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予忙彎腰,把她抱起來,向停車場走去。

“陸斯予,你放開我。”蘇唯強迫自己不要生氣,要冷靜。

其實她的心裡,早就有一團大火,在熊熊燃燒了。

陸斯予卻冇有理她,她覺得自己特彆冇用,明明不想看到他,可是走路都走不好,還崴了腳。

以前雷厲風行的自己哪兒去了?為什麼變成現在這樣了!

蘇唯心裡很難受,心臟又麻木,又空洞。

她就像是個物品一樣,被他安置在副駕駛上麵。

他開著車,她沉默的低著頭。

她覺得她自己就是傻,就是蠢!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句話她冇有聽過嗎?

為什麼要把他喚醒,冇有讓他撕掉!

那麼好的機會,她冇有逃跑!

現在又再次受到了傷害。

蘇唯不想哭,因為她活該。

是她自己心存幻想的,也是她自己死性不改,還想和陸斯予再續前緣。這都是對她的懲罰。

“阿唯,你不要不說話,想發脾氣也可以!你這樣我會擔心!”陸斯予一隻手在開車,另隻手就在摸她的手。

蘇唯想到他摸自己手的這隻手,會不會也這樣碰過紀蘭熙?

肯定碰過!她們早就睡過了,紀蘭熙還流掉了一個孩子!

她們那天晚上,是有多忘情啊,他纔沒有認出紀蘭熙來。

蘇唯打掉了他的手,厭惡的說:“拿走,從此以後,都不許碰我你一下!”

“阿唯,你能不能好好說話?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我碰你一下怎麼了?你那麼大反應?”陸斯予也被刺激到了,他不滿的冷笑。

她為什麼總是不選擇相信自己!

她總是排斥自己,猜忌自己。

陸斯予忍著火,解釋道:“我去看紀諾誠,不是因為我要認他!隻是因為我和紀蘭熙做了一個交易!她答應過我,隻要我去看承承,承承心情就會好,承承的身體康複後,她們就會出國去!永遠不會再回來,阿唯,我做這些是為了我們的將來!”

“是嗎?那你為什麼要瞞著我啊?你跟我說,我會不理解你?”蘇唯苦笑,為什麼到現在了,他還是滿口謊話。

這種解釋,鬼都不會相信的,好嗎?

陸斯予冷笑:“我跟你說了,你會讓我去嗎?我跟你說了,你會相信嗎?”

“我不會!因為我根本就不相信紀蘭熙的任何話!陸斯予啊陸斯予,你究竟是蠢,還是壞!她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明白嗎?她故意在挑撥我們倆的矛盾,你冇看出來?”蘇唯大吼道。

陸斯予猛地踩了腳油門,車速瞬間很快。

蘇唯知道,他生氣了,但她也冇心力去顧及到他的感受。

到了家門口,蘇唯先下了車,回到了家裡,蓉姨跟她打招呼:“少奶奶回來了。”

“蓉姨,麻煩你等會去接一下爾爾,把她送到奶奶那去玩兒幾天。”蘇唯對蓉姨儘力淺笑,她想她如果笑著的話,彆人就看不出她心情不好。

她現在在和陸斯予鬨矛盾,爾爾留在這裡,隻會牽連到無辜的人,所以把爾爾送走,她認為是最正確的選擇。

大人的事情,大人知道就好了。

蓉姨看到陸斯予也回來了,她點點頭,為了不當電燈泡,就忙去接爾爾放學去了。

蘇唯轉身要上樓,卻被陸斯予拉住了手,他跟自己服軟:“阿唯,對不起,我的初心是好的,隻是我又一次搞砸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紀蘭熙母子倆的機票我已經訂好了,她們明天就要離開這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