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穆綿綿此時正站在白色的大床麵前,看著床上一顆大大的紅色玫瑰花瓣拚成的愛心愣神,身後突然傳來一股巨大的衝擊力,還冇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撲倒在白色的大床上麵。

紅色的玫瑰花瓣被吹起,瞬間亂了形狀。

她愕然瞪大眼,陸放的臉,在她的瞳孔深處猛地放大,他的唇,正好落在她菱形的櫻唇上麵。

四唇相觸的那一瞬間,穆綿綿的眼,睜到了極致。

陸放也是,震驚的瞪大了眼。

不過讓他震驚的,並不是他和穆綿綿接吻這件事情本身,而是他震驚,穆綿綿的唇竟然如此的香甜軟滑,就像是他小時候吃過的QQ糖,又甜又有彈性。

明明他也是身經百戰了,可是此刻,他壓在穆綿綿身上,竟然有些捨不得鬆開。

還是穆綿綿先清醒過來,伸手推了他一把,陸放如夢初醒,急忙手腳並用爬了起來,然後著急解釋道:“對不起啊,那個我剛纔是被絆了一下,不是故意想占你便宜的!”

穆綿綿直起身,坐在床沿,麵色緋紅,唇角還有些隱隱作痛,她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嘴角,微微刺痛,還有淡淡的血腥氣,應該是剛纔陸放摔下來的時候動作力道有些大,所以將她的唇角磕破了一些。

不過看陸放侷促道歉的模樣,穆綿綿反倒是顯得很淡定,她抬起一張精緻的巴掌臉:“你這麼緊張乾什麼。”

陸放也不知道自己現在這是怎麼了,他明明一向都是舌燦蓮花口若懸河的,他想了想,就覺得可能是穆彥青帶給他的心理陰影實在是太嚴重了,一想到剛纔穆彥青對他那虎視眈眈的眼神,待會兒要是被穆彥青知道,自己“欺負”了他的寶貝妹妹,陸放就感覺後背涼颼颼的。

“我冇緊張,我就是不想讓你誤會,讓你哥誤會,我剛纔就是在跟你說,我還是再去開個房間吧,這樣我們都住的自在一些。”

“為什麼?”穆綿綿突然站了起來,陸放急忙後退了一步,隻不過他的背後就是牆壁,陸放冇有地方可以退了。

穆綿綿湊近了陸放,抬起胳膊,放在陸放的肩頭,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一寸,陸放的後背又往牆上靠了靠,試圖拉開和穆綿綿之間的距離,看穆綿綿的樣子,陸放眉頭緊鎖:“什麼為什麼,穆小姐,你這樣會讓人誤會的!”

“誤會又怎麼樣呢,我都不怕,你怕什麼。”穆綿綿比陸放矮了一個頭,所以需要抬頭仰視他,聲音嬌媚,“哦,我知道了,你怕我哥,是吧。”

“……”

穆綿綿見陸放沉默,輕垂了下眼眸,纖長的睫毛在眼底落下一片清淡的暗影,看得出來,她似乎有點兒傷心和失落,陸放也不知道自己的心為什麼突然像是被蜜蜂蟄了一些,有些說不出的窒悶:“穆小姐,我們訂婚的時候可是說好了的……”

穆綿綿鬆開了陸放,往後退回了原位,點了點頭:“是啊,我們說好了的,要相互配合著演戲嘛,”她抬起自己的纖纖玉手,陸放看到了她戴在中指上麵的訂婚戒指,“你可彆忘了我們可是訂了婚的,訂婚未婚夫妻,若是冇有什麼互動,才惹人奇怪吧,至於我哥,你放心,他不會再對你動手更不會吃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