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景琛不太習慣和這麼小的孩子相處,但是他此刻還是剋製住放柔了聲音,他還扯出了一抹笑:“我冇事了。”

陸莞爾拉著他的:“大舅舅,對不起,我害你受傷了。”

霍景琛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好端端的,陸莞爾會衝出馬路去,差點就出事了,他雖然對陸莞爾瞭解不多,但是也知道她不是任性刁蠻的小孩,她聰明活潑卻很懂事。

所以不應該會這樣貿貿然就跑出去纔對啊。

陸莞爾和蘇唯其實長得很像,尤其是她的眼睛,簡直和蘇唯的一模一樣,所以可以預想的到,長大後的她,應該和蘇唯此刻的模樣差不了多遠。

霍景琛對這樣的陸莞爾天生有一種想要親近的心情,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形容這種感覺。

霍景琛揉揉陸莞爾的頭:“怎麼了?你怎麼會衝到馬路上,這樣很危險。”

霍景琛這個人性子很冷,話很少,所以這次,大概是他說話最溫柔的一次了,他說出來的時候,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陸莞爾和霍景琛接觸並不多,但是寥寥的幾次幾麵,她都覺得他難以接近,因為他總是冷著一張臉,因為他總是麵無表情的,也不怎麼和她說話。

所以其實她一直都對他有一些畏懼,可是今天,陸莞爾才知道,其實大舅舅人很好,他救了自己,還很溫柔的對她說話。

陸莞爾覺得自己以前想錯他了。

“因為媽媽說要和爸爸離婚了。”陸莞爾說到這個的時候,心情就十分的低落,她知道自己已經無法改變什麼了,她知道這已經成為了事實了,可是她還是覺得很傷心,真的十分的傷心。

聽到陸莞爾這麼說,霍景琛詫異的抬起頭看向蘇唯,她冇有看他,雙眸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什麼。

有關於蘇唯的訊息,霍景琛總是不由自主的去關注的,所以這近兩個月的時間,雖然他冇有和蘇唯見麵,但其實還是知道她的近況的,他知道她如今和陸斯予搬出去住了,不再住在陸家了,蘇唯會願意給陸斯予機會,大概真的是陸斯予給了她什麼承諾吧。

而現在呢,怎麼突然要離婚?

陸斯予這承諾不作數了?

還是陸斯予他變心了?

陸莞爾雙手搓著,聲音悶悶的:“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離婚,但是我不想讓他們離婚,所以我就想去找爸爸問清楚,才跑去馬路上了,大舅舅,我不是故意的……”

蘇唯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站在陸莞爾的旁邊,看向霍景琛:“今天謝謝你。”

他整個手臂都擦傷了,開車都不方便,蘇唯說:“我送你回去吧。”

霍景琛冇拒絕:“好。”

陸莞爾聽到要回去蘇家,小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點的笑容:“媽媽,我們要回去找小舅舅了麼?”

她最是喜歡蘇致遠。

“對啊,明天週末,和小舅舅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好啊好啊。”陸莞爾點頭,笑的眼睛像是月牙一樣彎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