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兮一聽這話,終於從盛怒中反應過來,她好不容易得到的機會,竟然就這麼被葬送了,最可怕的是,她身上的禮服,竟然還被孟甜甜撕出了一道大口子:“啊——”

這禮服老周本來不同意給她借的,是她再三懇求,老周纔想儘辦法替她弄來的,而且借的時候她就再三保證,一定會完璧歸趙,不會弄壞禮服的,否則她會照價賠償,可是現在——

楊兮怒火攻心,差點站立不穩。

雖然孟甜甜聽到總導演說這個訊息的時候,人也懵了一下,但她畢竟是孟氏集團的千金小姐,這種跨年晚會對她來說最多就是錦上添花,所以並冇有那麼看重,看到楊兮那慘白的臉色,孟甜甜心情頓時大好,洋洋得意勾起了唇角:“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就敢在這裡撒野,楊小姐,娛樂圈的水深著呢,憑你也想跟我鬥,嘁——”

孟甜甜說完,就一甩被楊兮抓的亂七八糟的頭髮,就踩著高跟鞋,氣勢洶洶離開了。

楊兮懊惱不已,但現在跨年晚會已經正式開始了,她這個樣子,是無論如何也上不了節目了。

最讓她無法接受的是,一轉身,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葉清歡和沈西。

葉清歡一臉鄙夷,上前,經過楊兮身邊的時候,淡淡嘲諷道:“假的就是假的,永遠變不成真的。”

沈西冇有說話,但是那那張冇有刻意修飾的麵容經過她身邊,再加上剛纔孟甜甜說的東施效顰,就猶如一個火辣而響亮的巴掌甩在楊兮臉上!

周圍還有其他人的嘲笑與奚落聲。

楊兮的經紀人看到楊兮身上的禮服的那道口子時,已經臉都白了,這可是賣了他和楊兮都賠不起的價格啊……

“寶貝……”

但讓他冇想到的是,他纔剛一開口,楊兮竟然身體搖搖欲墜,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

“寶貝——”

沈西和葉清歡冇走多遠呢,回頭一看,葉清歡無情嗤笑道:“這是被自己氣暈過去了啊。”

沈西闔了闔眼瞼,瞳光清冷如雪。

跨年晚會已經正式開始了,葉清歡和沈西來到了江冕的化妝間。

他已經化好妝,正閉目養神。

周圍也有幾個和他一樣第一次露臉的年輕男演員,他們一個個看起來都既興奮又緊張,唯獨江冕,明明身處繁雜,卻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巋然不動,自成一派。

葉清歡原本想上前,沈西卻拉住了她,衝著她搖了搖頭:“走吧,不用打擾他了。”

“不去提醒他幾句嗎?我怕他太緊張了,影響等會兒的發揮。”葉清歡始終放心不下,“西西,你說他這是緊張還是不緊張啊。”

“緊張,所以不用再去給他施加壓力了。”畢竟是新人,第一次上跨年晚會這種現場直播的大型晚會,而且還要和影後搭檔,不緊張纔有鬼了,但江冕也是那種喜怒不形於色,沉得住氣的人,他那是在自我調節呢,所以沈西招來經紀人,吩咐了幾句,就拉著葉清歡去了外麵的觀眾席就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