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老婆?

正準備上前來要微信的姑娘們聽到墨司宴的話,硬生生停住了腳步,站在那裡麵麵相覷,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什麼問題。

沈西想說自己不渴,不過接觸到墨司宴警告的眼神後,還是乖乖就著水杯喝了一口水,喝完後,卻是小聲囁喏道:“謝謝姐夫。”

墨司宴聽著沈西的姐夫,麵色一黑:“你叫我什麼?”

沈西假裝害怕後退了兩步:“姐……姐夫……你彆這樣,我們真的不能這樣……”

後麵兩個姑娘聽到了沈西的話,臉上的三觀和節操頓時碎了一地。

她們怎麼也冇想到,這麼帥的男人,竟然揹著自己的老婆在勾搭自己的小姨子,真的是披著羊皮的狼,衣冠禽獸啊!

“沈西——”墨司宴警告瞪了沈西一眼,伸手想拉她。

沈西卻輕巧避開了,墨司宴還想抓她,兩個富有正義感的女孩挺沉而出,擋在了沈西和墨司宴之間。

其中一個女孩皺緊了眉頭警告墨司宴:“虧你長得人模狗樣的,剛纔還想加你微信來著,冇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渣,連自己的未成年的小姨子都不放過!”

“就是!我們警告你彆再過來了啊,信不信我們馬上報警,告你猥褻未成年少女!”另外一個女孩也擲地有聲警告著。

“……”墨司宴看著被她們保護在身後,一直低頭抿嘴偷笑的沈西,臉黑如鍋底。

而站在一邊的韓策,看著墨司宴吃癟的模樣,心情大好。

隻有墨司宴盛怒:“我猥褻我自己老婆?!”

“彆一口一個你老婆的,剛纔我們都聽到了,她喊你姐夫,她是你小姨子!”剛纔對墨司宴眼裡全是欣賞的女孩現在已經對他充滿了厭惡,態度堅決,言辭激烈,“你知不知道猥褻未成年少女是要判刑的!”

“嗬嗬,未成年少女?你們哪隻眼睛看出來她未成年了?!”墨司宴真是要被這兩個不知道從哪殺出來的程咬金給氣死了,“沈西——”

沈西站在兩女生背後,悄悄衝著一臉氣急敗壞的墨司宴做了個鬼臉,還冇開口,一邊的韓策拍拍墨司宴的肩膀,勸誡道:“兄弟,嫂子還在家等你呢,你還是早點回去吧。”

“……”墨司宴生氣甩掉韓策的胳膊,咬牙警告道,“你給我閉嘴!誰是吧兄弟,你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

“你不說話纔沒人把你當啞巴!”兩個女生看會兒這墨司宴是哪哪都不順眼,“做出這種人神共憤天理不容的事情,你還有理了嗎!”

沈西站在背後,已經憋得嘴角都快抽筋了。

墨司宴也算是見識了什麼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突然,他拿出手機,打開自己的相冊,放到兩女孩麵前:“睜大你們眼睛看清楚,這是我們結婚證!她也不是未成年!她是我老婆!”

女孩們湊到墨司宴的手機麵前,看著手機裡的結婚證,再看看麵前的墨司宴和沈西,這……

就連沈西,也好奇的湊了過來,她冇想到,墨司宴的手機裡竟然還藏著他們的結婚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