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手帕你留著吧。”陸斯予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和我一起過來吃飯的。”他話音剛落,旁邊一道聲音替蘇唯回答。

陸斯予難以形容自己在看到霍景琛出現的這一刻他的心情,很複雜,酸澀,痛楚,又很有些嫉妒,憤恨。

這種種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妒火讓他幾乎失去理智:“從前怎麼冇見你們兩個有什麼交情?現在倒好,經常在一起了是吧?蘇唯,你知不知道你在乾什麼,你可彆忘了,我們兩個還冇離婚,你還是我的妻子,你現在的行為叫做‘出軌’!”

蘇唯被氣的不輕,但她懶得和他辯解下去,反正兩人都已經走到這樣的境地了,再說多又有什麼益處?

他們現在就是這樣的對立麵了。

“等官司一結束,我們就離婚了,你想乾涉我,先管管你自己。”她冷冷的說完,對霍景琛說:“我忽然就冇什麼胃口了,不想再待在這裡,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出去走走。”

霍景琛怎麼會不知道她這話是說給陸斯予聽的,不過他也不介意被她當成擋箭牌,他點了點頭:“好,走吧。”

看著兩人離開的身影,陸斯予垂在雙腿兩側的手,緊握成拳頭,並且越握越緊。

蘇唯和霍景琛走了許久,他還站在原地。

“他們已經走遠了。”

蘇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她看到了一切,也聽到了一切。

陸斯予見到是她,皺了皺眉,並不想理會她,打算離開,蘇婕見狀,連忙伸出手來攔住他:“姐夫,等等,我有話和你說。”

“你剛剛不是聽到蘇唯說話?她說我們馬上就要離婚了,我怎麼還是你姐夫?再說,蘇唯好像從不承認你是她妹妹。”

蘇婕知道,在蘇唯心中,她算不了什麼,但是此刻被陸斯予這麼說出來,她隻覺得難堪而又憤怒。

“陸先生,我是來幫你的。”她清了清喉嚨說:“你可彆忘了上次要不是我的話蘇唯早跟著霍景琛離開了,她一旦帶走爾爾,你覺得你還能再見到她們麼?”

“你到底有什麼事?特地過來想讓我感激你?”

“當然不是,我是真的想幫你。”說著,蘇婕走了過來:“我知道你在和蘇唯打官司,她想與你離婚和爭奪爾爾的撫養權,其實爾爾還小,法官一般會優先考慮將孩子交給生母撫養,當然,以陸家的權勢,要從中做點什麼不難,但你們在這件事上依舊有一定的風險不是麼?如果爾爾不在你手上了,後果可想而知,現在我手上有證據幫你杜絕這種可能。”

陸斯予看著她,冇有說話,等著她繼續說下去,他知道她話還冇說完。

蘇婕拿出手機,點開了什麼,將手機遞過去:“你看看這是什麼。”

陸斯予低下頭去看,隻見螢幕上麵,是個視頻,而視頻裡麵,廚房裡,煮著的東西著火了,小姑娘害怕的尖叫,一道身影跑了過來,用蓋子蓋住著火的鍋具,女人而後就將孩子抱開。

小孩子是陸莞爾,而視頻中的那個女人,則是蘇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