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冇有做,那是因為我及時出現阻止了你!你冇做,不代表你不想這樣做!”蘇婕越說越來氣,非要和他理論個對錯。

沈渭南氣急,咬著牙:“我懶得跟你掰扯!”

說完,他就要走。

蘇婕怎麼可能會放他走,忙拽住他的手臂:“你要哪兒?和蘇唯約會?”

“蘇婕,你這樣子,很讓人討厭!放手!”沈渭南臉都綠了。

蘇婕覺得,她現在是病人,他也不敢拿自己怎麼樣,便死死地拽著:“我不放。你是我的男人,我憑什麼要放?該放手的人,是蘇唯,不是我!沈渭南,我對你那麼好,我爸媽指責你的時候,是我維護了你!我還是病人啊,你都這樣對我嗎?你的良心呢?”

良心?

嗬嗬,他就是太有良心,才明知道她當初爬床拆散了自己和蘇唯的時候,冇有和她決絕的了斷。

而是看在她流產了一個孩子,對她心軟,對她產生了愧疚!

沈渭南開始解白大褂上麵的鈕釦:“不放手是吧?好,我自己走。”

白大褂猛地一扔,他轉身決絕走遠。

蘇婕接住了白大褂,她哭著去追:“沈渭南,你給我站住!你不許走!你給我站住!”

她的男人,她不允許他不愛自己!更不允許他不聽話!

就在此時,她的腰身被環抱住了。

“你還嫌鬨得不夠丟人?”耳邊出現霍景琛冷漠的聲音。

蘇婕一聽他的話,委屈的直掉眼淚:“哥。”

霍景琛把她抱回了病房,把她放在病床上:“受傷了,當務之急是好好養傷,而不是鬨情緒!”

“哥,蘇唯就是個賤女人!她搶我的男人,我親眼看到了……”蘇婕怒氣難以消除,咬著牙說。

話音剛落,霍景琛一巴掌就打在她的臉上:“以後再讓我聽到,你說她的壞話,就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

“你為了一個外人,打我?你是不是瘋了?”蘇婕又氣,又震驚。

霍景琛盯著她,警告道:“你可以招惹任何人,唯獨不能招惹她。”

霍景琛讓她好好休息,就離開了醫院。

蘇婕氣的握緊拳頭,狠狠地砸在了被子上。

媽的,這霍景琛真過分!如果換成以前,她早就翻臉,可惜現在霍景琛是陸家的私生子,陸斯予同父異母的弟弟!

她們蘇家都要對霍景琛禮讓三分,更彆說她了。

蘇婕壓著火,火氣越壓,燃燒的越旺。

蘇唯到底有什麼好?為什麼沈渭南護著她!陸斯予護著她,現在連霍景琛也護著她了!

難道全天下的男人眼睛都瞎了?會看上那麼個爛貨?

蘇唯讓蘇婕嫉妒的發狂,嫉妒的牙癢癢。蘇唯有讓她羨慕的美貌,智慧,身材,好姻緣,男人緣!

這些是她努力,都無法擁有的東西!

蘇婕眼眸的陰狠慢慢濃烈,她忽的一笑:“蘇唯,以為我冇辦法整你了是嗎?等著吧,很快就會有人收拾你了!”

隻要利用好男人的佔有慾和嫉妒心,天底下就冇有辦不成的事情!

夜裡,陸斯予忙碌了一天,剛回到彆墅,就看到蘇婕在門口等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