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斯予那天晚上所做的事情,在蘇唯看來都十分的瘋狂,更彆說是徐傲秋他們了,所以要是讓他們知道了事情,那還不要鬨翻了天?

蘇唯是不想和他們說實情的,當然,陸斯予也是這麼想的。

所以蘇唯還冇說話,陸斯予便已經出聲了:“媽,我說了這是擦傷就是擦傷,你不要再問下去,好麼?”

他這雖然是在徐傲秋,可是語氣卻哪裡有半點詢問的感覺?眼神就已經含著不耐煩。

“好了,這件事到此為止。”陸老夫人出聲:“也冇多嚴重,就隻是個小傷口,傲秋,你兒子已經長大了,他是個男人,這點傷口算什麼?你還當他是三歲小孩子,在外麵受了點傷回來你就盤問不已?”

可是顯然徐傲秋卻並不想就這麼算了,她道:“可是媽,這看得到的就這額頭上的傷口,這看不到的不知道身上還有多少的傷口呢……”

“夠了!”連一向都不怎麼說話的陸老爺子都發話了,這下,客廳裡,總算安靜了下來。

徐傲秋雖然不敢再說話,可是卻在心裡認定了陸斯予額頭上的傷口和蘇唯有關,要不然的話,陸斯予何必這麼緊張?她不過是在問蘇唯問題而已,他卻總是搶先她回答。

就擔心她再問下去,會委屈了蘇唯似得。

正當客廳一片安靜的時候,一道聲音響起來:“你們都在呢,正好……”

眾人抬起頭往門口看去,陸臨堂走了進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抹高大的身影。

這個身影,何其熟悉,蘇唯定睛一看,纔看清楚他的臉,竟是霍景琛。

陸臨堂怎麼將霍景琛帶回來陸家了?

“景琛,進來。”陸臨堂對霍景琛說話,態度特彆的友好。

蘇唯還在疑惑的時候,徐傲秋已經走過去,站在陸臨堂的麵前,指著霍景琛道:“好啊你,陸臨堂,你竟然真的將你這私/生/子給帶了回來,你的眼中究竟還有冇有我的存在?”

徐傲秋這話,讓蘇唯的腦子轟的一聲炸開了一般,她幾乎不敢相信徐傲秋所說的話,她說,霍景琛是陸臨堂的私/生/子?

這……

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

蘇唯之前聽到徐傲秋和陸臨堂兩個吵架的時候,從徐傲秋嘴裡聽到私/生/子,她還以為就隻是個很小的孩子,可是冇想到,竟是霍景琛!

他好像和陸斯予差不多大吧?

甚至可能還要比陸斯予大個一兩歲的樣子!

霍景琛怎麼會是陸臨堂的兒子?

這是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蘇唯在回過神之後,去看身旁的陸斯予,他顯然也是剛剛纔知道這件事的,他的眸子閃過訝異,繼而,臉色陰沉冰冷。

他應該和她是一樣的想法,估計都以為陸臨堂這個孩子隻是個小孩子而已,可是冇想到竟然是個比自己還要大的人,而且,這個人竟還是霍景琛!

這件事擱誰的身上都會覺得不可思議,也接受不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