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抱著雙膝半蹲在沙發上,對著陸放那張對著陸放那張俊帥的卻怎麼都讓人恨不起來的臉,塵封已久的記憶,像是昨日電影般,又生動了起來。

那是十六歲的花季雨季。

她卻因為從小喜歡吃甜食,一不小心把自己吃胖了一些,又因為從小有些嬰兒肥,所以班裡幾個調皮的男生就給她取綽號,叫她小胖妞。

有一天放學後,她手拿著一個冰淇淋,高高興興揹著書包放學回家。

結果在一條小巷子裡,遇到了那幾個調皮的男生,他們一看到她手上的冰淇淋,就開始嘲笑她。

“喲,你們看,這不是我們班的小胖妞嗎?”

“是啊,穆綿綿,你都這麼胖了,你還吃冰淇淋呢。”

伴隨著周圍人的鬨笑聲,穆綿綿手中的冰淇淋瞬間就不香了,一張白皙的小臉,漲的通紅通紅的。

“哈哈哈,穆綿綿,你再這麼吃下去,你很快就變成一頭豬了。”

“來來來,快給我們學一聲豬叫——”

無情的嘲諷像一把尖刀刺向十六歲女孩脆弱的心房,難過與羞辱的眼淚順著她白皙的小臉成串落下來,手上的冰淇淋還被那幾個調皮的男生撞在地上,最後無情的碾壓著。

“哇——”穆綿綿傷心地大哭起來。

就在這時,有個穿白襯衣揹著一個書包的高個子男生經過救了她,把那幾個欺負她的男生給趕跑了。

穆綿綿當時哭得傷心欲絕,淚眼朦朧的抬起頭來,那個男生的臉,也逐漸從模糊到清晰。

他長得很漂亮,五官精緻,天庭飽滿,像是從漫畫中走出來的逃學少年,襯衣釦子扣得鬆鬆垮垮,書包也隨意背在肩頭,渾身上下帶著一股壞壞的痞氣,看起來像個不學無術的小混混,但是他笑起來的時候很好看很溫柔,他還捏了捏她包子異樣白嫩的小臉,安慰她說:“你長得挺可愛的,要是瘦下來肯定是大美女,彆哭了啊,趕緊回家去,我先走了。”

少年像一陣疾風,很快消失在巷口。

穆綿綿回過神,上前追了兩步,喃喃自語:“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也是從那以後,她對吃變得十分剋製,用心經營和管理自己的身材,花了整整兩年的時間去減肥,終於變成瞭如今人見人誇的模樣。

但是冇有人知道,她是因為少年那一句,你瘦下來肯定是大美女,才那麼認真去減肥。

隻是後來,她冇再見過那個少年。

並且還錯把對墨司宴的崇拜,當成了愛情。

直到那一次,她在陸放的酒吧喝醉酒,最後意外睡在了他那裡。

她在他房間內,看到了陸放放在桌子上的一張意氣風發的少年照片。

那被塵封在靈魂深處的記憶,就像破殼的竹筍,又重新萌發起來。

看著真的就這麼呼呼大睡過去的男人,穆綿綿低咒了一聲:“陸放,你這個笨蛋!”

雖然這麼說,她還是起身把床上的被子抱過來,蓋在了陸放身上,然後拿著手機給經紀人發訊息,說了她的解決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