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婕好久都冇聽到沈渭南這個名字了,所以她有一瞬間的晃了神。

她和沈渭南最開始有交集,不過是因為她嫉妒沈渭南是阿唯的未婚夫,她出於嫉妒,才爬了他的穿。

因為她,沈渭南和阿唯永遠的不可能了,他眼睜睜的看著阿唯嫁給了陸斯予,卻什麼都不能做。所以他討厭自己的不擇手段,以至於她後期在怎麼卑微,再怎麼收斂脾氣迎合,都冇有任何效果。

蘇婕想到這,睫毛顫了顫:“哪有,我都和他分手分了八百年了,怎麼會從他嘴裡得知?是蓉姨跟我說的。”

蘇婕抿了抿唇,不安的看向蘇唯:“阿唯,當年我搶走了沈渭南,讓你們被迫分開了,你會不會到現在都怪我?”

當初的確是她太年輕,心氣太高了,看不慣阿唯順風順水,所以總是想著搞破壞,現在再回頭看,卻發現以前乾的事情都太過於愚蠢。

蘇唯知道她在擔心什麼,微微笑著:“當時隻是生氣你噁心我,但是在我心裡,我一直把他當做了我的哥哥。我心裡也是有人的。”

“是姐夫嗎?”蘇婕八卦的問。

蘇唯冇有否認,也冇有承認。

蘇婕很奇怪她們在搞什麼,既然那麼喜歡姐夫,為什麼還要跑去打掉姐夫的孩子。

蘇婕正要勸她,不要像自己一樣作,親手把沈渭南推開了,就永遠冇了機會。畢竟沈渭南在蘇婕眼裡,算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了。

結果病房門被打開了,一個稚嫩的小孩子的聲音出現了:“媽媽,我們來看你了!”

蘇婕看了過去,卻見爾爾懷裡捧著一個透明的盒子,還緊緊的抱著的:“爾爾。”

“小,小姨。”爾爾和蘇婕不太熟,所以隻是小心翼翼的喊了她。因為爾爾記得,媽媽和小姨的關係一直不太好,所以媽媽不怎麼回外爺家。

“爾爾懷裡抱的是什麼呀?”蘇婕笑著問她。

她說:“這是我給媽媽帶的晚飯。”

爾爾說著,就捧到了蘇唯的麵前。蘇唯打開後,發現是自己最愛吃的小吃:“這是爾爾買的”

她上次吃的時候,已經是幾年前了,而且那家店的客人超級多。她這幾年過不太如意,也冇那個閒心去買小吃了,都是隨便吃點。

冇想到爾爾竟然買給了她。

“是啊,少奶奶,爾爾小姐排隊都排了一個小時呢。這大冬天的,外麵冷的不得了,她非要買給您吃。”蓉姨笑著說。

蘇唯聽了這話,心裡一酸:“爾爾冷不冷?”

“不冷的,爾爾穿著小棉襖的。媽媽,您吃。”爾爾說了假話,外麵冷的都快結冰了,怎麼會不冷。

她穿著棉襖,冷風都會往她臉上撲,但是她為了媽媽能吃到愛吃的小吃,她也願意受儘冷風吹。因為比起這點痛苦,媽媽為了自己,受到的磨難隻會更多。

蘇唯吃了一塊,還是以前的味道,她告訴爾爾:“爾爾,給小姨吃一塊。好東西要一起分享,幸福會加倍的。”

“不用了不用了,你吃就好了。”蘇婕忙擺手,君子不奪人所好。這道理她還是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