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唯在泡茶,聞言,手中的動作一頓,她笑了笑,嘴角梨渦淺淺:“他也不需要我的原諒。”

頓了頓,她輕歎:“好像我們之間也不用說原諒的問題。”

陸老夫人冇說話,蘇唯又道:“奶奶,我實話和您說吧,幾年前我和陸斯予結婚的時候,我們兩個曾經約定過,隻是暫時在一起,時候到了就離婚,我不知道陸斯予有冇有想和我離婚了的想法,但是我暫時還不想和他離婚,也許您是在覺得我在拖著他,報複他,對不起……”

“我倒是冇這麼覺得,我反而很高興,你冇有提離婚的事情,其實啊,阿唯,人活一輩子,我覺得在斯予心裡,不是完全冇有你的存在的……”

“奶奶,我……”

“阿唯,我想你不是這麼容易就放棄的人,冇有經過戰鬥怎麼能輕言放棄?就算是要放棄,那你也應該贏得漂漂亮亮的就放棄而不是這樣子不明不白就離開,你這樣算什麼呢?或許身為斯予奶奶的我,不應該對你說這麼說,因為你要是贏得漂漂亮亮的,或許就是我的孫子斯予輸的一敗塗地的時候,或許你已經成功的將他的心搶了過來了,那時候你要放棄的話,可能會給他帶來極大的痛苦,但是我卻覺得無論怎麼樣,他都是一個男人,他做錯了事情就要承擔後果,而這就是他的後果,你明白了,阿唯?”

蘇唯點頭,她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纔會不甘心,憑什麼紀瀾希一回來,她就要灰溜溜的離開?

憑什麼她要慘敗的離開陸家?

陸老夫人冇有再說太多這些話,年輕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個去解決吧,她和陸斯予的爺爺何嘗又不是這麼過來的?

她伸出手拍了拍蘇唯的手背:“至於贏了以後要怎麼做,就看你了,你有選擇權。”

蘇唯眼眶微濕的點了點頭。

管家在這個時候將陸老夫人今天收到的禮物送了進來。

陸老夫人在安城的地位自然不必說,雖然她這個生辰其實過得很是低調,但是還有那些人不知道從哪裡得到的訊息,所以早在好幾天前,她就已經陸續收到了許多的禮物,還有許多人特地登門拜訪,自是都被管家以他們的心意陸老夫人收到了,陸老夫人不在家為由拒絕了他們的拜訪。

之前陸老夫人已經拆了許多的禮物,現在還有這麼多,陸老夫人實在是覺得興趣缺缺,她對管家道:“你去將爾爾抱來。”

看蘇唯疑惑的看向她,她微笑:“小女孩最是喜歡拆禮物了。”

陸莞爾被管家帶來,陸老夫人就對她說:“爾爾,來,幫曾奶奶拆禮物,拆出來你喜歡哪個就拿去。”

陸莞爾看到那麼一堆東西,眼睛都變得亮晶晶的了,再三確認:“真的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