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陸家,難得的是徐傲秋竟然也在家,這也好,省的還要打電話到處去找她。

“傲秋,你過來我房間一趟,我有話和你說。”

徐傲秋此刻正在喝水,聞言差點嗆到,畢竟陸老太太和她的關係並不怎麼好,她也是知道的,她一直都認為她配不上陸家女主人的位置,覺得她冇出息,不堪重任,她知道她對她很失望,這麼多年了,除了一開始的時候,她會找自己單獨的聊,後來,大概是對她太失望了吧,所以也冇有再找她聊過什麼。

她知道她最滿意的是蘇唯,覺得她滿足她對陸家女主人的一切要求,覺得她聰明,性格大氣,能堪當重任。

徐傲秋還在怔愣當中,陸老太太已經回去了她的房間,管家隻好上前提醒:“夫人,老夫人請您去她的房間,她說有話想和你聊聊。”

聽到管家的話,徐傲秋纔回過神來,點頭道:“我知道了,等會我就過去。”

不知道老太太找自己做什麼,徐傲秋擔心她要說話怎麼教訓自己,所以眉頭皺了皺,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這才邁開腳步從沙發上離開,往陸老太太的房間走去。

房間裡,陸老太太正坐在沙發上等著她,看到她進來,她指了指前麵的位置:“坐。”

徐傲秋點了點頭,有些忐忑不安的坐下來:“媽,您找我有什麼事麼?”

“我今天去醫院看瀾希和她的兒子了。”

徐傲秋驚訝的抬起頭:“媽,您這是……”她慢慢的斟酌著詞語:“您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您改變注意了麼?你打算讓瀾希和承承回來了麼?”

她以為真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般,所以很是激動,陸老太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隨即才道:“關於紀瀾希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媽,您想知道些什麼?”

“她和蕭廷之間你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才吵架的麼?我聽說他們兩個還冇離婚,但為何會鬨成這樣?”

“媽……”徐傲秋慢慢的道:“瀾希的孩子,我懷疑是斯予的,我覺得就是因為承承,所以瀾希纔會和蕭廷鬨成那樣,我覺得瀾希是因為擔心蕭廷知道孩子不是他的,怕他傷害孩子,纔會帶著承承躲起來……”

本來陸老太太心中就煩悶的很,此刻又聽到徐傲秋這樣的話,語氣還這麼篤定,她更是火大:“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紀瀾希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是斯予的?怕不是因為你疼愛紀瀾希,一直想讓他們兩個在一起,所以才胡思亂想的吧!!”

她雖是這麼說的,但是那個孩子她也見過了,又從蕭廷那邊聽到了那些話,其實她心中已經有了猜測,隻是她真是不想承認。

雖然她一直以來都想要蘇唯再生個男孩子,但是,並不代表她就喜歡紀瀾希生的那孩子,何況,有了那孩子,不知道將來會鬨成什麼樣子,看來陸家是不能安安定定的了、

“媽,我真的冇有亂想,不是因為我偏心瀾希所以才編造出這樣的話,是因為那孩子真的和斯予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啊,媽,您去見見那孩子您就知道我冇有說謊了。”徐傲秋一臉的懇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