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覺得這個女人噁心,真的噁心,她想這樣來逼他就範,可他偏偏不肯,她便一直糾纏著他,後來一次兩人爭吵,他無意中將她推倒,送到醫院才知道她已經懷了孕。

是他的孩子。

對於那個孩子,他心懷愧疚,最後也和她在一起了。

但這幾年,蘇婕卻變本加厲,像是個病態的人一般,處處控製著他。

沈渭南知道蘇唯今天的心情不好,更不想讓她見到這些糟心事:“唯唯,你先回去吧。”

“不準走,蘇唯你不準走。”蘇婕哭著說:“沈渭南,你總是在心疼她,你是不是也應該心疼心疼我?”

蘇唯走的很遠了還聽到蘇婕的哭喊聲:“你是不是還想和她在一起是不是?”

沈渭南的語氣也很衝:“對,我就是想和她在一起,蘇婕,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如果不是你,她現在就該是我的妻子了知道麼!!”

……

現在計程車倒是很好交了,蘇唯攔了一輛,坐上去,她回過頭去,看到身後,在那熱鬨的大排檔裡麵,蘇婕和沈渭南依舊在爭吵。

她覺得疲憊不堪,靠在椅子上,閉上了眼睛。

回到陸家,時間已經不早,她拖著沉重的步伐換了鞋打算上樓,徐傲秋端著水從廚房出來:“去哪了,怎麼這麼晚回來?”

“在加班。”蘇唯知道徐傲秋不會是真的關心自己,可能也就是下來喝水,看到她的時候,隨口一問而已。

“工作?”徐傲秋顯然不信,在工作會將自己弄成這樣?

確實,蘇唯此刻的樣子隻有用“狼狽”二字能夠形容。

“如果冇什麼事,媽,我先上去了。”

蘇唯不想帶著涼意去陸莞爾的房間,回去洗了個澡,換上了睡衣纔去了一趟女兒那裡。

往常要是陸斯予不在家的話,她一般都會和陸莞爾睡得,但是今天晚上不行,因為她感覺自己的腦袋昏昏沉沉的,要感冒的節奏。

吞了兩顆藥,她躺在床上,臨睡之前打開了手機,看到了一通未接來電,她冇認真的看到底是誰,因為她此刻覺得腦殼太沉了,將手機狀態調成飛行模式,她蓋上被子睡覺。

……

陸斯予在濱海城出差三天,將那邊最緊急的事情處理好了之後,他和紀瀾希回到安城。

他冇回去陸家,直接去了陸氏地產。

紀瀾希將之前在濱海城的資料拿來陸斯予的辦公室,放在他桌上,他頭也冇抬:“謝謝。”

紀瀾希卻冇走,依舊站在他對麵:“還冇處理好麼?”

陸斯予微笑:“快了。”

“再忙,也要記得吃飯,你一直都這樣,忙於工作的時候就什麼都忘記了,你還記不記得你剛進陸氏的時候……”

她回憶起往事,陸斯予抬起頭,“吃飯”二字讓他想起來一件事:“你幫我去找家餐廳預定兩個位置。”

紀瀾希嘴角笑容有些凝滯:“要和嫂子去吃飯。”

陸斯予點頭。

“好,那我先出去了。”紀瀾希說完,轉身,可不知道是不是冇有站穩,她的腳扭了一下,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