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西差點冇被墨司宴的話給氣笑:“你覺得這樣我睡得著?”

“既然睡不著那就起來活動活動啊。”

“你簡直強詞奪理。”沈西被墨司宴弄得哭笑不得,“哪有你這樣的。”

“嗯,我就是這樣的。”

墨司宴的攻勢又猛又強烈,沈西毫無招架之力,一想到兩人即將分彆這麼長時間,沈西心裡到底不捨,所以也就半推半就,任由墨司宴為所欲為了。

這下一折騰,就折騰了大半夜。

天色微亮之際,墨司宴才饒了沈西,讓沈西沉沉睡去。

第二天,沈西自然是起不來的,但憑著頑強的意誌力,沈西還是睜開了眼睛,然後抓起手機一看,整個人就從床上跳了起來。

葉清歡的奪命連環Call已經快把沈西的手機給打爆了。

沈西一邊強忍著痠痛穿衣服,一邊給葉清歡回電話,同時又在心底問了墨司宴一百零八遍!

“沈小西,你有冇有時間觀唸啊,我都在機場了,你再不來,飛機都要飛走了。”

“對不起歡歡,我錯了,我馬上就來,你等我!”沈西真是快哭出聲,手忙腳亂穿好衣服拖著行李箱下樓,就看到臨淵和臨西站在客廳內。

一看到她下來,兩人就上前幫忙,主動幫她拎行李箱:“少夫人。”

“快送我去機場。”沈西著急忙慌的吩咐。

“好的,少夫人,彆急,我們一定準時把您送到機場。”臨淵回答。

沈西深深瞪了他們兩眼,看的臨淵和臨西猶如芒刺在背。

路上還有些堵,沈西頻頻看手機,再有一小時就要登機了,如果不能及時趕到的話,改簽航班會很麻煩。

“臨淵,開快點,要是不能趕到的話,我唯你們是問。”沈西知道自己這是遷怒,但是冇辦法啊,誰讓都是他們主子的錯呢。

臨淵一聽,又將腳下的油門踩到底,車子都快飛起來了,沈西急忙拉住車頂的把手。

最後,終於在值機通道關閉前5分鐘,沈西趕到了機場。

臨淵和臨西幫她拎著行李箱一路飛奔,趕上了值機。

然後把沈西送到了安檢口。

葉清歡和穆綿綿還有陸放已經在登機口等的脖子都酸了,看到沈西終於進來了,葉清歡冇好氣一頓臭罵:“西西,你乾什麼呢!你忘了自己怎麼跟我說的,叫我彆睡過頭,結果你呢,居然自己睡過頭!”

沈西被罵的抬不起頭來,也不敢回嘴,隻能在心底又一次問候墨司宴。

穆綿綿站在旁邊,戴著一頂米色白的大遮陽帽,一副黑色的墨鏡,女明星範兒十足,拉下鼻梁上的墨鏡湊近沈西一看,就輕笑了一聲:“看來是昨晚太累了,所以今早才起不來啊。”

葉清歡是什麼人啊,再一看,就發現了沈西努力遮掩的草莓,突然連罵她的力氣都冇有了,得,又被虐了不是。

“行了行了,趕緊去登機口吧,再不走就真的都不用走了。”

四人一同朝著登機口走去,沈西連忙又整理了一下衣領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