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網 >  嬌妻閃婚財閥大佬 >   第4章

-

沈西頭疼欲裂,整個人像是泡在寒潭冰水中一般徹骨生寒。

哆嗦著緩緩睜開眼睛,她就發現自己根本不是做夢,而是正躺在一個浴缸裡,頭上的花灑開著,對著她直澆,可水是冷的,她已經渾身濕透,一張慘白小臉麵無人色,她趕緊用顫抖的手將水龍頭關了,然後連滾帶爬從浴缸裡翻出來。

“這麼快醒了,看來醉的還不夠死。”

幽幽的嗓音如客廳中傳來,沈西猛抬頭,就看到那個端坐在沙發正中間的男人。墨司宴依舊穿著白襯衣,手上夾著染著一支菸,猩紅的火苗在指尖明滅,許是喝了酒的緣故,幽深的眸比之前還要深沉,滿身矜貴,叫人喘不過氣來。

沈西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本是想裝睡,好避過這個男人,哪裡想到,他竟然真的如此心狠手辣,不惜用這樣的方式弄醒他!

“墨司宴,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她瞪著一雙杏眼,慘白的小臉麵無人色,冷白的唇瓣緊抿,纖長的睫毛擰在了一起,眼底的怒意卻是烈焰滔天,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墨司宴冷冷一笑:“還想跟我人鬼情未了。”

去你媽的人鬼情未了!沈西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

墨司宴抬手,將快要落下來的菸灰在菸灰缸內點了點,那種叫人看了油膩的動作被他做的,卻猶如行雲流水,尤其是那雙骨節分明,骨玉修長的手,好看的叫人挪不開眼。

沈西不但是顏控,更是手控,但此刻,她更想戳瞎自己雙眼,呸,這種喪儘天良的狗男人,有什麼好看的!

“我和墨時韞都是成年人了,我們有交朋友的自由,還希望墨三爺不要插手。”沈西冷冷回敬。

“看來你是賊心不死,壓根冇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墨司宴痞笑出聲,黑眸裡染著幾分邪氣,抬手就將手上的煙掐滅在菸灰缸,霎時火光黯淡,隻剩一片灰燼。

這是他的警告!沈西知道,自己今晚是犯了大忌諱,她也不過是抱著僥倖的心裡想搏一搏,萬一單車變摩托呢。

哪裡想到,最後會落得這般田地。

“你家住大海嗎,你管那麼寬!”她氣得口不擇言。

最最最可惡的是,這個男人竟然還開了冷空調,原本就濕漉漉的衣服此刻貼在身上,那絲絲縷縷的寒意簡直順著她的骨頭縫哪裡鑽,沈西牙齒打顫,麵色白中透青,又透著一抹不正常的潮紅。墨司宴盯著她,眉心一擰,跟著嗤笑起來:“人心不足蛇吞象,怎麼,沈家胃口這麼大,一個王大富還不夠吃的,還想把墨家也吃了?”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一想到王大富那樣子,沈西便覺得胃裡一陣痙攣,火燒火燎的難受。但看著高高在上猶如撒旦一般的男人,沈西笑的嫵媚又猖狂:“是又如何,墨三爺都被我吃了,更何況一個墨時韞,我吃得下!”

男人臉色突然,好似凶猛的獵豹撲時,沈西還冇看清他的動作,他已經來到她的跟前,掐住了她那漂亮卻脆弱的不堪一擊的脖頸。

沈西思緒一片混亂,冰冷的額頭上卻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她知道自己是真的惹怒了墨司宴。

他會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捏死她!

呼吸困難起來,她的眸子更加猩紅了幾分,看著能滴出血來,他手上的力道不斷加重,等著她的求饒與認錯。

沈西也知道今天這件事情無法善了,但她絕不向這個男人求饒!

沈西黑色的眼珠往上翻了翻,墨司宴擰眉,手一鬆,還冇撤離,就聽得“嘔——”一聲,被吐了滿身。

“……”

沈西原本胃裡就痙攣灼燒的厲害,剛剛又被遏住了呼吸,這會兒新鮮空氣一進來,便徹底的翻江倒海。

看著滿臉黑沉與厭惡,還有些咬牙切齒的男人,反倒是有了滿滿的快意之感,明明已經慘無人色,這會兒偏又鮮亮明媚起來,抓著墨司宴胸前的衣襟笑的猶如一隻報覆成功的狡猾的小狐狸:“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痛快!大不了咱們就魚死網破,同歸於儘!”

還不待墨司宴收拾她,她就兩眼一翻,徹底昏死過去。

……

就是這麼魚死網破,同歸於儘的?

墨司宴深邃的側臉在光影中斑駁,諱莫如深的眸子明滅不定,都要被氣笑了。

臨風應聲進來,聞到了空氣中酸腐的氣息,皺了皺眉,就看到墨司宴那一身的狼狽,後背又隱隱作痛起來。

“三爺……”

墨司宴眼角狠狠抽了兩抽:“還不給我把人弄開!”

“是!”臨風忍著捏鼻子的衝動想將沈西的手指給掰開來,但是她的死緊,指尖紛紛泛白,怎麼都不肯鬆手。

臨風驚駭,這沈小姐如果死了,是要拉著主子一起下地獄的節奏啊。

呸呸呸,什麼下地獄!

墨司宴蹙眉看著臨風用蠻力掰扯沈西的手指,黑眸一凜:“叫人把宋玉帶過來。”

待臨風走到門口,墨司宴又似想到什麼似的,改了口:“等等,帶宋璃過來。”臨風怔忪

片刻,急忙應聲:“是。”*

臨風走後,套房又陷入了沉寂。

墨司宴看著地上不省人事還要跟她同歸於儘的女人,沉著臉將人攔腰抱起,換到了隔壁房間。

無法忍受身上的異味,墨司宴直接將人丟入了浴缸,當然,這次放的熱水。

然後就管自己去衝了個澡,換了身衣服。

等他回到浴缸前,就看到沈西雙眸緊閉,麵上一片潮紅,大半個身體滑到了水中,猶如溺水一般沉沉浮浮。

他連忙將人撈出來,入手卻是一片滾燙。

他墨眉一擰,沈西卻猶如抓到浮木一般,整個人緊緊貼在墨司宴身上,他穿著薄襯衣,而她未著寸縷。

墨司宴本想將她放到床上,哪裡知道她抱得那麼緊,她身體一落床,連帶著將他也帶了下去,他緊壓在她身上!

身下傳來柔軟又奇異的觸感,墨司宴繃緊了身體,沈西身體滾燙,卻也不知道到底想乾嘛,咬牙切齒的在他身下瘋狂的扭動。

墨司宴幽深鳳眸暗潮湧動,抓住她的雙手不讓她亂動,沈西突然張開粉唇,狠狠的一口咬在他的胸前!

而且又是一個不可言說的位置!

他吃痛要把人推開,她卻使出了吃奶的勁兒,恨不能咬下一塊肉來!

墨司宴瞬間麵色鐵青,死死掐住她的腰,沈西吃痛,這才鬆開了嘴,不過下一瞬,又對著他的某個部位致命一腳,語氣森冷狠辣:“滾開,你個醜東西!”

“……”上下都受到了致命攻擊還要被人罵醜東西的墨司宴,眼中攪動著毀天滅地的戾氣。

但他還冇有動作,原本囂張乖戾的女人就像是用儘全力奮力搏殺後油儘燈枯般,眼角灑落一串串淚珠,無意識的扁了扁嘴,帶著幾分莫名嬌氣與委屈,看的人我見猶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