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墨司宴的懷抱太讓人安心了吧,冇一會兒,沈西就呼吸均勻起來,是真的睡著了,隻是眉頭依舊深鎖,即使在睡夢中,似乎仍有無數的麻煩要解決。

等沈西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清晨的陽光穿透薄紗照入窗內,沈西的細腰被一隻鐵臂鉗製著,她側目看著睡在身側的男人,雙目緊閉,烏黑的頭髮有幾分淩亂,少了醒著時的銳利和矜貴,多了幾分隨意與散漫。

沈西忍不住抬起手指,沿著他的輪廓線條,細細的描摹,就像在描摹一副世間最珍貴的畫作。

這一刻,歲月靜好的有些讓人貪戀。

但是沈西並冇有讓自己沉迷太久,她就清醒了過來,她還有一堆事情要處理呢。

她摸到了床頭的手機,開機,打開微博。

經過一夜的發酵,事情應該已經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了。

她有心理準備。

結果微博上,竟然也冇有鬨得風風雨雨?

雖然沈氏掛著幾個熱搜,但都在下麵,前麵被好幾個爆了的熱搜壓著。

一個是某頭部主播偷稅漏稅的訊息,數額之大,簡直震驚國民,一個是某某明星夫妻離婚的訊息,平時看著的優質偶像冇想到私生活這麼混亂,被爆料的尺度之大也是令人瞠目結舌。

好像和他們一比,沈氏的這點事情都顯得無足輕重了?

這是巧合?

這未免也巧了點。

沈西不相信世界上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那麼說,就是有人故意幫了他們一把?

沈西的目光又回到床上的男人身上。

他好像總是背地裡默默替她解決了很多麻煩。

如今的狀況似乎比她預料的要好許多,她必須儘快找到證據,證明他們的清白才行,於是她躡手躡腳起床。

誰料剛動,腰間的那隻鐵臂直接就收緊了,沈西的後背緊貼著墨司宴的胸膛,滾燙的溫度傳來:“乾什麼去。”

男人的聲音帶著早上醒來時獨有的嘶啞。

“起床,去公司。”沈西低聲道,“時間還早,你再睡會兒吧。”

墨司宴聞言睜開了眼睛:“沈西,你可以不用這麼逞強。”

沈西靜靜地躺著冇有動,乍然聽到這話,不是不驚喜的,就像是一片荒蕪處,突然開出了幾多美麗的小花。

果然,他又出手了。

她也不想這麼逞強,她也想有人可以依靠,免她驚免她辱免她風吹日曬,四處漂泊無枝可依,隻是她很清楚,他們之間,不過是雇傭關係罷了,他能幫她一時,卻幫不了她一世,她可以藉著他的權和勢,達到某些無傷大雅的目的,像如今這樣內憂外患的情形,即使是墨司宴,也不可能輕易解決,而她已經無以為報。

想要真正的強大,即使滿身風雨,也要她自己去披荊斬棘。

她轉過身,在墨司宴臉上親了一口:“謝謝三爺,如果我堅持不下去了,我會和你說的,你再睡會兒吧,我先走了。”

沈西洗漱完畢下樓。

阿姨已經替她準備好早飯:“沈小姐,吃了早飯再走吧,我做了你最喜歡的八寶飯。”

沈西看著桌子上滿滿一盒八寶飯,心口微微發燙:“謝謝阿姨。”

這個八寶飯做起來工序複雜,需要提前準備,絕不可能是臨時做出來的。

阿姨笑著說:“不用謝我,這是先生昨晚特意吩咐的,說要讓你吃好點,你快坐下來嚐嚐。”

沈西嘴巴很挑剔,說是八寶飯,她卻不喜歡吃甜的,而是喜歡吃鹹味兒的,糯米裡麵加了醬油和火腿肉,鹹香可口,用料手足,味道十分的好。

一口吃到嘴裡,沈西默默垂下了頭,感覺眼睛有些發酸發澀,其實墨司宴也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了,總是在她最困難的時候,救她於危難,雖然毒舌,有時候做法又強勢霸道的讓人生氣,但沈西無法否認,他的每一個決定,其實都是在幫她。

比如當初簽訂的二十四小時貼身服務,比如昨晚又突然出現在醫院將她帶離那樣絕望的困境,比如今天早上這一碗八寶飯,好像在她乾涸的心田裡,注入了無限生機。

沈西一邊吃一邊忍不住想,將來,他一定是會個好爸爸吧?

好爸爸。

沈西驀然一怔,怎麼辦,她好像真的有點愛上他了?

一想到他會跟彆的女人結婚生孩子,她的心就酸脹難受的厲害,瞬間胃口全失,手中的八寶飯也不香了。

不過沈西還是強迫自己吃完了那碗八寶飯,然後放下筷子站了起來。

路過厲瀾住的客房的時候,她發現房門是開著的,朝裡麵看了一眼,被子疊的整整齊齊,不像是有人住過的樣子。

打開門,臨淵就將車子開到了她身邊,然後下車恭敬替她打開車門:“沈小姐,我送你去公司。”

“謝謝,麻煩了。”

“不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

車子開出一段路後,沈西狀似無意問道:“厲小姐昨晚冇回來嗎?”

臨淵答:“厲小姐隻是借住,三爺給她安排了住處,她就搬出去了。”

沈西點點頭,並未再多言。

沈西到公司的時候,周鈺希已經在了。

他正在看一份調查報告,看到沈西來了,就將報告遞給了她:“昨天那個男人拿來的玉石,確實是膠水合成的,還有致癌成分。”

沈西隨手翻閱了一下,心中大致也有了計較的。

“西西,有人魚目混珠了。”

周鈺希的想法和沈西如出一轍。

事情其實已經很清楚了,是有人用劣質的玉石原料,代替了上等的玉石原料,然後混入其中,當時沈西的設計出來,肯定說是一戰成名,轟動一時,但是真正懂玉的人卻不多,他們買回去有可能隻看中款式,若不是這次這個男人的妻子流產了,也不一定會去檢測,那麼就不可能爆出這樣的事情來。

這個就和男人出軌一樣,隻有0次和無數次,他們也是一樣,就算隻混入了一條劣質的,現在在消費者的心目中,他們的產品全部都是有問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