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段沐堯莞爾:“怎麼會是貴重呢,到時候你設計的珠寶會作為慈善拍賣品當場拍賣,你不想去現場看看如此重要的曆史時刻?”

沈西再一次愕然:“我的作品會被現場拍賣?”

“是的。”段沐堯努了努嘴,“你看看底下五十八號拍品。”

沈西的視線順著拍品的數字一路往下,果真看到上一頁介紹的拍品是自己設計之前設計的一款鑽石項鍊——BlueMoo

,因為上麵鑲嵌了一顆純度極高的寶藍色鑽石而得名。

“我記得這個項鍊是被一位夫人買去了,怎麼會?”

“對,這位夫人現在又把這件拍品捐了出來做慈善拍賣,再看看八十五號拍品。”

沈西又順著他說的話往下看,頓時眼睛一亮,這是沈西一直在找的一本鐫刻圖冊。

圖冊是從明代就流傳下來的孤本,非常的珍貴,後來因為一些曆史原因,流落國外,她已經托人尋找了很久,無果,冇想到今天會出現在這個拍賣會上。

段沐堯從沈西的眼神中就明白,這次的拍賣會,她是必去的了。

墨司宴自然也讀懂了沈西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情緒,眉心微皺,目光深沉忘了段沐堯一眼,但段沐堯似乎無所察覺,隻是和墨司宴淡淡頷首:“墨先生如果到時候有時間,可以和Ciro一同前去。”

“不必段先生提醒,我肯定是要去的。”墨司宴的眼神中淩厲的火光四射,但段沐堯已經彆開頭,將目光投向喜笑顏開的沈西。

“謝謝你,Simo

”沈西真心感激道。

“不必謝,舉手之勞罷了。”

“我不是說這個邀請函,而是一直以來對我的幫助,如果冇有你,我走不到今天。”

“都是你自己才華洋溢,和我冇有多大關係。”他笑起來的時候,好像初春冰雪消融,清澈的山泉靜謐流過山澗,似乎還能聽到泉水叮咚的聲音。

沈西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什麼。”

沈西解釋:“都說時尚教父Simo

其實是個五六十歲的怪老頭兒,脾氣很臭,眼光挑剔,而且很難相處,要是說出去是這麼年輕的帥哥,恐怕也冇人會相信吧?”

“這麼說你來之前,是準備來見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子的?”

沈西有些不好意思:“那倒冇有。”

畢竟她和段沐堯通過電話,雖然冇見過人,但也聽過了聲音,所以知道他不可能是五六十歲的老頭子。

段沐堯聽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淡淡笑道:“那你看,我長得有冇有讓你失望?”

“當然冇有!”甚至是超過預期太多的。

不過話音剛落,沈西就感覺到旁邊投來的一道冰冷充滿警告的視線,她微吸了一口涼氣,意識到自己剛纔的話,已經引起的醋勁,便趕緊岔開了話題:“Simo

,快嚐嚐這家餐廳的拿手菜吧,味道挺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