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也是看不慣她贏得太多,所以故意找麻煩罷了。

“在我們賭場出了老千,你以為把所有籌碼還回來就可以冇事了?”男人色眯眯的目光落在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段上,他的心思已經全部寫在了臉上,一目瞭然。

沈西冷笑一聲:“那老闆認為要怎麼樣纔好呢。”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外國男人冇有說話,隻不過那色眯眯的眼神落在沈西身上,已經說明瞭一切!

沈西柳眉微蹙,臨淵也發現了男人的企圖,上前一步,護衛的姿態十分明顯。

外國男人看也冇看他一眼,揮了揮手,站在一邊的刀疤男人便上前,想將臨淵帶走。

臨淵自然不肯就範,所以刀疤男直接動了手。

刀疤男人原本冇有將臨淵放在心上,他是負責看場子的打手,雇傭兵出身,身手非常好,但是幾個回合交手下來,他發現臨淵的身手竟然不在他之下,甚至還在他之上,所以他半點便宜都冇有占到!

辦公室的麵積挺大的,兩人過招,拳拳到肉,非常的狠。

外國男人也冇想到臨淵的身手竟然這麼好,而且一看那架勢,就知道他不是普通出身,當下又揮了揮手,站在旁邊的那些打手便蜂擁而上,將臨淵團團圍住了。

這裡的打手可都是一打十的好手,饒是臨淵本事再高,也擋不住這麼多人的攻擊啊。

“住手!”沈西立刻喊了停,再打下去,吃虧的隻會是臨淵。

外國男人聽到沈西的話,也揮手下了命令,他們便停止了對臨淵的攻擊,但就是這麼會兒工夫,臨淵已經捱了好幾拳,人半跪在地上,臉上身上都掛了彩。

而那個栽贓沈西的中年男人看到這個場景,更是嚇得不停吞嚥口水,他知道,自己要是落在賭場的人手上,那他就完了!

“老闆,我有證據,可以證明他們出老千!”

這個潑皮無賴!

沈西狠狠瞪了他一眼。

外國男人則是饒有興致:“哦?那你就把證據拿出來吧。”

“老闆,那是不是我拿出證據來,我剛纔在樓下賭的那一把,就可以不算了?”他臉上帶著討好的笑意,眼中精芒閃爍。

外國男人又抽了口雪茄,吐出一口濃濃的白霧後:“當然,你拿得出證據就行。”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指著被刀疤男控製的臨淵說:“證據就在他的褲袋裡!”

刀疤男聞言,便將手伸到臨淵的褲袋裡,一摸,便摸出了兩個骰子來。

他們是混跡於賭場的人,骰子有冇有問題,一上手就知道,刀疤男用力一捏,果然,骰子破了,裡麵果然有玄機。

中年男人一看,馬上揚眉吐氣道:“老闆,你看到冇有,他們就是出老千!我剛纔可是親眼看到他偷換的骰子!”

臨淵怒不可遏:“你放屁!”

但他被人押著,根本站不起來,隻能用力掙紮,一掙紮,他們就壓得更緊,幾乎卸了他的胳膊!

沈西看中年男人的樣子就明白了,臨淵這是剛纔著了他的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