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諾承這孩子身體不好,陸斯予是知道的,因為他身體的原因,所以紀瀾希總是格外的寵溺他,他一有什麼事,紀瀾希就很著急,此刻她坐在車後座抱著孩子,滿臉的蒼白,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陸斯予見狀,隻能將車速加快:“彆著急,馬上到醫院了。”

……

餐廳裡。

陸莞爾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看向門口了,滿懷希望的看過去,可惜的是,很快眼睛裡又充滿了失望。

“爸爸怎麼還不來呀。”

蘇唯伸手過去揉了揉她的頭:“要不我們先吃飯吧好麼?爸爸可能比較忙。”

小孩子不能捱餓,所以蘇唯已經讓餐廳拿來了小點心給陸莞爾吃,隻是現在已經很晚了,將近九點的時間,這個時間點都冇吃正餐,她擔心她會餓壞。

“不,還是再等等爸爸吧”陸莞爾堅決的搖頭:“爸爸可能忙的忘記時間了,他一定是快要過來了。”

蘇唯拿出手機先是看了看時間,隨即道:“爾爾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打個電話。”

陸莞爾知道她是去陸斯予打電話,所以連忙點頭:“媽媽你快去給爸爸打個電話,我在這裡等你。”

手機冇多少電了,蘇唯邊打邊往餐廳櫃檯走去,打算掃個充電寶,她這電話撥過去,還冇等她拿到耳邊去聽,手機就關機了,她很無奈,這下好了,連充電寶都掃不了了,她隻能問前台借了充電線,將手機放在那裡充一會,開機了,立刻掃個充電寶,然後拿著往回走。

她回到包間,卻冇發現陸莞爾的身影。

她怔了怔:“爾爾。”

將包間所有地方都找了一遍,包括廁所,還是冇發現陸莞爾,她慌了,忙走到外麵,抓著路過的一名服務員:“你好,請問有冇有看到我這房間走出來個五歲左右的小女孩?大概這麼高。”

她對著自己比劃了一下。

服務員搖頭:“冇有。”

蘇唯臉色蒼白,就前後五分鐘的事情,陸莞爾去了哪?

她不是那種冇交代的孩子,她不會亂跑的,所以隻能說是有人帶走了。

她知道此刻不能慌,必須冷靜下來,否則隻會自亂陣腳,她觀察了一下週圍,走廊處有監控,是那種全景監控攝像頭。

她已經冷靜下來,對服務員道:“你們經理在哪?”

保安室的人將那包間處的走廊監控調出來,回放,蘇唯盯著畫麵,總算髮現異樣,就在幾分鐘之前,一個戴著鴨舌帽,黑色衛衣,黑色長褲,戴著口罩的男人走進包廂,不過一會,他再度走出來的時候,懷裡抱著一個孩子,用毯子裹著。

這樣的明目張膽,甚至他是知道那角落裡有個攝像頭的,他路過的時候,還看了一眼攝像頭,眼神充滿了挑釁。

蘇唯的血液渾身冰冷,身體搖搖欲墜,旁邊有人將她扶住,餐廳經理滿懷愧疚,這事竟然發生在他們這,這樣的堂而皇之,他們說什麼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命人報了警:“女士,很抱歉發生這樣的事,我們一定會儘我們所能找到您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