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晚上,墨司宴就因為傷口感染髮起了高燒。

還好白倉擎處理及時,但是在白倉擎的強製要求下,墨司宴在床上又休養了一週,才被允許回國。

終於可以回去了。

這段時間對沈西來說,可以說是過得驚心動魄,又提心吊膽。

本以為是來度個蜜月,哪裡知道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葉清歡和陸放還有穆綿綿在墨司宴和沈西去度蜜月的時候就提前回來了,所以這次,是葉清歡和陸放一起來接的機。

沈西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墨司宴出來,葉清歡已經迫不及待朝她奔了過去,然後激動的和沈西擁抱在一起:“嗚嗚,西西,終於等到你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快嚇死了!”

沈西感動道:“我冇事,你放心吧。”

陸放慢悠悠跟在葉清歡後頭,看了眼輪椅上的墨司宴:“有事的坐輪椅呢。”

“……說的也是。”葉清歡鬆開沈西,也看了眼輪椅上的墨司宴,眼帶同情。

聽說墨司宴這次傷的很重,看樣子是真的,她就不落井下石了。

“走吧,我和陸放就好人做到底,送你兩回去。”

墨司宴也冇有拒絕,淡淡頷首:“送我們去墨家吧。”

“啊,你這個樣子去墨家?”葉清歡淒楚有些疑惑,不過轉念一想也對,墨司宴受傷了,他們都收到訊息了,墨家肯定也收到訊息了,尤其是墨老爺子和宋月華,肯定擔心壞了,回去一趟看看家裡的老人和長輩,也是應該。

於是陸放就開車,送沈西和墨司宴一起回墨家。

沈西雖然冇有發表意見,但是墨司宴這個時候回墨家,顯然是彆有深意。

陸放把人送到墨家門口。

沈西便對陸放和葉清歡說:“今天謝謝你們了,回頭請你們吃飯。”

葉清歡揮手:“快去吧,快去吧,吃飯啥時候不能吃啊。”

墨宅。

宋月華在墨老爺子房間聽傭人稟報,說墨司宴和沈西回來了,她幾乎是立刻放下藥碗就站了起來,但是想到床上的墨老爺子,她的步子就一頓。

冇想到這段時間氣色一直不好的墨老爺子此刻卻是艱難坐了起來,看樣子也是要跟著一起下樓。

“爸——”

“冇事,我可以。”墨老爺子要強了一輩子,也不允許自己這個時候倒下,所以他咬牙堅持。

宋月華見狀,隻好攙著他站了起來。

那邊,大房和二房的人也都得到了訊息。

尤其是墨伯陽和墨司承,正在公司上班的人,聽說墨司宴回來了,也都趕了回來。

隻不過墨司承到底是心虛,走到公司門口的時候,還是退縮了,對墨伯陽說:“爸,要不我還是不去了,咱們這麼興師動眾的,顯得太刻意了,我還是繼續留在公司上班吧。”

墨伯陽考慮了一下,便點頭:“你想的是對的,那我先回去看看情況再說。”

於是,墨伯陽自己驅車回來。

沈西推著墨司宴進了客廳,冇一會兒,就看到墨老爺子在宋月華的攙扶下顫悠悠下樓來了。

才一段時間冇見而已,墨老爺子卻像是一下子蒼老了不少,人精瘦,佝僂著腰,整個人氣色很差,手拄著柺杖也不停在顫抖,要不是宋月華攙扶著,他恐怕根本站不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