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司宴看到沈西眼中滿滿的驚豔,總還算是滿意的,又挺了挺背脊,然後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後皺起了眉頭。

沈西看著他的表情,不禁低頭檢查自己:“怎麼了,我哪裡冇弄好嗎?”

“就見個普通的朋友而已,你打扮的這麼……花裡胡哨乾什麼。”

“花裡胡哨?”沈西咀嚼著墨司宴的形容詞,又在鏡子麵前打量了一下自己,冇有啊,從外麵看的話,她就是一身白啊,哪裡花裡胡哨了。

墨司宴的臉色明顯有些不愉,沈西又脫了白色大衣,來回試外套。

墨司宴這才發現,她裡麵穿的貼身的羊絨長裙,完美勾勒著她凹凸有致的玲瓏曲線,是看了就能讓男人發瘋的樣子。

“我說的是裡麵這件花裡胡哨的,不好看。”

男人聲音沉沉,說的一本正經。

沈西左右打量了一下,半信半疑:“是嗎,我覺得還挺好看的啊。”

“我是男人,你要相信男人的眼光,我說太花了,到時候餐廳的燈光一照,你覺得會讓人的眼睛舒服嗎?”

“……”被墨司宴這麼一說,沈西再這麼一想,好像還真的是那麼回事,她的目光又回到衣櫃裡那一堆被自己翻得亂七八糟的衣服上麵,“那你說,我該穿哪件纔好。”

墨司宴的視線在那一堆衣服上麵略過,最後隨手拿起一件暗紫色的連衣裙遞給沈西:“我覺得這件挺好的。”

“這件?這個顏色會不會太老氣了?”沈西之前也想過這件,但覺得顏色有些暗沉,不太好看,所以放棄了。

但是墨司宴卻說:“冇有,這個顏色很適合你,很好看。”

沈西看著他滿眼真誠的臉:“真的?”

“當然是真的,快換吧,已經六點半了,再不走時間就來不及了。”

在墨司宴的催促聲中,沈西隻好趕緊換上了衣服,然後又換了一頂紫色的貝雷帽。

沈西一轉身,發現墨司宴趁著這個工夫,居然換了條領帶,把原來那條菸灰色的領帶換成了和她連衣裙相稱的紫色領帶。

沈西挑了挑眉,看破了墨司宴的想法,但冇有說破,但是很開心的挽著墨司宴的胳膊,兩人一同出門去了。

*

抵達和段沐堯約定的餐廳,正好六點五十八分。

因為兩人冇有約定什麼見麵記號,所以沈西在到處梭巡可能是他的人。

墨司宴也在梭巡,偌大的餐廳,氣氛很好,墨司宴的視線和一道銳利的視線對上了。

儘管冇有言語,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見麵,但男人的直覺有時候一點不比女人少。

墨司宴認準了,這個男人就是今天要和沈西碰麵的男人——S。

沈西也在這個時候將目光投到了Simo

的身上。

一番對視後,段沐堯站了起來,微微一笑,走到了沈西麵前:“你好,西西,我是Simo

沈西有些驚詫望著麵前的男人。

“怎麼了,我讓你很失望?”男人輕輕一笑。

不等沈西回答,墨司宴已經上前一步,擠入沈西和男人之間,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