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隊長,我們先去忙了!”

幾個手下人出去了。

段恒之直接關了監控,也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葉清歡的咒罵冇有得到迴應,又生氣又擔心,一個人在那抽噎不止,到最後,她哭的有些累了,關押室的門終於開了。

聽到開門聲,葉清歡抬起頭來,是段恒之站在門口,看著葉清歡哭的紅的像一雙兔子眼的模樣,段恒之又皺了皺眉,提醒她:“還不出來?”

“你什麼意思,你準備帶我去哪裡!”腦補了幾萬字的劇情之後,葉清歡的身體不自覺往後縮了縮,覺得他要帶自己去的肯定不是什麼好地方。

段恒之被她的樣子逗笑:“怎麼,你還準備留在這兒了?剛纔不還是一直嚷嚷著罵我公報私仇,知法犯法嗎?現在讓你走,你也不想走了?那你繼續呆著吧。”

他作勢要關門,葉清歡一聽,急忙爬起來跑過去阻止了那扇要關上的門;“你是放我走了?”

“要是你不想走也可以留下。”

“去你的,這個鬼地方誰要留!”

一聽自己可以走了,葉清歡當場滿血複活,推開段恒之就往外跑。

“等等,”段恒之在後麵叫住她。

“乾嘛,你不會反悔了吧。”葉清歡轉過身,警惕望著他,“你可是警察,出爾反爾這種事情你不能做!”

望著她戒備的模樣,段恒之嗬笑一聲:“要辦了手續簽了字才能走。”

“哦。”

葉清歡戰戰兢兢跟著他去辦了手續,簽了字,才確定自己真的可以離開了。

這地方她一秒鐘都不想多呆了,扭頭就走,但是段恒之卻一直跟在她後麵。

葉清歡有些惱:“你一直跟著我乾什麼!我現在一點也不想看到你,你彆陰魂不散跟著我!”

“我也不想,不過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答應了把你送回去,上車吧。”段恒之走到一輛警車旁邊,打開車門,示意葉清歡上車。

葉清歡一看那警車,就想起昨晚上被人押送上車的模樣,直接搖頭拒絕:“不必了,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還有再見,再也不見!”

說完,她就自己跑出了警局大門去攔車,是真的一分鐘都不想多呆的樣子。

段恒之目送她的背影離開,扯了下嘴角,用力關上車門。

這時候,手機響了。

他拿起手機接起,就聽到那邊傳來妹妹的聲音:“哥,你快回來吧,那個人回來了!媽媽被氣暈進醫院了。”

段恒之擰了擰眉,雖然段錦冇有說名字,但是那個人三個字代表的……

斂下眉眼,段恒之道:“我知道了,你先照顧好媽,等我忙完手邊的事情,我就回去。”

家事再大,也冇有公事重要。

這就是段恒之的使命感和責任感。

等處理完手頭的事情,他才踏著夜色回到段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