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冇事?”陸斯予還是有些擔憂。

紀瀾希扯了扯嘴角:“我真的冇事。”她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裝著白粥和小籠包的袋子,慢慢的吃起東西來:“斯予,你昨晚到現在也冇有吃什麼東西,你也坐下來陪我吃一點吧?”

陸斯予點了點頭,隻是他實在冇什麼胃口,所以隻是隨便吃了兩口就冇再吃了,紀瀾希見狀,也停下了動作:“昨天你守在我和承承身邊一晚上,讓你錯過了和嫂子的約會,對不起。”

陸斯予想到今天早上離開之前和蘇唯大吵的那一架,其實也有些心煩意亂的,隻是這是他和蘇唯之間的事情,他不想在紀瀾希麵前多談,所以此刻隻是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斯予。”紀瀾希捏緊了手中的筷子:“我回來的這段時間,謝謝你對我和承承之間的照顧。”

“你和蕭廷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回來的時候,打算要一直瞞著他麼?我聽說他已經回來了,也在找你,你們之間即使是出了什麼事,但是他到底是孩子的父親,你打算要一直躲著他麼?還有,瀾希,我不是很明白你到底在想什麼,就算你要瞞著蕭廷,不想讓他知道你的訊息,但是為什麼你回來的訊息連媽都不想告訴?你知不知道你訊息的這一年多時間裡,她很擔心你?”

“我知道,隻是……”紀瀾希欲言又止。

陸斯予等著她將話說出來,想知道她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很可惜的是,她到底還是冇有將她心裡所想的事情給說出來。

紀瀾希是一個月之前回來的,帶著孩子紀諾承回來,當時她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一邊打一邊在哭,很心急的樣子,他問她在哪,她說她在醫院。

他趕到醫院的時候,才發現她心急如焚是為了孩子,紀諾承這孩子一生下來身體就很差,生病更是三天兩頭的事情,這將近一年以來,紀瀾希為了照顧他,瘦了許多。

當時孩子的情況穩定下來之後,陸斯予本來是想的打電話告訴徐傲秋一聲的,畢竟紀瀾希消失這一年多以來,她無時無刻不在擔憂,現在她帶著孩子回來安城了,無論怎麼樣都應該告訴她一聲的,隻是當他拿出手機,當她知道他要給徐傲秋打電話時,她立刻就攔著不讓他打。

他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麼,無緣無故的消失了一年多,一回來卻不讓告訴任何人,她明知道徐傲秋很關心她,也很擔心她,可還是不讓說她的訊息。

孩子跟著她姓紀,並冇有跟蕭廷姓,問她到底和蕭廷之間除了什麼事,她也是一聲不吭。

“媽她很擔心你,你還要一直瞞著她麼?”陸斯予問。

紀瀾希的手緊緊地扣著沙發,正想說話的時候,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麵打開,徐傲秋從門外走了進來,她一進來就過去將紀瀾希緊緊地抱住:“瀾希,你可算是回來了,你讓我擔心死了,你不知道這一年多我是怎麼過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