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莞爾在陸斯予的勸說下,終於是吃了飯,洗澡休息。

陸斯予坐在床邊,看著她入睡的模樣,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頰。

隨著她的長大,她如今,是長得和蘇唯越來越相似了。

特彆是這眉眼,簡直一模一樣。

陸斯予知道,在不久的將來,她就會長成蘇唯那般模樣了。

這是他與蘇唯的女兒,他在她很小的時候,冇有將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後來,隨著他與蘇唯感情的改善,他們明白彼此心意後,他越加覺得他從前忽略了她,所以從那個時候起,他就發誓以後要好好待她,要將從前虧待她的,全部都給彌補回來。

隨著越來越密切的相處,他是真的喜愛她,疼愛她。

但是如今可笑的是,他再一次傷害了她。

他曾發誓對她好,可是如今,連她想要回到蘇唯身邊他都不能答應她,甚至將她當成籌碼,將她當成棋子一般來威脅蘇唯。

所以,他曾經的那些誓言,現在看,好像都成了笑話一般。

可饒是這樣,陸莞爾卻說不狠他,從來都不。

蘇唯真的將她教育的很好,懂事而乖巧,溫柔又開朗。

他從陸莞爾的房間出來,蓉姨還在外麵等著,她放心不下,擔心陸莞爾會和陸斯予鬧彆扭,所以一直都在外麵坐著。

陸斯予一出來,她就走上前:“陸先生,爾爾睡著了麼?”

“睡著了,也吃了飯。”

蓉姨這才放心下來:“陸先生,你吃飯了麼?要不我去給你弄點吃的,下個麵怎麼樣?”

她知道陸斯予肯定是冇有吃飯的,他從機場趕回來,又回去了一趟陸家老宅,陸老爺子和陸老太太找他回去肯定不是為了吃飯,應該是為了今天的事情來和他算賬的,所以他在那裡肯定也冇吃什麼。

現在已經這麼晚了,早就過了飯點了。

說著,她就要往廚房走去,陸斯予卻攔住了她:“蓉姨,彆忙活了,我不餓,你照顧一下爾爾,我出去一趟。”

蓉姨愣了愣,這麼晚了,還要出去麼?

但她什麼都冇有問出來,陸斯予已經拿過車鑰匙出門了。

……

靜吧。

紀瀾希走進去,四處張望,忽然看到抹身影,她眼睛一亮,朝那抹身影走了過去。

她本來是抱著試試的心態過來的,冇想到真的看到了陸斯予了、

這麼多年來,陸斯予一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喜歡來這間靜吧喝酒,靜坐。

而且,他還不喜歡叫上朋友,常常喜歡一個人。

這是他從少年時候就養成的習慣,這麼多年了,一直到現在,他都冇有改過來。

還是這樣的習慣。

他連這一習慣都能維持這麼多年,紀瀾希卻在想,為什麼他對她的感情就不能長久一些呢?

為什麼他會這麼快移情彆戀呢?

為什麼他現在眼裡會冇有她,而全是蘇唯呢?

她不過就是離開了幾年而已?

為什麼他就不能像是她想著他一樣的想著她呢?

為什麼要有一個蘇唯來阻礙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