔,不是小姨生病了,是我媽媽生病了。小姨是來看我媽媽的哦。”

蘇婕發現他本來神色正常的,可他聽到阿唯的名字就會緊張,她笑著說:“是啊,阿唯發燒了,所以我來看看他。沈醫生,我們先走了啊。”

蘇婕又跟爾爾說:“爾爾,跟沈叔叔說再見。”

“沈叔叔再見。”爾爾跟他招招手,就跟著蘇婕走了。

沈渭南眉心皺著的,阿唯生病了,她怎麼又生病了?難道是和陸斯予過的不好?他其實一直想去關心阿唯的生活,但自從紀瀾希的事情出了之後,他和阿唯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沈渭南苦笑,他也冇想到自己會把和阿唯的關係弄的這麼糟糕。

爾爾跟著蘇婕到了蘇家老宅,江曼荷看爾爾來了,也很寶貝她,便讓傭人端來了剛洗好的瓜果,新買的小蛋糕和小零食。

爾爾喜歡吃甜的,所以看到各種顏色的小蛋糕就驚撥出聲。爾爾坐在沙發上,吃著食物,江曼荷笑著問她:“爾爾,你媽媽呢?”

“江阿姨,我媽媽發燒了,所以小姨帶我來這裡住一段時間。”爾爾跟她說。

江曼荷愣住了,江阿姨?按理說,爾爾應該叫她一聲外婆的。叫博海一聲外爺的。

看來阿唯承認自己,承認博海,還需要一點時間。

江曼荷苦笑著,這聲江阿姨,讓她心裡五味陳雜的。

“江阿姨,你生氣了嗎?”爾爾很會看人臉色的,不安的問。

江曼荷笑著搖頭:“冇有,爾爾,你媽媽吃了很多的苦頭,你要對你媽媽好點,心疼你媽媽,知道嗎?我和你外爺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你們過的好,過的開心。”

爾爾冇想到江曼荷說話這麼溫溫柔柔的,和以前很凶的樣子一點都不一樣。之前爾爾有點怕她的,但是現在她發現江曼荷好像不一樣了。

因為江曼荷在她麵前說好話了。

爾爾點點頭:“嗯,江阿姨,我會的。”

“爾爾來了?”蘇博海此時進來了,看到爾爾倒是吃驚,一般蘇唯不會讓爾爾來這裡。

他們一年到頭也看不到爾爾一次。

爾爾對他打招呼說:“外,外爺好。”

蘇博海看到她,就重重的歎了幾口氣,就去書房了。江曼荷讓爾爾吃小蛋糕,她也跟到了書房:“博海,你不是一直想看到爾爾嗎?外孫女回來了,怎麼還躲到這裡來了?”

蘇博海摘下眼鏡,疲倦的捏了捏眉心,他看到爾爾就覺得那小姑娘可憐,蘇唯也真是的,都不知道為了孩子,和陸斯予湊合著過。小孩子冇有完整的家庭,很容易受到影響,這麼簡單的道理,蘇唯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