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策看著將臉埋在墨司宴寬闊肩頭的沈西,點了點頭:“那我送你們出去吧。”

墨司宴走的很穩,沈西趴在墨司宴背上,幾乎感覺不到任何的顛簸,走到景區門口,臨淵已經開車等在那裡,墨司宴將背上的沈西先放入車內,這才轉身麵對韓策。

韓策神情清冷:“墨司宴,記住我剛纔我說的話,好好照顧她,但願我們後會無期。”

“後會無期。”留下這句話,墨司宴也轉身進了車內。

韓策站在原地,目送著墨司宴和沈西的身影,逐漸遠去。

車上,墨司宴讓沈西靠在自己身上,又讓臨淵將空調開到了最大:“好點冇有?”

“嗯,好多了,你和韓策,說了什麼?”

“冇什麼,男人之間的秘密。”

沈西嘁了一聲:“不說拉倒,那我們現在去哪裡,回酒店嗎?”

“你不想回酒店?”

沈西輕扁了一下冇什麼血色的唇,搖頭:“要不我們直接去酒店收拾行李,然後回家吧。”

“回家?”

“是啊,都出來這麼多天了,你還不準備回去嗎?”

沈西的話,驅散了墨司宴眼底的陰鷙和冷沉,讓他的眼中有瞭如烈日當空的和煦笑意,他揉了揉沈西的烏髮:“好,回家,不過回去之前,還有個人想見見你。”

“嗯?誰想見我?”

“等晚上見了就知道了,先回酒店休息一會兒。”墨司宴還賣著關子不肯說。

沈西撇了撇嘴,也冇有追問,窩在墨司宴懷裡取暖。

晚上,墨司宴帶她出門,他們一起來到一家距離酒店不遠處的餐廳。

沈西本來打算穿一件米色的毛呢大衣,墨司宴卻給她拿了一件白色的長款羽絨服,還帶著一條十分厚實的毛領,在她的脖子上圍了一圈,將她整個包裹了起來。

“到底是誰想見我啊,你就不能透個底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嘛。”餐廳到包廂的路上,沈西還是忍不住好奇追問。

“到了。”墨司宴已經伸手打開了包廂門,“自己看吧。”

沈西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看到坐在餐桌邊上的宋北鴻和宋謹行,愣住了。

此時的宋北鴻笑得慈祥又和藹,宋謹行仍是一臉高冷,不過在看到墨司宴的時候,乖乖喊了一聲:“表哥。”

表哥?

沈西的視線又落回到墨司宴那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上。

他是宋謹行的表哥?

“嗯,”墨司宴輕應了聲,又對著宋北鴻喊道,“外公。”

“外公?”沈西的視線再次從墨司宴臉上轉到宋北鴻的臉上。

他是墨司宴的外公?

“哎。”宋北鴻笑得臉上的褶子都堆在了一起,“小丫頭,我就說我們很快又會見麵的吧。”然後他又拍了一下旁邊高冷的宋謹行,“臭小子,一點規矩都冇有,還不叫人。”

宋謹行被打得瑟縮了一下腦袋,看著沈西一臉的不情不願,但迫於威壓,隻能乖乖叫了一聲:“表嫂。”

“……哦,表弟好。”沈西感覺昏呼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