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網 >  將軍妻,不可欺 >   第797章

-

對於楚文清的擔憂,趙錚也清楚。

但目前大盛的困境本就在於,無糧可調!

除非能夠立即從想辦法儘快找到糧食來源,藉以調用。

否則,這場饑荒始終都不可能解決!

想到這,趙錚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當下,也隻能先緩一緩了。”

“以百姓們往日的存糧,再加上國庫以及各地府衙糧草所剩下的些許糧食,以及牛羊牲畜。”

“爭取抗到北蠻和北原的牛羊牲畜抵達。”

“而眼下,朝廷先行想辦法安撫民心。”

“萬不可讓百姓們因此惶恐不安!”

這筆賬,得精打細算了!

就算是他們及時做出了應對,可毫無疑問,寒冬饑荒爆發後,整個大盛,必定要陷入最為艱難的時候!

商量好這些,楚文清不再逗留,迅速離開。

隨著各地府衙地的奏報呈上,這場寒冬饑荒,便已經在大盛爆發了!

就算是目前還有些餘糧。

朝廷也得穩步處理。

否則,仍舊不知會有多少百姓因此喪命!

待到楚文清離開,趙錚的臉上仍舊帶著一股凝重。

就算不用老丈人提醒,他其實也清楚。

以如今大盛各地所剩餘的糧草。

滿打滿算,最多也不過支撐半月時間。

但等到真正將糧草耗光之時,那大盛就徹底無力迴天了!

“時間,仍舊極為緊迫!”

趙錚皺眉思索著。

是否能夠有些辦法,在北方的牛羊牲畜趕到大盛之前。

這個空檔期內,為大盛尋得一些糧食……

這時。

東宮外,太監總管劉福的身影趕了過來。

“殿下,陛下在禦書房,召見您!”

皇帝老爹的召見?

趙錚眉頭一挑。

這種時候,皇帝老爹找他做什麼?

總不能是催他趕緊為大盛募集糧食吧?

想來也不至於!

忽然,趙錚心中微微一動。

“難道說……”

“皇帝老爹那邊,有什麼辦法?”

還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仔細想來,皇帝老爹早在唐極尚未謀反之前,就已經料定了唐極的心思。

而唐極謀反,緊接著會帶來這一係列的後果。

以皇帝老爹的心思,也不可能預料不到!

……

很快,趙錚就趕到了禦書房裡。

趙明輝揹負雙手,正麵對著禦書房的牆壁。

牆壁上,正掛著一副筆跡龍飛鳳舞的字畫,上書“天道酬勤”四字!

見此,趙錚嘴角微微一撇。

皇帝老爹這是打算徹底做個甩手掌櫃啊!

表麵上看起來,是將大盛江山大權都放在了他這邊。

但實際上,眼下大盛所麵臨的形勢,卻是一副爛攤子!

都這種時候了,皇帝老爹還有心思看這些字畫?

“兒臣見過父皇!”

他低著腦袋,甕聲甕氣地叫了一聲。

這皇位,可還是皇帝老爹的!

不論怎麼說,皇帝老爹也得為當今的寒冬饑荒出點主意吧!

聽到趙錚的聲音,趙明輝卻並未回頭,而是已經仔細打量著麵前的字畫。

“錚兒,你可知,這幅字畫,是誰送給朕的?”

嗯?

聞言,趙錚扯了扯嘴角!

這是真打算做甩手掌櫃了!

把他叫過來,竟然是讓他觀賞這些字畫?

隻好漫不經心地迴應了一聲。

“兒臣不知!”

這大內皇宮裡,有著數不清的寶物。

盛世珠寶,亂世黃金!

而今其實已經稱得上是亂世了!

這些字畫,並不怎麼值錢!

但要是可以,他都會毫不猶豫地去拿這些寶物,換取糧食!

可這時,卻又聽趙明輝的聲音響起。

“這是當年朕尚為皇子之時,唐極贈送給朕的!”

唐極……

趙錚逐漸皺起眉頭,暗暗瞟了趙明輝一眼。

皇帝老爹總不至於還在念舊情吧?

可唐極父子,早就伏誅了!

現在還念舊情,是不是晚了點?

趙明輝這才慢悠悠轉過身來,向著桌案旁走去。

“當年皇子奪嫡,比之你以往所麵臨的情況,也差不了多少。”

“朕的母妃,雖是出身南方世族,但也隻是世家之中地位並不算高的庶女。”

“後來,唐極以鎮國公的身份,以北境大軍,為朕助勢。”

“南方世族這才相助於朕……”

說到這,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回憶的悵然神色。

趙錚點了點頭,並不多說什麼。

皇帝老爹尚未發跡之時,的確是藉助唐極的勢力,這才登上了皇位。

因此,當初唐極纔在大盛朝堂上,堪稱一手遮天!

這些他也清楚。

但現在,可不是皇帝老爹回憶的時候!

寒冬饑荒已然迫在眼前了!

趙明輝這才轉而看向趙錚。

“方纔朕所說,你可曾聽清楚了?”

趙錚嘴角一抽。

“兒臣聽清楚了!”

“不過,兒臣現在所想,更多的是如何應對寒冬饑荒!”

他委婉地提醒了一聲。

寒冬饑荒不除,皇帝老爹應該也冇多少心思,回憶這些!

趙明輝搖搖頭,自金椅上坐定。

“而今大盛各地州府,已無多少餘糧了。”

“你想要從北原和北蠻兩國,換取牛羊牲畜,作為糧食,這的確不失為一份良策!”

“但這兩國,又能給我們大盛支援多少牛羊牲畜?”

“況且,朝廷也不可資助他們過多。”

“否則,就算是應對下了這場寒冬饑荒。”

“可待到諸國伐盛之時,你如今資助給他們的鋼鐵材料,就會成為他們攻打我們大盛的助力!”

這些,趙錚自然也清楚。

可眼下,大盛哪裡還有彆的什麼辦法?

要麼就從鄰國那邊尋找些糧食,要麼就隻能默默承受這場寒冬饑荒。

但對於皇帝老爹的顧慮,他也並非冇有解決之法。

“兒臣用鋼鐵材料換取糧食,其實也有應對!”

“待到我大盛國力強盛之時。”

“那些鋼鐵材料,縱使被他們用於兩軍戰場之上……”

“兒臣也有信心,讓他們的甲冑,不堪一擊!”

到時候,大盛直接來一手降維打擊!

哪裡還有擔心這些?

可趙明輝卻搖了搖頭。

“後果,可並不隻是這些!”

“到那時,就算禁軍將士皆可為我大盛死戰。”

“可隻要有禁軍將士,死在北蠻和北原的甲冑兵刃之下……”

“你便難辭其咎!”

“大盛禁軍雖會仰仗你的功績威望,並不會怪罪於你。”

“可不論是大盛禁軍,還是朝堂諸公,心中多少都會將此事,與你掛鉤!”

“這些,你可曾想過?”

他看著趙錚的目光,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這些,便是天下民心!-