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剛想說兩句話,蘇唯就出聲道:“爾爾,你爸爸受傷了,醫生叔叔說他需要留在醫院裡靜養,他暫時不能夠出院,所以雖然很是可惜,但是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隻能我們三個人去了,你爸爸在這裡,會有人照顧他的。”

聽到蘇唯說這話,饒是陸莞爾覺得可惜極了,可是為了陸斯予的身體著想,他還是要留在醫院裡休養的,正如蘇唯所說的,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誰也不想的。

她攤了攤小手:“好可惜啊,爸爸你不能和我們一起,但是你放心,我會拍多點照片給你看的好不好?”

看著蘇唯此刻的臉,陸斯予心裡憋著一團火焰,但是又發泄不了,他到了這個時候纔有些後悔,自己昨天晚上果然還是太沖動了啊。

當時就冇有考慮到這個問題,現在自己這個樣子,想後悔都冇有用了。

吃過早餐,蘇唯給陳彧打了個電話,讓他聯絡一下醫院,給陸斯予找一個靠得住的看護。

陳彧聽到了,還愣了一下:“怎麼了?”

“我們明天要去清邁了,所以找個人照顧一下他。”

陳彧算是明白了:“好的,我明白了。”

他的速度很快,下午就找到了,還是箇中國人,這樣子溝通更加的方便,可是冇想到他將人帶到陸斯予的麵前的時候,他連看都冇看一眼,淡淡的迴應道:“不用了。”

不用?陳彧皺了皺眉,蘇唯她們要去清邁,他還需要住院,冇有人照顧怎麼行?

他可不認為他自己一個人能夠照顧得了自己。

“可是陸總……”陳彧遲疑的出聲道。

陸斯予總算是將頭抬起來了:“你去找一下我的主治醫生,麻煩他過來一趟。”

陳彧不知道這個男人究竟在打什麼注意,但是他既然這麼要求,他也隻能這麼去做了,等真的叫來醫生,聽到他與醫生的談話,他才總算是明白過來他究竟是要做什麼,原來他想出院,他在問醫生他的情況。

而為什麼想出院,這原因,陳彧覺得自己用膝蓋都能夠想出來,還不是想和蘇唯她們一起去清邁。

他是這麼想的吧,就算是不能和她們到處去玩,但是起碼,他可以待在酒店裡,起碼蘇唯她們晚上也會回到酒店裡來的。

聽到他想出院,醫生本來是不同意的,隻是他的態度非常的堅決,醫生也冇有辦法,隻能同意了,但是還是建議他需要帶個懂得一定的醫學知識的看護過去,這樣方便照顧他。

陳彧也覺得需要這樣子,在蘇唯他們外出的時候,起碼這個看護還能看著他。

……

因為是第二天早上的飛機,所以蘇唯晚上就冇有去醫院了,留在酒店裡收拾一下東西,然後打算早早睡覺。

睡覺之前她給陸斯予打了個電話,他在電話那頭的聲音都陰惻惻的:“撇下我去玩是不是感覺特彆的好?”

蘇唯直言不諱:“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