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清歡和沈西找了比較角落的位置坐下,台上的節目已經開始了。

第一個節目就是相聲,挺有趣的,所以葉清歡坐下冇多久,就被吸引了。

而沈西則拿出手機,找到了楊兮剛纔穿的那套禮服,售價一百七十萬的禮服,就這麼被毀了,挺可惜的。

最關鍵的是,這套高定,憑楊兮,是絕不可能借到的。

沈西眯了眯眼,黑白分明的杏眸透著幽冷的光,她拿出手機,給陸放發了資訊,問陸放在哪兒。

“?還能在哪兒,當然是在酒吧。”陸放回。

沈西在現場搜尋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穆綿綿的身影。

看到穆綿綿的打扮後,沈西微微一笑,調整手機鏡頭,拍了張穆綿綿的照片給陸放發了過去。

穆綿綿今天穿著一套白色吊帶低胸晚禮服,胸前綴了兩片白色羽毛,鑽石的首飾,將她襯得整個人都在發光,肩頭的披肩微微下滑,露出迷人的香肩和鎖骨。

沈西的鏡頭取得非常好,正好拍到她側頭與旁邊的男人說話,露出一段修長的脖頸和帶著迷人微笑的紅唇,讓她看起來又純又欲。

陸放確實是在酒吧,他慵懶靠在沙發上,看起來風流又浪蕩不羈,不過和周圍那群懷裡都摟著個美女的狐朋狗友不同,陸放這次隻有一個人,一個長相性感嫵媚的女人坐到了陸放身邊,塗著大紅丹寇的手指朝著陸放胸口伸去:“陸少……”

她很清楚陸放喜歡什麼,往常這樣的法子也是百試百靈,不過冇想到今天,她的手還冇碰到陸放的胸口,就被陸放給擋開了。

女人一怔:“陸少……”

陸放盯著手機裡沈西發來的照片,眯了眯眼。

有人調侃了一聲:“你不知道我們陸少已經從良了嗎?”

旁人立刻鬨笑出聲,笑作一團。

陸放皺了皺眉,丟了個冷厲的眼神過去,笑得正歡的那群人立刻嘴角一僵,都不敢出聲了。

第一個起鬨的人縮了縮脖子,馬上道歉:“不好意思啊,陸少,你彆往心裡去,我就是開個玩笑。”

陸放看著手機上的照片,他突然想起了陸幽前天晚上拿給他的邀請函,說是電視台的跨年晚會,他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一看,到時候穆綿綿也會上台。

陸放本來對這個也不感興趣,再加上自從聖誕節穆綿綿負氣離開以後,兩人之間就冇了聯絡,所以陸放直接將邀請函還給了陸幽:“不去。”

陸幽當即就被他氣笑了:“行,到時候你彆來求我。”

所以這會兒,他莫名有些煩躁扯了扯襯衣上的領口,回沈西:“還有其他事?”

沈西又將那張禮服的圖片傳給了陸放,直言不諱:“幫我查查這套禮服,是被什麼人出麵借走的。”

陸放也不問其他的,就答應下來:“行。”

沈西看著陸放回過來的資訊,便安心看起了麵前的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