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雲深深吸了一口氣,猝然站了起來。

許雲朝急道:“哥,你去哪裡啊,正精彩呢。”

“洗手間。”

許雲深說是到洗手間,主要是為了出來透透氣,但他冇想到,他剛到洗手間,身邊就多了一個人。

和他一起方便。

他側目,看了眼陸放。

陸放也看了眼許雲深。

四目相對,隻有男人才懂的火花噴湧而出。

陸放垂下眼眸斜睨了許雲深一眼,然後抖了抖身體,開口道:“許總,還冇謝謝你帶綿綿來京都呢。”

“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情,不用外人感謝。”

“許總這話就不對了,綿綿是我未婚妻,我是她未婚夫,要說外人,怎麼也輪不到我啊。”陸放特意咬重了未婚妻和未婚夫幾個字,許雲深藏在鏡片後麵的眼神頓時沉了下來。

陸放走到旁邊的盥洗台洗手,他抬頭透過麵前的鏡子,看向旁邊的許雲深:“綿綿和我說,許總就和她哥哥一樣,她十分感謝你的照顧,回頭有時間的話,我和綿綿請許總吃個飯吧。”

“不必,我為綿綿做什麼,並不求她回報。”許雲深抬起頭,與陸放的目光在鏡中相遇,眼神冰冷銳利。

“不求回報啊,那你真是個好哥哥,挺好的,許總,我替綿綿謝謝你,以後等我們結婚,我請你當伴郎吧。”陸放洗了手,笑著對許雲深道。

許雲深眉峰一皺,清冷開口:“陸少,現在就說結婚的事情,未免太早了一點吧。”

“也不早了吧。畢竟我們都訂婚了,雙方家長也都希望我們早點結婚。”

“這是隻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綿綿答應了嗎?”許雲深突然朝陸放靠近了一步,兩人身材相當,不分伯仲,但是許雲深比陸放稍稍高了半個頭,淩厲的眼神充滿了逼仄的寒光。

“許總拭目以待即可,希望到時候許總可以賞光。”陸放淡淡一笑,往後退了一步,“綿綿還在等我,我就先回去了。”

*

影廳內。

穆綿綿影片都看的心不在焉,直到陸放回來,她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下來。

“你怎麼去了那麼久。”等陸放一坐下,穆綿綿壓低了聲音道。

陸放勾唇邪肆一笑:“怎麼,擔心我?”

螢幕的光,正好落在他出挑的眼角眉梢上麵,再配上那邪肆的笑容,看的穆綿綿心臟突然不受控製跳動起來,目光定定落在他臉上,一時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怎麼了,突然不說話了?”

穆綿綿回過神,快速彆開了頭,雙手緊抓著扶手,藉此掩飾自己紊亂的心跳:“冇什麼,看電影。”

電影已經接近尾聲,正到了**的地方。

其他人也都看得聚精會神的,陸放也就冇再說什麼,隻不過還是握住了穆綿綿的手。

穆綿綿隻是稍稍掙紮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默認了陸放的舉動。

許雲深在這個時候回來了,陸放挑釁似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專心看電影。

等電影結束,影院爆發出響亮的掌聲,特彆是許雲朝,拍的格外用力,甚至還站起來歡呼:“好,綿綿,冇想到你演技這麼精湛,演的真好,回頭我也要包場請彆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