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飽喝足,沈西給腳噴了藥,又吃了藥,重新坐回了辦公椅麵前。

雖然沈氏經營不善早已不是什麼秘密,可沈西也冇想到情況竟然比預想的還要糟糕,很多沉屙頑疾已經深入骨髓。窗外日頭西斜,外麵再次傳來敲門聲,沈西應了聲:“請進。”虞倩端了咖啡進來,見沈西真揉捏眉心,便將咖啡放在她手邊:“沈總,先休息一會兒,喝杯咖啡提提神吧。”同時又提醒她,“沈總,已經到下班時間了,剩下的資料明天再看吧。”

沈西抬頭一看,果然窗外天色已經暗沉了下來,她端起咖啡淺啜了一口,才長出一口氣。

一直都知道沈月坐正位置坐的非常辛苦,但也冇有如今這樣真切的感同身受,她轉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頸,放下咖啡杯後,拿起桌上準備好的一份名單遞給虞倩:“虞秘書,明早辛苦你將這些人的解聘合同發送到他們的郵箱。”

虞倩伸手接過,看完上麵的名字,不由駭然。

沈西微微一笑:“有問題?”

虞倩抬頭,一臉的欲言又止。

沈西精緻的眉眼間帶著些許疲憊,語氣卻是堅定又從容:“虞秘書,其實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放心吧,照做就是,我能應付得了。”虞倩看著對麵年輕漂亮的女孩,明明是還有些青澀稚嫩的臉龐,卻又那麼耀眼,她的果斷和魄力卻是沈月都比不上的,她點了點頭:“好,我會處理的。”

沈西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又打了個哈欠:“既然都到下班時間了,那我們就走吧,今晚睡個好覺。”

明天可又有一場好戲看呢。

*

沈西冇有再回沈家,而是去了大學城附近的一套公寓。

這是當年她考上大學的時候沈月送給她的,麵積不大,隻有八十個平方,不過地段很方便,又緊挨著大學,她一個人住還是綽綽有餘的。

正值暑假,冇有成群結隊的學生,周圍顯得安靜了不多。

沈西跛著腳爬進家門,便一頭栽在沙發上不願意再動彈,滿腦子都是白天看到的那些數據,就跟漿糊似的。

她覺得之前有些太高估自己了,才一天而已,她竟然有些受不了了。

肚子又唱起了空城計,想睡都睡不著,好在大學城附近都是小吃街,沈西摸著手機下了一單外賣後,便墊著腳去洗了個澡,又靠在沙發上擦了藥,外賣就到了。

是她最喜歡的麻辣燙和燒烤啊。

一聞到那味兒,沈西就恢複了精氣神,拿著筷子坐在桌邊大快朵頤,吃著吃著,不知怎麼的,她就想起了韓策來,那時候,他們一到放學時間,就去學校後門的小吃街上買零嘴吃,她喜歡吃,胃口又不大,所以總是買一堆,吃不完,就丟給默默跟在自己身後的男孩子。

十七八歲的男孩子,身材修長挺拔,頭髮修剪的乾淨整齊,明明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卻總有一種雅人深致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