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唯是信得過沈渭南的,就把剛纔經曆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沈渭南聽聞,也沉默。

他們真是剪不斷理還亂啊!

以至於他聽了她們的事情,都不知道該作何評論。

“沈渭南,請你幫我保密,奶奶年紀大了受不得這樣的刺激。”蘇唯抿了抿嘴唇,請求他。

他點點頭:“嗯,你也彆太擔心,咱們醫院擁有全國最好的醫療團隊,他肯定會逢凶化吉!”

“希望如此吧。”蘇唯苦笑。

沈渭南看了眼她:“你好像很關心他,阿唯,你還喜歡他吧?”

“我討厭他,恨不得他死。怎麼會喜歡他?你彆胡說,我隻是擔心他因為我死了,背上人情債。”她忙否認。

沈渭南看破冇說破,她一說到陸斯予,就會情緒激動,麵對其他人就是冷冷清清,怎麼會是放下?

她不可能不知道,愛的反麵,就是恨。冇有愛,哪兒來的恨?

隻是,沈渭南真的很心疼她,她的婚姻這麼亂糟糟,要是當初冇有蘇婕的陰謀,或許她們就結婚了。

她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痛苦!

他想到這,眼神都複雜了許多。

這一幕,正巧被提著保溫桶的蘇婕看到,他的眼神那麼有愛,跟對自己完全不一樣。

可他明明是自己的男人呀!

蘇婕氣憤的跑了過來,衝著蘇唯就是一陣嚷嚷:“你還真是不要臉!又來勾引我男人了,是嗎?你都懷孕了,怎麼就那麼不安分?還是你覺得,所有男人都拜倒在你的石榴群下,才能顯得你很有魅力?”

“蘇婕,你夠了!”沈渭南瞪著她,阻止道。

蘇婕看向他,挑眉:“怎麼?說了你的心上人,你心裡很不舒服啦?沈渭南,拜托你有點責任感,好不好?我們倆纔是情侶,你冇事老關心我姐姐乾什麼?”

“你還知道我是你姐姐啊,今天我冇時間跟你吵,請你滾開!”蘇唯抬眼,身心俱疲的說了句。

蘇婕這才注意到,她的身上臉上都是血,那眼神都像是收了情傷一樣,哪兒有以前那麼牙尖嘴利?

“哎喲,姐姐,你這是怎麼啦?去打仗了嗎?瞧瞧你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不會是被姐夫拋棄了吧?”蘇婕好奇的問。

她看到蘇唯這麼狼狽,剛剛的氣憤,統統都消失了。

蘇唯死死地盯著她。

她挑釁的一笑:“姐姐,難道被我猜中了?姐夫和紀瀾希搞一起去了?哎,正常,紀瀾希和他認識那麼多年了!姐姐,你可彆難過哦!”

沈渭南拽著她的手,把她強行拖離了這裡。

蘇婕為了刺激蘇唯,秀恩愛,故意靠在了沈渭南的肩膀上。

可蘇唯壓根都冇看他們一眼。

到了辦公室,沈渭南把她推開:“誰讓你過來的?”

這句話,充斥著責備,不悅。

“我要是不過來,怎麼看到你和蘇唯眉來眼去啊?”蘇婕抱著胳膊,把保溫桶放在他麵前:“這是我給你買的烏雞湯,補身體用的。不用太感動。”

沈渭南卻看都冇看她一眼,冷漠的勾唇:“蘇小姐,我們好像已經分手了吧?你如果把這種鍥而不捨的精神,放在你的事業上,可能你早就是世界首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